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升学季,便成了人情消费的集中支付期,有的时候宴请扎堆,参加者只好采取串场的方式应对。而集中化的宴请,也给餐饮行业带来了无穷的商机。更关键的是,在“生不起”“死不起”的语境下,其实还有一个“吃不起”的人情消费困局,吐槽“吃不起”不是无病呻吟的矫情,而是基于真实感受的喟叹。

有调查显示,各种名目的人情消费成为沉重的经济负担,有工薪阶层曾经算过,每月的人情消费要占月工资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一方面是标准的水涨船高,几年前一两百元还能送出手,现在动辄几百元甚至上千元,远远超过了物价和收入增长的幅度,使之成为个人的不可承受之重;另一方面便是人情消费名目的增长,并呈现扩大化和泛滥化之势。有报道说,在贵州一些地区,甚至还有农民家庭为母猪生仔筹办酒席,之前一厦门网友发帖子“吐苦水”称,朋友家里的土狗产崽满月了,主人竟然摆了六桌酒来庆贺,让自己付出了一个800元的红包代价。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人情费,表面繁荣的人情盛世之下,却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人情消费早已异化成挥金如土的金钱游戏,很多人已将其作为敛财的工具,并深度绑架了每一个人。一则,人情消费的形式化,使得其成了虚荣心的表达,对于举办者来说,形式比内容更为重要,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内涵不断淡化,“礼轻情义重”的传统也未能获得延续;二则,人情消费的“成本考虑”,终将会形成角色交换与程序利用,工具化需求下,便会导致其不断泛滥,并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不可否认的是,在各个领域,人情经济化已经变得十分严重,甚至成为一种投资与回报的经济运作—今年整体送了5000元,那么明年一定要想办法弄个名目赚回来。于是,宴请的理由也就越来越丰富。名目也逐渐增多,从传统的婚丧嫁娶、生日宴到升学宴、升迁宴、拜师宴、搬家宴、就业宴,再到一些公共机构之间的迎来送往。如此“礼尚往来”,已完全超越了人情的本义。

扭曲的“人情消费”,既造成资源浪费,也在不断败坏社会风气。任由这种“人情消费”继续泛滥,只会让人与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功利而缺少真诚。在“反对奢侈,厉行节约”的大背景下,对人情消费负担重也需要一场转作风的治理,一方面将个体从沉重的人情负担中解放出来,淡化其功利属性,让“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情交往真正得到回归;另一方面,这也是移风易俗,实现社会风气风清气正的题中之义。对此,政府当起好牵头和主体作用,开展移风易俗活动,制定相应的制度,采取有力措施,疏堵结合,规范人情消费,让人情消费还原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