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品升级成本主要来自于设备改造,而这些多是一次性投入,没理由通过提高油价的方式让消费者一直为其埋单。

按照国家统一要求,2014年1月1日起国内将全面执行国四汽油标准。中国石化新闻办发布消息称,中国石化正积极行动,优化所属炼油企业汽油质量升级时间表,将从10月1日起,提前在上海、江苏沿江8地市及广东6地市开始置换国五汽油,其余省区(市)提前3个月开始置换国四汽油。

今年以来,不少地方频繁发生雾霾天气,机动车尾气和燃煤排放被指为雾霾的罪魁祸首,舆论也将矛头直指我国的汽油品质较差。为此,中国石化集团董事长傅成玉曾表示,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的直接责任者之一,现在炼油行业不是不能生产高质量油品,而是我国油品质量标准不够高。言下之意,油品升级技术已不存在问题,只欠质量标准提高这一“东风”。

如今,这一“东风”终于吹来,而中石化也就自己的油品升级给出了明确时间表。据悉此次油品置换完成后,我国汽油质量标准将全面达到国四标准,与美国汽油质量标准基本相当,而国五标准更是属世界最高质量标准。这当然是好事,什么都在追求与国际接轨,油品也不应例外。然而接下来的问题是,油品升级的成本该由谁来承担?

中石化早就说了,每年将投入三百亿元左右解决油品质量问题。几天前刚刚发布的中石化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中石化实现净利润294.17亿元,这也意味着中石化每年将会拿出一半的利润进行升级改造。然而,中石化完全可以通过提高油价的方式转嫁升级改造的成本投入。炼油环节亏损,是“三桶油”一贯的“哭穷”招式,现在为了配合油品升级,还得在炼油环节增加投入,这岂不是越亏越大?因而,提高油价,向消费者转嫁成本,恐怕是油企应对油品升级的必用招数。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吗?且不说炼油环节是否真的就如财务报表所说的亏损,大家都知道“三桶油”的暴利在于其垄断了石油的上游开采,这也是中石油4名被查高官都来自“勘探与生产”上游领域的原因所在,因为这个领域最赚钱。因而,既然“三桶油”垄断了大部分原油进口、炼化、批发、零售等业务,获得了垄断的好处,就应该承担油品升级的成本。再说了,油品升级成本主要来自于设备改造,而这些多是一次性投入,没理由通过提高油价的方式让消费者一直为其埋单。

当然,政府更有理由承担油品升级的成本。其一,油品升级的目的在于减少空气污染,这显然是政府职责所在,因而政府对炼油企业设备改造进行补贴也是理所应当;其二,不管是石油开采,还是石油消费,政府都通过税收形式获得了收益,有收益就理应承担油品升级成本;其三,倘若油品升级带来的是油价的提高,那么消费者出于成本心理考虑,自然会选择价格较低的低标准油质,如此油品升级的社会效果就难以通过终端消费者体现出来,势必大打折扣。

国际经验表明,油品升级的成本多由政府、消费者和企业共同承担,政府提供补贴,消费者承担部分价格上涨,炼油企业消化一部分成本。因而,既然油品质量标准与国际接轨,油品升级成本也应向其他国家看齐。但鉴于国内税费已经很高,油价已经超过了美国,消费者所应承担的成本比重应相对较小,这样才能让油品升级达到如期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