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原标题:杭州300多名学生遭遇“假小学” 读书四年无学籍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浙江省杭州市俞先生夫妇的女儿上小学四年级,最近要转学时,竟然发现自己没有学籍,而学校也是一所“假小学”,并无办学资质。令人吃惊的是,这所学校有300多名学生,为什么这样的“假学校”能招来这么多学生呢?又是怎么违规办学这么多年的呢?

俞先生夫妇7年前从江西婺源来到杭州打工,因为家中父亲行动不便,母亲因癌症动过手术,女儿无人照顾,从小带在身边,可万万没想到,女儿在杭州读了四年学,竟然没有学籍。

俞先生:我(女儿)四岁就带在身边一直在这里读幼儿园,然后从这里一直读到四年级,自己不知道,知道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向他来要学籍号。现在搞得我没办法了。

他们的女儿所上的小学叫“文采小学”,位于杭州市下沙区,教室分布在两栋沿街店铺的楼上,共有300多学生。

俞女士:一大锅煮起来就像食堂烧饭一样的。大家各自盛一点放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卫生间走进去就是一股大便的味道,我说这个学校怎么这样的,我心里说。

1年级教室的楼下,卷帘门拉下了一半,从外表上看,很难猜出这里是一所学校。孩子们上体育课,只能挤在一楼狭小的大厅。老师宿舍和小型工厂紧挨着高年级教室,没有消防通道。下课后,孩子们就在店铺之间的马路上玩耍。

办学条件差,学校收费却不低,学校老师彭文亮告诉记者,每学期学费至少3000多元。

彭文亮:收学费的话,比公立学校纳得要多了,3000多块钱,包括中餐这些,甚至接送。

据学生家长说,“文采小学”没有开过发票,在一叠收据中,记者发现,收款单位是“杭州文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这样一家被称为“教育咨询公司”的机构,有办全日制小学的资质吗?

对此,下沙经济技术开发区主管教育工作的社会发展局副局长钱晓华表示,

钱晓华:办学有办学,办培训机构有办培训机构,都是有条件的,但是他现在只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一个咨询机构,连对这些孩子进行业余培训的资质都没有,更不要说全日制的教学了,所以说他完全是一个非法的机构。

据了解,去这所学校上学的大多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如果不是俞女士的爆料,他们中间很多人都不知道孩子上学没有学籍。学校被曝光,被叫停,现在他们最担心的则是孩子无学可上。

上了“假学校”300名学生何去何从?

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长马里松:学生的安排是必须符合杭州市的外来务工子女的相关政策,符合条件的,我们肯定要给他们解决的,不符合条件的这个情况就比较复杂,我们现在要责成相关区的教育部门要抓紧了解情况,处理这个事情。

而下沙社会发展局副局长钱晓华说,在文采教育咨询公司上学的这300多名孩子,大多数属于其他区域不符合入学条件的农民工的子女:

钱晓华:只要在我们这个区块内的暂住在,只要有需求的,其实我们也通过民办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学校解决掉了,我们的民工子弟学校有3个,外来民工子弟学校其实是略微放宽了这个条件的。

根据杭州市相关政策,外来务工子女想要在本地上学,需要满足一些条件:首先,父母或法定监护人要在杭州已取得暂住证,并至当年8月底前已在杭州市实际居住一年及以上,同时,父母至少一人或法定监护人与杭州的用人单位签定一年及以上劳动合同、或取得工商部门的营业执照,并按规定在杭州交纳社会保险一年及以上。

对于不属于入学条件的,钱晓华建议学生的父母,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回到原籍进行就读,如果相关部门不顾入学门槛接收学生,一方面对回到原籍就读的农民工子女不公平,一方面可能也会带来其他问题。

钱晓华:我想他明着违法来做,你最后兜底的事情,也是政府给它做掉了,对于这些违法者有什么震慑作用呢?今天解决了300个人,明天也有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一些事情,那我们来解决,下次别的地方都逃到我这里来过渡一个月,就来给他解决,怎么办?所以它带来的是这么一件事情。作为一个举办者,他的违法成本太低。

为什么文采小学可以违规办学四年而不被发现?

还有没有其他咨询公司也超范围经营呢?记者也针对此类现象展开了调查,发现很多咨询公司打着“名师执教”、“专业辅导”的机构,根本不具备教育培训资质,却公开从事“教育培训”。在招聘网站上,不少“教育咨询公司”正在招老师,更有甚者,街边门面店也打着“提高班”的名义,对外进行招生。

为什么所谓的文采小学办学四年了,相关部门都没有发现呢?为什么文采小学可以违规办学四年而不被发现?下沙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与这所教育咨询机构搬家有关。

下沙工商所所长崔欣:他的法定注册地应该是江干区。但是从今年8月29号,他的合同上显示,他是迁到开发区,他没有来办理住所变更和经营范围的变更,所以存在着擅自变更经营地点和超范围经营这两项违法活动。

目前,工商部门已经对杭州文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发出了责令整改通知书。

下沙工商所所长崔欣:责令其在30日内改正上述错误,否则将予以立案调查处罚。

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咨询机构违规经营呢?

根据网站上大量的专职老师招聘信息,记者来到一家名为绿领教育咨询公司,发现只有一个简陋的办公室,大门紧闭,拨通了负责人电话后,发现他们居然在余杭临平开设有小学培训班:

记者:我们这边是小班的一个培训机构是吧?

绿领教育咨询公司:嗯,对的。我们现在每天晚上对学生进行辅导,在放学以后。

记者:有多少学生总共?

绿领教育咨询公司:学生怎么说,也有四五十个吧。

记者也以求职的名义拨通了另一家位于萧山的博途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电话,这家公司明明经营范围只有教育咨询和其他无需报经审批的合法项目,对方却说主要做培训:

博途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我们是培训机构,我们的主要课程的话是一对一,小学英语老师的话是专业四级以上,这里重点的话,需要的是数学和科学。

这些情况,记者在下沙工商所处得到了证实,下沙工商所所长崔欣说,下沙有上百家以“教育咨询”名义注册的机构,其中不乏有一些违法从事教育培训活动,工商部门也正在调查,已经查实的有好几家幼儿园,现在正准备依法处理。

查处违规办学,国家出台过很多文件,教育部进行过很多次整治,为啥违规办学屡禁不止,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地方政府的原因,有地方教育部门的原因,有学校的原因,还有家长和学生的原因。这些原因综合起来让一些机构有机可乘,给那些上当的孩子和家长“雪上加霜”。对这样的机构,相关部门的确应该依法处理,但由此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难以估计,更直接伤害到一个个外来务工的家庭。查处违规办学就得打持久战,更不能单打独斗。我们希望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