张老汉侵街占道拉围墙种菜,村委会多次制止无效后,将张老汉诉至法院。张老汉败诉,围墙被强制拆除,此后他又将墙垒起。村委会又将张老汉诉至法院并胜诉。昨天上午,房山法院执行法官带领法警前往现场,动用挖掘机等工具再次将围墙强制拆除。

>>现场

法警持盾牌钢叉护卫

昨天上午9点20分左右,记者随同执行法官及10余名法警来到位于房山区韩村河镇曹张村张老汉家。为保证安全,法警特意携带盾牌、钢叉等防暴器械到场。

记者看到,张老汉家小院的北边是一条宽约4米,长约40米的小路。在这条小路上,紧挨着张老汉家院墙的北边,有一处用红砖垒砌的高约1.4米的围墙。被围墙围起的宽约2米,长约20米的土地里种着豆角、红薯等,这块“自留地”明显“占道”。

执行法官敲张老汉家的门,无人应答。“马上集结队伍,按照既定方案,务必在30秒内掌握主动权,不能让当事人发生意外或阻挠执行,法警做好安全防护工作。”执行法官下达命令,法警们各就各位,迅速拉起警戒线,挖掘机、卡车进入,开始拆除围墙。

据了解,在一般的拆除现场,除了穿防弹衣、戴钢盔、持警棍外,法警很少携带盾牌、钢叉等防暴器械。“因为在事先调查时,发现申请人和被执行人之间矛盾大,而且现场拆下的砖头多,容易出事,因此今天特意带来了盾牌。当然我们希望用不上。”一名法警对记者说。

>>案情

公用道路两次被占用

曹张村村主任曹海涛说,2009年10月,张老汉将他家的北院墙向北移了2.3米,侵占了公用道路,路下有下水管道。“村委会领导至少找张老汉协调过七八次,张老汉始终拒绝拆除围墙”。

村委会多次劝说、制止无效后,将张老汉诉至法院要求将围墙拆除。2009年12月,房山法院判决张老汉拆除围墙,张老汉拒绝拆除,后来法院强制执行拆除。

曹海涛称:“可围墙刚拆除,我们还没来得及铺水泥路,张老汉又用砖头将围墙垒起,并在墙里种上农作物。”

2012年,村委会再次将张老汉诉至法院。2012年11月,法院判决张老汉将其新建北院墙拆除,并恢复道路原貌。判决生效后,张老汉仍拒不执行。

对于张老汉此种行为的原因,曹海涛解释道,一是因为张老汉认为这块地是他们家的宅基地,“以前农村的宅基地管理很不规范,80年代进行农村土地改革后,这块地被划归村集体所有,但张老汉仍认为这块地是他们家的。”二是张老汉和邻居王某有矛盾,所以故意占路,影响邻居出行。

曹张村治保主任曹士亮说:“按照村里的规划,2009年就要将这条路改造成水泥路,可就因为张老汉一直侵占道路,影响了整体规划,到现在这里还依然是土路。墙一拆完,我们就立刻将这条土路铺成水泥路。”

>>辩解

被告称是自家宅基地

昨天上午11点,围墙快拆除完毕时,60多岁的张老汉与妻子、女儿突然出现。张老汉两次想进入拆除现场,均被法警拦下。张老汉的妻子情绪激动。随后,张老汉表示会配合法院强拆围墙。

面对记者的询问,张老汉称自己占用的是自家的宅基地,并有地契为证。但他始终拒绝向记者出示这份“证据”。张老汉还称自己与邻居关系很好,占道与邻居无关。

对于法院此次的强制执行,张老汉告诉记者说:“我不阻挠法院拆,但只要我活着,我就不可能让这条路宽敞。”

随后,记者采访了与张老汉家一路之隔的邻居王某。王某否认与张家有矛盾,但表示:“我们家大门正对着张家的北面院墙,张老汉占道种菜后,确实影响了我们家出行,轿车都不能开到自家院里了。”

“种这点菜赚不到钱的,他们家也不缺钱,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也不清楚。”王某说。

另一位村民说:“附近住着好几个坐轮椅的老人和刚会走路的小孩,张老汉占道建围墙严重影响了这些人进出。我都不敢让小孩子走这儿,担心万一墙倒了砸着人。”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工作,这堵围墙终于在上午拆除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