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贿犯罪是严重腐蚀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廉洁性的犯罪。近5年来,汝州市人民检察院共立案查处行贿犯罪6件8人,涉案金额60余万元。当前,为有效打击行贿犯罪,树立清正廉洁之风,结合办案实际,深入研究行贿犯罪的发案规律、特征以及检察机关在办案中遇到的障碍、难题并适时提出行之有效的对策,对于遏制贿赂犯罪的蔓延具有现实性意义。

一、行贿犯罪的特点

1、行贿方式隐蔽、查证难度大。在行贿案件中,行贿人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往往会时刻关注相关人员,一有机会就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奉上所谓的“礼金”、“借款”、“咨询费”等,将行受贿关系隐藏在合同关系、借贷关系等日常行为关系中,从而使行受贿关系更具隐蔽性。

2、行贿金额由少到多、呈递增趋势。行贿人在行贿的初期,往往行贿的金额都不大。多则一两千元,少则数百元,但随着双方关系的拉近,行贿金额就由数千元上升到数万元,甚至是数十万元。

3、行贿行为长期化、固定化。行贿人为了达到与受贿人建立长期的互助共生关系,打下牢固的权钱交易基础的目的,往往会细水长流,放“长线”钓“大鱼”,将行贿行为长期化、经常化。

二、行贿犯罪发案原因

1、在社会心理方面,存在宽容行贿人的现象。在当下,社会上存在一种宽容行贿的社会心理,人们往往将行贿和受贿区别对待,对受贿者万分憎恶,恨不能杀之而后快。而对行贿行为痛恨的程度就十分有限了,往往认为行贿者扮演的是弱者角色,并将行贿人归为受害者,认为行贿行为是迫于无奈,是维护正当权益的必要成本。然而这种心理现象却没有意识到行贿和受贿本身就是一对共生的毒瘤,它们互相依存,互为条件,行贿是一系列受贿行为的起点,而受贿又会使更多的人加入到行贿的行列中来。

2、在经济上,行贿行为存在“高收益低成本”现象。在现实中,行贿行为表现得较为“经济”。因为行贿人一旦行贿成功,往往可以得到各种各样的有力的“帮助”和“扶持”,获得丰厚收益,从而“马到成功”。而这种行为的成本又相对较低:首先,相对商业上的高额利润和其他好处,所付各类贿金又是“小菜一碟”;其次,行贿多是在“一对一”的情形下发生的,隐蔽性极高,被查处的风险极低;最后,即使被查处的行贿人往往也是以证人的身份出现在案件中,现实中不会面临严重的刑事处罚。这种以高收益与低付出、低风险、低责任并存的“经济”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经济理性人”行贿行为的频发。

3、监督机制不够严密。一是监督的及时性不够。许多单位对权力运作事后监督多,事前监督和事中监督制度偏少,为一些不法之徒利用职务之便行贿提供了可乘之机。二是监督的有效性不够。对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公司、企业的一把手或重点岗位人员难以进行切实有效的监督,即使监督也是流于形式多,具体措施少。三是监督的严密性不够。目前我国还未形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严密的权力监督网络,以致难以有效地对权力运作进行多视角、多渠道、多层次、全方位的严密监督,致使一些腐败分子乘机以权谋私,从而导致贿赂犯罪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

三、查办行贿案件存在的主要问题

行贿案件的证据难以获取。行受贿双方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受贿人在指证行贿人的同时也就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因此,受贿者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只要没有充分的证据,很少主动揭发、指证行贿人。同时,贿赂通常都是采取“一对一”的方式进行,只有行贿人和受贿人知道具体细节,他人难以获取直接证据。此外,行贿人行贿的财物来源渠道复杂,一般都绕开正常财务监管,使办案人员难以取得有价值的书证。

过度强调行贿人的证人身份。行贿人在案件中具有双重身份,在行贿案中是涉案嫌疑人,在受贿案中则是涉案证人。当前,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对行贿人的证人证言依赖性较强,为尽快突破案件,顺利取得受贿人违纪违法的证据,往往过度强调行贿人的证人身份作用。特殊情况下,为减少办案成本,快速突破案件,提高时效性,甚至以减轻或不追究行贿人的责任为条件,换取其证词,客观上降低了对行贿行为的打击力度。

缺少制约行贿主体的手段。在办案实践中,办案人员普遍感到对行贿人制约方式较少、强制力量不足。对于单位行贿,由于情况复杂和地方保护,很难把握责任主体和违纪违法程度,认定单位行贿案件较为困难。

四、打击行贿犯罪的对策分析

1、加强宣传教育,筑牢领导干部的思想防线。机关应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反“四风”树新风,真正做到“洗洗澡、治治病、照镜子、正衣冠”;其次,加强宣传教育,树立清正廉洁之风。具体而言,在宣传内容上,要突出教育重点,把法制教育摆在重要的位置,使全体领导干部树立起依法行政,廉洁勤政的意识。在教育形式上要坚持把正面教育、警示教育等丰富多彩的教育内容与灵活多样的教育形式结合起,要结合工作实际,增强教育针对性和实效性。

2、健全制度,铲除行贿案多发的制度诱因。首先,健全监督机制,对权力的运作不仅仅要进行事后监督,更要进行事前和事中监督。丰富监督形式,不仅仅要进行内部监督,同时还要接受来自外部的监督,从而形成多视角、多渠道、多层次、全方位的监督;其次,健全市场经济制度,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规范经营行为,有效遏制行政权力对市场经济活动的过度干预,堵住钱权交易的漏洞。

3、完善立法,加大对行贿行为的惩处力度。相关部门应当对行贿犯罪的过程要件进行细化,对“不正当利益”这概念做出明确的界定,同时还应当对行贿的内容进行扩充,力求使立法涵盖当前所有的行贿类型。除此之外还可以借鉴外国经验,对行贿罪与受贿罪实行同刑处罚,即对同一贿赂案中的行贿人和受贿人处以相当的刑罚。

4、坚持惩防结合,提高打击和遏制行贿行为的科学化水平。一方面,采取有效措施严厉打击行贿行为,提高“惩治”的能力。通过提高分析和研判形势的能力、研究探索行贿行为特点和规律的能力、综合运用多种手段突破大案要案的能力,使行贿行为得到严厉惩处。另一方面,坚持从源头上加强监督防范,提高“预防”的能力。加强对国家工作人员权力行使的监督和制约,加强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加强对私营企业财务制度和大额资金使用情况的监督管理,加大行贿典型案例宣传教育力度,多措并举减少行贿行为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