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虫草造假术:胶水粘废草 直接加伟哥

·市场上不少带有虫草元素的产品更打着壮阳、“喜马拉雅伟哥”的旗号,“很多东西加的就是伟哥”。

·近年,用淀粉、可塑剂,甚至胶泥等化学原料,按冬虫夏草的模子加工成的假虫草,除了零售端,在批发市场已比较罕见,现在业内开始改用其他外观类似的虫草假冒。

·用硫磺熏蒸来保存冬虫夏草,也一度成了业内公开的手段,这导致虫草中硫、汞的大量超标。事实上,重金属超标一直是行业内人士希望共同捂住的秘密,而其中隐藏最深的是砷超标。

·原草不安全,而形形色色的冬虫夏草加工产品也问题重重。市场上,带有虫草元素的产品屡见不鲜,其中不少更打着壮阳、“喜马拉雅伟哥”的旗号。

为了增加冬虫夏草的分量,业界往往添加重金属粉末——最早采用重金属二氧化钼,后来用铅粉,甚至用水银注射,最厉害的是浸泡含淀粉和一些特殊配方的液体。

市场上不少带有虫草元素的产品更打着壮阳、“喜马拉雅伟哥”的旗号,“很多东西加的就是伟哥”。

造假层出不穷

浅黄或褐黄色、整齐的虫体和子座、过渡处深浅不均、个头硕大……乍一看,手上的“小物件”,跟真正的高档冬虫夏草几乎毫无分别。

但这些品相更佳的冬虫夏草,其真实身份却是被加工企业收购加工后挑出来的赝品——它们由玉米(2388,-10.00,-0.42%)粉、面粉、石膏等加工压模而成,大小和色泽整齐一致。

“即使是我们,如果不仔细看,有时也会走眼。”此前从事冬虫夏草制品加工的青海高德威生物科技公司总经理刘建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近年,用淀粉、可塑剂,甚至胶泥等化学原料,按冬虫夏草的模子加工成的假虫草,除了零售端,在批发市场已比较罕见,现在业内开始改用其他外观类似的虫草假冒。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此前警示说,主要分布在湖南、安徽、广西等地的亚香棒虫草,主要分布在贵州、云南、四川等地的凉山虫草、地蚕、蛹虫草、白僵蚕,这几年成了新宠。这些假冬虫夏草,外观和真正的冬虫夏草几乎难以辨别,但价格却有天壤之别。

不过,这些冒充物的性质却截然不同。根据此前的医学实践,长期服用这些虫草不但起不到滋补作用,甚至会产生头晕、呕吐、心悸等副作用。

相比之下,废草的加工已算有良心,而有虫无草或有草无虫的冬虫夏草,几乎等于废品。一些不法商人为了暴利,开发出了一套完整的工艺——通过胶水、淀粉等粘剂,将真虫体套接、粘接到人工加工的假子座;或者真子座套接、粘接假虫体的虫草,混入好的虫草。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会长拉加才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此前协会曾对西宁几大交易地的虫草店进行调研。在向青海省工商局提出的建议中,他提到了诸多造假手段:

“用竹签穿接、用502胶水粘接成‘整虫草’;将粗粉条、面条塞进秕虫草中;用双氧水、明矾、硫磺、红花水等加工保鲜增大染色……”

“‘收购-加工-销售’的黑产业链已经形成。”拉加才旦在给青海省工商局的建议中警示道。

“造假目的主要是为了增重。”拉加才旦说。在贵比黄金的诱惑之下,为了增加冬虫夏草的分量,商贩往里边添加重金属粉末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

研究了几十年冬虫夏草的沈南英教授曾亲眼见过加工过程。最早用的是灰颜色的重金属二氧化钼。“800元一瓶的二氧化钼,用胶水倒一点涂在虫草衔接处。”一般大虫草约0.3克一根,价格最高可达七八十元,只要涂一点,就增重一倍。

“每公斤虫草如果有一两掺假,就是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暴利。”一位虫草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沈南英指出,后来业界开始用铅粉,甚至用水银注射增重。一位冬虫夏草加工企业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更厉害的是浸泡。由于干虫草体内本被寄生细菌淘空,浸泡含淀粉和一些特殊配方的液体可以让那些半溶解的物质附着在虫草体内的中空结构,泡完后干燥处理,重量大大增加。

“很多东西加的就是伟哥”

用硫磺熏蒸来保存冬虫夏草,也一度成了业内公开的手段,这导致虫草中硫、汞的大量超标。事实上,重金属超标一直是行业内人士希望共同捂住的秘密,而其中隐藏最深的是砷超标。

冬虫夏草是一种菌类生物,而菌类是自然界吸附重金属能力最强的生物。由于特殊的矿物环境,不少虫草的砷含量特别高,有时甚至超标二三十倍。

“这也正是冬虫夏草为何被剔除出药食同源目录,禁止作为普通食品食用的原因之一。”上述企业主说。

原草不安全,而形形色色的冬虫夏草加工产品也问题重重。市场上,带有虫草元素的产品屡见不鲜,其中不少更打着壮阳、“喜马拉雅伟哥”的旗号。

“我们一直怀疑市场上部分含片的虫草制品有复方成分。”拉加才旦表示。虽然拉加才旦没有指出具体的企业和添加成分,但号称“中国冬虫夏草之父”的沈南英教授,却对此直言不讳,“很多东西加的就是伟哥。”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此前,他在山东接触过一家出口虫草酒的企业,一直宣称有祖传秘方。但有次按照其方法,调试许久却得不到效果。最后他才被私下告知,此前的产品有效是因为加了伟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