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河北省通过法规明确,农民合作社不得改变信用合作资金的农业生产经营用途,也不得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期此对河北农民合作社的设立与运行予以规范。而直到今年7月份前后,河北省邯郸市近3800家农业专业合作社,仍然充当当地民间融资的通道之一。

从今年9月中旬邯郸民间集资借贷的帷帐被掀开以来,邯郸当地包括银行与民间融资的金融生态也在开始拼图。

今年9月份,人民网记者率先报道邯郸数十家企业集中爆发集资借贷违约现象后,根据邯郸当地官方通报的信息,已经发现至少32家企业存在非法集资和高息吸储行为,涉及金额达93亿元。

事实上,在积极关注邯郸民间集资借贷的后续处置及监管部门的作为之外,反身观照当地乃至当前的金融生态,尤其是围绕银行业和民间融资为主线的金融发展,同样具有深厚的反思意义。

邯郸银行样本

以高息和高回报率为诱惑的民间集资借贷在邯郸当地金融市场的“枝繁叶茂”,其给当地银行业所带来的刺激,其实是贷款政策、结构性收紧和与之对抗式的揽储的矛盾串联。

以邯郸银行为例,这家在河北省市属银行中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在过去的时间里,甚至不惜在执行存款基准利率上浮10%的最高上限后,并涉险根据存款期限,以每万元储额“奖励”80元到120元之间不等现金的形式吸引储户存款。

“这些城市银行之所以敢于以身犯险,无疑就是在吸储上存在较大压力。而邯郸的情况更为复杂。”中国人民银行某中部地区分行金融研究处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邯郸银行面临的储户流失,一是地方商业银行揽储的优势不明显,几个大的央行在地方上也很强势;二是邯郸的民间金融市场太过疯狂,手上有几千块富余现金的居民估计也拿去投资放款了。”

因此,邯郸银行在夹缝中受到的挤压,也直接导致其在抢占储户资源上不惜踩踏红线,而得益于高收益的刺激,邯郸银行的存款量也在继续攀升。

根据邯郸银行2013年财报披露,邯郸银行去年存款超计划6.8%,增速达到27.5%,超过全市银行业10个百分点,其中储蓄存款更是增长51.8%,年末存款量居全省市属银行第二、全市商业银行第二。

不过,在存款量迎来暴涨的局面下,邯郸银行的贷款增量却未出现与之相应的增幅。同样来自邯郸银行去年的财报披露,邯郸银行在2013年年末贷款比计划少6.7亿元,贷款增速为22.1%,保持为全省市属银行中第三。邯郸银行给出贷款增量减少的解释是“受到贷款指标限制”。

“本行在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存贷比较低,年末本行账面存贷比只有40.9%,居全省城商行倒数第二;二是主要业务指标增速趋缓,相较于2008年到2012年主要业务指标‘两年翻一番’的发展速度,2013年明显趋缓。”邯郸银行在报告中坦言,而其在布置2014年工作时,就包括“争取信贷规模,积极争跑贷款指标”。

在过去的4年间,邯郸银行的存贷比已经是连年下降。从2010年到2013年邯郸银行的存贷比分别是50.3%、43.6%、42.6%和40.9%。而根据《银行家》研究中心发布的2013年城市商业银行统计的存贷比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城商行存贷比均值达到了57%,而邯郸银行存贷比低于均值超过16个百分点。

在此次邯郸民间集资借贷爆发违约危机的众多企业中,尤以房地产企业和中小企业为盛,其中还包括了邯郸本地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金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近几年以来,从整个银行和信贷政策环境观察,商业银行投向房地产的贷款规模是在收缩的,这些商业银行对房地产也越来越谨慎。尤其是今年房地产市场下行,因此引发这些中小房企的资金断裂,民间集资借贷自然难以偿付。”前述央行地方分行人士分析。

“当然,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中小企业从银行获得授信是非常困难的,在资金紧张的时候也只有通过民间金融市场以高成本获得资金。所以也可反思一下当下社会非金融信用体系的一些变化。”中国建设银行的一位负责金融研究的人士向记者补充说。

银行业风险积聚

据上述中国人民银行地方分行人士指出,邯郸金融生态的基本逻辑是:商业银行和信用体系政策性与结构性的收缩,中小企业和房地产从银行获取资金变得困难,导致这些企业必须从民间金融市场“抽血”,因此在高收益的诱惑下,带动了成千上万的投资者趋之若鹜,由此导致的后果是,商业银行在吸储上也变得困难,不惜涉险高息返现揽储。

“其实这就是一种畸形的金融市场,如果中小企业和房地产企业无法从银行等正规渠道获得信贷,那么就只会将它们逼入民间融资,而银行也为此陷入到被动,却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愿。”这位中国人民银行地方分行的人士如此评价邯郸的金融生态。

以房地产行业为例,邯郸银行在去年的发放贷款的行业投向中,期末房地产业贷款额度不到4.05亿元,占到总发放贷款额的比例为2.19%,而在年初这一数字为4.1亿元,占比达到2.73%,下滑了0.54个百分点。

而在同期,根据2013年河北省金融运行报告披露,河北省2013年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长28.7%,同期房地产贷款占到贷款总额的18.5%,比2012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且高于全省贷款增速13.8个百分点。

另外根据2013年中国银行业运行报告,在去年全国各类商业银行各项贷款余额占比中,投向房地产的贷款余额比重也在8%上下。

“邯郸的房地产企业、中小企业从银行中根本就没办法获取贷款,而邯郸这些银行的贷款结构中,很大一部分贷款仍然是投向了钢铁、煤炭、水泥这样传统行业。这一局面与邯郸的产业结构有关,也与目前的信贷政策取向有关。”前述中国人民银行地方分行人士继续说。

当然,另外一个层面上,其实在邯郸当地银行目前的贷款结构中,发放贷款投向的行业方向也与民间融资行业基本吻合,而这些贷款投向传统行业所面临的风险,邯郸银行也有所察觉。在邯郸银行2013年财报中,其在提示风险时就指出,年末本行钢铁生产、钢铁贸易、煤焦化和水泥行业贷款余额45.7亿元,占到贷款总额的24.9%,信贷风险将会加大。

其实,在今年7月份邯郸陆续出现企业违约偿付民间借贷集资之前,有机构人士已经观察到并且提示了邯郸所面临的金融风险。

在记者查阅到的一篇在今年3月份刊发的《民间融资无序扩张存在隐忧——以邯郸市为例》的学术文章中,其实已经警示过邯郸民间融资的乱象。

“民间融资运用市场机制吸引了大量的居民储蓄,灵活信贷发放,分流了银行机构的存贷款客户,增加了银行机构的经营压力。”该文作者叶丽娟指出,其目前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某地方分行,“而银行业出于安全性考虑,对钢铁、煤炭、焦化等行业开始采取严格的信贷控制,民间融资的逐利性流入这些行业的上游或下游企业。”

民间融资或达600亿

“邯郸虽然金融行业扩张较快,但银行机构的信贷规模、增速仍难以满足邯郸社会经济发展需求。”叶丽娟在文章中指出,“与此同时,银行机构的信贷发放受到严格的风险控制程序约束,相当一部分中小微企业难以满足正规信贷的获取条件。”

据悉,截至2013年三季末,邯郸全市共有银行类金融机构18家,资产总额6417亿元,市间银行网点380家,县域银行网点797家,全辖平均每个县区金融机构网点62家。截至2013年末,邯郸全市金融机构存款余额3441.6亿元,贷款余额2116亿元,相比年初分别增加503.2亿元和235.2亿元。

“民间融资作为正规银行的补充,近年来在邯郸地区快速发展,并凭借其门槛低、抵押担保形式灵活,手续简便、放款迅速,还款期限和结息方式多样等特点,吸引了大量民众和中小微企业参与,并出现无序发展的势头。”叶丽娟这样表达她的担忧。

据叶丽娟在这篇文章中介绍,目前在邯郸存在的民间融资主要包括6种主要形式。比如债权债务式的民间借贷,主要形式为个人借贷、地下钱庄、企业间借贷等,其中尤以个人为主体的民间信用借贷情况居多,参与程度较广、规模大,而且难以统计,主要靠信誉担保,基本没有抵押;另外,邯郸民间融资还包括典当融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及投资咨询公司和农业专业合作社。

其中,截至2013年11月底,邯郸市小额贷款公司共有38家,注册资金19.8亿元,2013年1月到11月已经累计放贷24.26亿元,而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存在吸收存款、跨区域放贷的问题。同样,当期邯郸融资性担保公司共有44家,注册资本金总额达到45亿元,累计担保余额仅为28.4亿元,且部分担保公司未能与银行签约,存在利用自有资金或变相融资形式直接向用款企业高利放贷。

除了上述6中主要融资形式外,据记者了解,在邯郸当地还存在房地产开发商以楼盘认购、定期返房款等名义进行融资,规模难计。

“据估计,当前邯郸市民间融资规模约在500亿元到600亿元左右。”叶丽娟在文中给出测算结果,而其也给出了其推算这一数字的测算依据和方法。

叶丽娟在文中介绍,关于民间融资规模的测算,主要包括两种方法。其一,最近可供参考数据是2011年5月份,中国人民银行调查测算全国民间融资规模大约在3.38万亿元,占到当时贷款余额6.7%;其二,金融业内的估算比例一般为民间融资规模约占当期金融机构存款余额30%。

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后发现,截至2013年底,邯郸市贷款余额为2116亿元,存款余额为3441.6亿元,依照上述叶丽娟提供的方法计算,邯郸市民间融资规模区间将在140亿元到900亿元之间。

不过,叶丽娟称据当地民间融资行业内部人士分析以及当地的产业结构、投资观念等多种因素进行权衡,其进一步认为邯郸民间融资规模应高于总行测算的全国平均水平,但因为企业和农户自身资金规模有限,且多在本区域内滚动进行,资金总量相比银行主要存款来源的大型钢铁资源类企业,其比重应该达不到30%的比重。

“因此,折中估算邯郸当前的民间融资规模约在500亿元到600亿元左右。”叶丽娟指出,另外,邯郸目前民间借贷、融资吸收资金年息在12%到30%之间,放贷年息在24%到60%居多,也有部分月息高达6分甚至更高。

“一旦某些金融机构的资金链断裂,受害面会非常大,极易导致投资者财产甚至更大损失,引发群体性事件,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叶丽娟当时就对邯郸民间融资进行预警,并给出了针对邯郸金融生态的对策与建议,其中包括推进利率市场化、鼓励商业银行创新融资产品满足社会需求,加快对正规民间融资机构的征信监管进程以及打击非法融资行为。

“现在我们在处置这些集资问题时,采取的是打击和帮扶并举。但是对目前执行的金融监管和金融政策而言,是不是也应该多做反思与改进。”邯郸市当地一位官员无奈地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