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国内旅游人数为21亿人次,2015年将达到33亿人次, 2020年有望达到60亿人次;2010年我国国内旅游收入为1.26万亿元,2015年将达到2.1万亿元,2020年有望达到5.5万亿元。如此庞大的数字之下,有更多对于旅游的期待和设想。

相比近年来出境游的迅猛增长,国内游一直在稳步发展。要想让这样一个巨大的消费群体得到满意的旅游体验,其困难可想而知。在每年的国内游盘点中,我们都会遗憾地看到不少问题,有些甚至并不陌生。

“黄金周”遭遇民众出游“堰塞湖”

游客“被挤怕”之后热门景区“遇冷”

今年“十一”期间,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热门目的地九寨沟游客同比下降49%”。据九寨沟管理局发布的数据,今年“十一”期间,截至10月2日下午,九寨沟景区共接待游客21614人次,仅为去年同期的一半。此外,九寨沟县宾馆及乡村旅游预订率也仅达四成。

而2013年10月2日,九寨沟景区发生游客滞留事件,景区出动武警维持秩序。晚上9点多,大约60辆大巴在警车带领下抵达诺日朗换乘站,滞留的2000多名游客开始逐步撤离,其中很多已滞留5个小时以上。据了解,当天景区共滞留客人4000余人。由于候车或步行时间较长,部分游客心生怨气,不听劝阻,翻越栈道,走上公路,导致客运系统几乎瘫痪。

不仅九寨沟,今年黄山、五台山等也都发生了类似情况。究其原因,除个别景区的天气原因外,这是“游客理性出游的一种选择”,更直白的说法则是“被挤怕了”。

建立预警制度有效疏导客流

游客“被挤怕”之后热门景区“遇冷”,一个直接的启示就是景区必须在政府主管部门的引导和监督之下,建立科学合理的预警制度,迫使景区对自己的最大接待量进行准确评估,一旦某个时间段内超过了最大接待量,就可以及时采取限制售票、人员分流等举措,有效避免游客在某个时间段内大量涌入,造成拥堵。

今年暑期,为应对暑期旅游高峰,九寨沟景区公布了每日游客最佳接待量、最大游客接待量,最佳承载量为2.35万人次/天,最大承载量为4.1万人次/天。公告显示,如当天售票已达到4.1万张,景区将不再出售当日门票,并且在暑期旅游高峰时段,景区将对当日旅行社网络订票控制在1.4万人次,并采取总量控制、网络预售、分时售票、分时进沟等管理办法。

而在北京故宫、长城等景区,预警制度已实施多年,虽挡不住游客的热情,但对于疏导景区客流、避免事故发生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加快旅游设施建设,正确引导旅游消费

1999年开始实施的“黄金周”长假制度让国人的旅游热情空前高涨,而当数亿人次涌进旅游景点的时候,黄金周旅游的弊端也逐渐暴露出来。“黄金周”出游,多地交通“堵”字当先,一些地区和时段排起数十公里的堵车长龙,有的乘客在高速路上遛狗、踢毽子,有些精力旺盛的大妈们更是在高速路边跳起了广场舞。

对此,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认为,目前黄金周最大的问题是旅游接待质量问题。中国旅游发展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比较集中,对大多数国人来说,时间是比较稀缺的资源。其次,中国旅游目前正处在从团队游向自助游过渡的时代。当数十亿人次的散客不是通过旅行团出游时,产生的接待压力无疑非常巨大。戴斌建议,应当通过建立各种有效机制逐步解决这一问题,一方面要加快推进交通、景区景点及一些经济型酒店、国民度假设施的建设;另一方面,各地政府要正确地引导当地旅游消费,比如要客观地宣传目的地的形象,既不是完美无缺的,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带薪休假“错峰出行”只能逐步落实

九寨沟的爆满和遇冷,让大家再次直面“错峰出行”的重要性。人们非要赶在黄金周这几天外出旅游,最大的原因还是时间问题。如果带薪休假制度能够得到很好的落实和执行,公众就可以在一年当中自由安排旅游时间。如果能够错峰出行,不仅游客的旅游成本大大降低,还能在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下进行旅游体验。

《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提出,到2020年,职工带薪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戴斌认为,中国提出要到2020年基本实现带薪休假,有人说这个时间尺度太长了,但要知道,法国、美国这些国家从提出“带薪休假”概念到完全落实,最长的花了将近六十年的时间,所以这是一个过程。

合理假日制度疏导民众出游“堰塞湖”

黄金周变成了黄金粥,带薪休假又在短期内无法完全实现。有业界专家提出了恢复五一黄金周、增加假期等观点。比如,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认为,应该恢复五一黄金周、增加避暑黄金周(8月上旬)、延长春节黄金周,用4个黄金周最低限度满足民众对于长假的渴求与刚需。黄金周和带薪休假并行,集中与分散结合,最终逐步实现最适合中国的休假模式。

而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组长蔡继明认为,中国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带薪休假时间太短,一般最长15天,最短5天,平均10天左右。而该课题组研究了60多个国家,带薪休假平均是19天。

刘思敏认为,解决旅行的刚性需求,增加假日数量是增加长假的前提,但现在的问题并不是简单的假日总量问题。应增加黄金周,先疏通民众的出游需求“堰塞湖”,满足大众普遍的刚需。

门票涨价,游客、景区“两头叫苦”

今年国内多家景区上调门票价格

今年,国内多家景区景点上调了门票价格。6月10日起,“中国最年轻火山岛”北海涠洲岛火山国家地质公园门票价格由90元调整为115元;7月1日起,云南大理苍山景区票价由30元涨到40元;7月1日,苏州园林主要景点门票价格进行调整,其中拙政园旺季票价由70元调整至90元,虎丘从60元调整至80元。

9月1日起,广东丹霞山景区门票价格由平日160元、节假日180元统一调整为200元;9月3日,保定涞源十瀑峡景区门票从35元上调至50元;9月16日,国家5A级景区之一的丽江玉龙雪山景区发布公告,宣布门票价格将从105元/人次调整为130元/人次,执行时间为2015年5月10日起。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去年发布的《2013年我国4A、5A级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分析报告》显示,中国所有5A级景区平均票价为109元,52.94%的景区门票价格在100-200元之间,7.19%的景区门票价格在200元以上。

产品结构单一、过度依赖门票是涨价重要原因

景区门票为何涨价?玉龙雪山景区在听证会上说,玉龙雪山景区目前经营状况不佳,过去的3年门票收入减去支出是负数,25元的涨价幅度是合理的;丹霞山旅游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文彬也向媒体诉苦,员工的工资要涨、景区的设施要完善,仅用于申遗和创建5A就投入了1.5亿元,虽然政府支持,但资金缺口仍非常大,现在每年需要向银行偿还千万元以上的贷款本息。

门票涨价,游客吐槽;景区收入过度依赖门票收入,“门票经济”的发展模式陷入了“两头叫苦”的尴尬境地。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认为,从根本上来看,一些景区因其旅游资源的不可替代性而形成了天然垄断,这些景区之所以频频涨价,旅游产品结构不合理、景区发展产业比较单一、对门票经济的依赖是重要原因。

跨越“门票经济”低级阶段,获取更大整体效益

刘思敏认为,地方政府要适当跨越“门票经济”的低级发展阶段,把旅游产业链做长,把旅游产业做大,通过优化游客情景体验,延长游客停留时间,从中获取更大的整体效益。要把门票带来的收益贡献下降到比较次要的位置,才能缓解景区门票涨价的冲动。

以西湖为例,西湖自2003年开始实行免费,数据显示,景区每年因此直接减少门票收入2530万元,但公园免费带动了景区商业网点经营价值的提升。通过拍卖、出租或承包景区商业网点经营权等市场化手段,不仅抵补了损失的门票收入,而且使景区管理部门增收逾亿元,带动了杭州旅游产业新增经济效益上百亿元。

导游收入降低,服务质量下滑

导游骂游客视频疯传网络

1月3日,一段丽江导游骂游客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一名男子称:“一路下来,一分钱没有消费的话,比卖淫更可耻。”并称,“丽江欢迎你,云南欢迎你,欢迎你来干吗,是欢迎你来消费。”视频在网上播出后,丽江市旅游局调查后表示,涉案“导游”系丽江森龙旅行社某导游请来的助手,无导游证。3天后,丽江旅游局对涉事的旅行社依法作出罚款30万元、对负责人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对旅行社导游依法作出罚款1万元,并吊销导游证的行政处罚;对无证人员依法作出罚款1万元,并不得在丽江参加导游资格培训考试的行政处罚。

1月7日,又一段云南石林导游骂游客是“婊子”的视频震惊网络。视频内容显示,一白衣女导游正与一群游客吵架,并辱骂对方。1月9日,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对外公布称,骂人女子来自云南九洲旅行社有限公司。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在查清事实后,对骂人女子处5000元罚款、并一次扣10分分值,对涉事的云南九洲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处1万元罚款。

且不论在科技手段发达的今天,导游“犯案”时竟然没有考虑到“摄像头”的威力,单说骂人的语言,简直就是污秽之极,而且竟然存在于一个窗口性服务行业,存在于风景名胜之地。

业界呼吁制定合理的导游收入机制

旅游强制购物、欺骗性购物一直是业界顽疾。为此,《旅游法》中明确规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价组织旅游活动、诱骗旅游者,不得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这一规定,对旅行社以及导游的“非正当收入”影响不小。

据了解,在《旅游法》实施之前,导游带团有两种模式:一是旅行社支付他们100元到200元不等的带团补贴,二是导游向旅行社缴“人头费”,而导游通过“购物返佣”获取收入。《旅游法》实施之后,导游基本上就只剩下带团补贴,收入大大降低。

导游收入降低直接导致带团服务质量下滑。为此,不少旅行社负责人呼吁,要留住优秀的导游人才,就要业界共同制定合理的导游收入机制,让导游的收入回到合法、理性的轨道,而不是单纯依赖购物返佣提高收入。

据了解,中青旅在去年推出了首个导游奖励机制,针对游客给出全5分的导游,结合天数和带队人数给出“10倍基数”的奖励,好导游可以保证每月工资在5000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