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一支农业绩优股由盈利转为巨亏8.12亿元,大量投资者乃至社保基金面临亏损,连日来引发A股震动的獐子岛“扇贝门”又再次发酵。

《经济参考报》记者11月5日从证券交易所及多名维权律师处了解到,不仅深圳证券交易所已向獐子岛下发问询函,要求就这一事件进行自查,并要求相关机构出具核查意见;上海、北京多位证券维权律师也已受理投资者索赔,拟在獐子岛复牌后,申请信披违规立案调查。

与此同时,记者在大连实地了解到,獐子岛被指当初在投放虾夷扇贝苗种时存在掺入沙石等造假行为。这意味着,导致上市公司巨亏的虾夷扇贝,早在数年前投放时价值或已“掺水”。

投资者将启动索赔4亿元 社保基金恐“折戟”

獐子岛5日公告,11月4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记者从深交所了解到,交易所明确要求上市公司就部分底播虾夷扇贝大额核销并计提跌价准备事项进行自查,并要求相关机构就上述事项出具核查意见。

同时獐子岛仍表示,公司于10月31日召开的投资者网上专项说明会的相关会议材料正在整理中,待公司对部分底播虾夷扇贝大额核销并计提跌价准备事项自查完毕及核查意见出具后,公司将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外,经申请,獐子岛股票5日起继续停牌,具体复牌时间另行通知。记者从多位证券维权律师处了解到,事实上,已有投资者就獐子岛业绩“变脸”提出索赔,并拟在股票复牌后,向辖地证券监管机构提请信息披露违规立案调查。

曾代理万福生科(行情,问诊)、绿大地等证券虚假陈述投资者索赔案的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介绍,獐子岛事件发生后,已有多名投资者咨询并表示要求代理索赔。“事实上,一旦重新复牌,巨亏带来的影响势必反映到股价上,届时实际受损的投资者会进一步增加”

根据獐子岛三季报,仅仅是截至9月末,就有全国社保基金三支组合分列其第五至第七大股东,分别是社保基金四一四组合、一零八组合、一一零组合,合计持有2608.59万股,持有股份最新市值达4.03亿元。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也表示,目前已应投资者要求收集相关案件情况。

“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事件的影响已远远超出了股市。”上海一家公募基金经理坦言。

信息披露存多处瑕疵 苗种被指掺假

“尽管目前从证据链上很难百分之百判定存在造假,但獐子岛在信息披露问题上有值得争议的瑕疵。”许峰说。

比如,向股民融资时在年报中一再宣称的“24小时不间断监测水温”,为什么形同虚设?獐子岛2013年年报明确显示,公司在獐子岛海域构建了北黄海冷水团检测潜标网,“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

然而在“扇贝门”事发后,獐子岛董秘孙福君却对多家媒体表示,这次事件是“公司首次确认冷水团对公司底播贝造成重大损失”。至于何时能够将北黄海冷水团研究清楚并真正达到24小时实时监测,目前并没有具体时间表。

“这种连业务风险都不明确的上市公司如果能够继续交易,无疑对市场而言还是一个‘定时地雷’。”上海一家券商固收部负责人称。事实上,獐子岛对扇贝生长区域的海洋底层温度监测是通过潜标进行的,电子数据每3个月提取一次,换句话说,对底层水温完全达不到宣称的24小时全天候监测。

记者在獐子岛所在地了解到,众多当地人士反映当初獐子岛在播种这批虾夷扇贝时存在“苗种掺假”,獐子岛对外宣称的所谓遭遇“冷水团”海域,前几年公司底播苗种时存在大量掺杂沙子和石块等情况,而且虚报数量,致使到了今年的收获季没有扇贝可捕。

许峰认为,如果这样的情况属实就意味着,导致上市公司巨亏的虾夷扇贝,早在数年前投放时价值或已“掺水”,“可能构成更严重的信批违规。”   丢资产事件并非孤例专家建议启动“跨地域调查”

事实上,A股丢资产案件并非孤例。然而,这些历史案例中,还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因拖累业绩而向投资者主动赔偿。多数正是通过类似獐子岛提出的一笔“核销”,通过财务处理“洗个大澡”,损失由股东埋单草草收场。

多位维权律师、公募基金管理人均表示,监管机构应当“及时出面调查,保护股民合法权益”。“维权最大的担忧是地域保护,在部分地方保住上市公司的冲动下,以往一些地方证监局也不便于开展调查。”许峰说。

“上市公司的内部控制如此糟糕,这些问题只靠一纸公告还没有说清楚。”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说。一些专家建议,监管机构亟待启动跨地域调查,否则,持续发酵的“扇贝门”很可能成为A股又一长期悬案和矛盾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