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普通的国产电脑,通过功能设计和外观改善,销售额可以由过去的数百万跃升至过亿;一批从事净化器、咖啡机等水加工产品制造的企业,透过产品的自主设计,利润率可从5%直线提升至20%,企业也可借机从OEM(贴牌加工制造商)向ODM(品牌设计制造商)升级……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创意设计”。

传统制造业的流程往往停留在研发—生产—销售等几个环节,“创意设计”看上去与之并无关联。

但事实上,在高端制造领域,“设计”已经通过研发、品牌管理等部门以及第三方的独立设计咨询机构,悄然在企业中落地生根。

来自上海市文化创意产业公共信息服务平台的数据显示,2010年上海创意产业总产出值为4418亿。而根据2013年上海“设计之都”发展报告,2012年上海市仅工业设计的产出已达527.29亿元,较上一年增加196.54亿元。

不仅是外观设计

2010年初,上海市正式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权的全球第七个“设计之都”。

三年过去了,人们对于“创意设计”的认识却停留在“阳春白雪”的艺术品、时装秀等外观设计的层面。但真正意义上的“设计”远非如此。

上海市文创办、创意城市推进办副主任贺寿昌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设计产业主要包括两大类型:一类以偏艺术、文化的外观造型设计为主;另一类则偏重于功能设计,包括人体工程学、新材料、机械结构的设计与运用。

上海“设计之都”发展报告将设计产业分为工业设计、时尚设计、建筑设计和多媒体艺术设计等四大领域,外观设计仅占其中的一小部分。

越来越多的企业已开始意识到功能设计在产品研发中的重要性。

以汽车设计业为例,荣威E50被称为“中国首款完全意义上的纯电动汽车”,其生产全过程以电动汽车的功能设计研发为主导,上汽集团为此专门推出了为纯电动而开发的整车平台。

此外,上海家化、老凤祥、美特斯邦威等企业也都建立了产品设计中心,一些厨具、卫浴品牌甚至直接抛弃了过去以工程师主导的产品生产模式,代之以设计师为中心。

“创新体制的抓手是设计,今天的企业研发不再只是技术改进,而是要在研发中融入设计,并把功能与外观的设计联合起来考虑,最终实现产品体积更小巧、结构更为合理精密。”贺寿昌总结道。

传统制造业中,“研发”的含义往往是对产品技术的改进,而对于这一技术是否能“落地”却缺乏相关设计。

近期国内一家从事石油勘探开采的企业中标中东某国项目的事例颇为引人注目。虽然具备海上石油开采的技术,但该公司并没有相应部门来为设备调整、人员整合、工艺流程等环节进行总体的工业设计,项目总体进度因此受到了极大影响,成本的上升也不言自明。

“设计”环节的缺失俨然已经成为制约高新技术产业化和企业发展的掣肘,第三方独立设计机构应运而生。

设计外包渐成风

对企业而言,在研发与生产的环节中间还需要工业设计的“润色”。不过,由于国内多数企业并没有这方面的基础,借助“外脑”便成为了一个必然而高效的选择。

在这里,“外脑”指的是专业的第三方独立设计机构,指南设计便是其中一个。

浙江宁波慈溪被称为中国的“家电之乡”,其2011年的家电产业总产值达650亿元。但由于缺少产品设计,慈溪相当部分企业只能从事OEM贴牌加工出口业务,利润率最高时也仅有5%。

指南工业设计创始人周佚的应对方案是:先设计出有创新力的咖啡机、饮水器等产品,再从慈溪当地的制造企业中寻找与之相关的制造资源并开模加工。

这样做的直接收获是,制造商将工业设计环节外包给指南设计,利润率大幅提升至20%,企业品牌形象也大有改观。

目前,美的集团已将70%的设计业务外包,万家乐更是全部设计均由第三方独立机构完成,“设计外包”渐成企业的发展趋势。

对此,贺寿昌表示,目前独立第三方设计机构已经能为企业提供技术、科技、材料等方面的整合服务,“上海市创意设计产业的发展需要培养亿级以上的第三方设计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