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南路一条街道内,一家外卖店看起来脏兮兮的。张静雅/摄

小作坊只留电话不留店址 白领吐槽卫生差

“吃了三天外卖,两天吃出异物,这卫生根本没有保障啊。”在花园桥附近银行上班的白领杨女士向本报记者反映,她在叫来的送餐外卖中几次吃出异物。近日在白领聚集区或高校周边出现不少“神秘”的外卖店,他们通过社区网站或发传单揽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而没有实体店。北京晨报记者走访发现,这些外卖店大多藏身小胡同或菜市场内,卫生情况堪忧。

遭遇 连吃三天两次发现异物

“小饭馆的饭又贵又不好吃,所以我和同事基本每天都会订餐。”在花园桥附近上班的杨女士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她从一张在单位门口分发的传单上看到一家餐厅的订餐电话,随即订餐,谁知连吃三天两次发现异物。“饭里竟有头发,还有长有短,这谁还敢订啊。”杨女士告诉记者,她并不清楚这家餐厅的具体位置,甚至是否真实存在,“都是一打电话他们就来送饭,从没去他家店里吃过”。

记者问其他在附近上班的白领,发现其中绝大部分人并不知自己每天吃的外卖是从哪个店送来。王先生拿出他经常订餐的饭店传单,记者发现上面的内容只有菜名、价钱及订餐电话,而未注明餐厅所在地,“还有几家外卖的传单也是这样的,只有一个手机号,只有那种有名的连锁餐厅菜单信息才全吧”。

店主 多以学生和白领为主

记者致电在首都体育学院附近的外卖店“东坡”,该店主自称经营外卖生意已两年多,“每天中午生意最火爆,顾客多是白领和学生。一般我们从上午10点多就开始接单,一天卖个上百份饭不是问题”。该店主坦言,自己并没有实体店,“我们店里没有吃饭的地方,只有做饭的地方”,绝大部分的生意都是靠外卖,并婉拒记者亲自到店取饭的要求。

“我们店主要是卖饺子、面条和凉菜,鼎好和海龙大厦的很多商户都向我们订餐。之前我们在大厦里发过传单,现在订餐的都是老客户。”另一家在中关村附近经营外卖的店主则明确表示,自己经营外卖送餐已有一年半,中午的送餐服务最少10份起送。“因为菜价便宜,一份20个饺子才卖15元,如果订的数量太少不值得我们跑一趟。”

调查 小作坊藏身小胡同和菜市场

记者昨日走访花园桥以及中关村附近的小胡同,终于揭开个别神秘外卖店的面纱。根据杨女士提供的线索,记者在老虎庙南路一条满是小饭馆的街道内发现,道路两侧的小胡同中不时传来饭菜的油烟味,在一条宽不到一米的窄巷中,只见一间出租平房外放着一个煤气灶,上有4口锅,锅下还压着一张订餐单,屋内则全是蔬菜。只见锅周围全是黑色油垢,灶台上满是垃圾,地上的黑水散发着恶臭。“这家每天中午都要拿黄色箱子往外装盒饭。”周围邻居告诉记者,“你别看现在没人,一到饭点儿,这4口锅都忙得很,一个男的做饭,另外几个人送餐。”记者向屋内的人询问是否是外卖店家,对方一听便把记者往外赶,“不是不是!快走快走!”随后转身进屋锁门不再出声。

而在中关村南路上,记者在一便民蔬菜点中找到两家藏身于此的外卖店,分别出售饺子面条和肉饼。这两家外卖店只是一间不到5平方米的棚子,案板上放着面团和杂料,拌好的肉馅暴露在外,蔬菜和抹布一起堆在墙角,在门帘上挂着一张塑料布,使人难以看清里面的情形。

“我们只有外卖,送中关村附近,远了送不了,人手不够。订餐的话,中午10点前打电话来,我们做好给你送过去。”店主告诉记者,这两天不能送饭,“现在查得太紧,我们没有证件,不好做。”记者向其询问是否是指营业执照,店主点头并未答话。

记者随后拨打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热线96310,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将情况登记备案,会调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