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坨陶块,表面布满横竖交织的凹痕。在河南安阳殷墟博物馆内,亲眼看到这坨名叫“爽+瓦”(音同“爽”)的陶块之前,你一定想不到,3000多年前的老祖宗已经懂得搓澡这么精致、讲究的生活。

商朝人的生活的确远超我们的想像,就让出土的殷墟文物和破译的甲骨文告诉我们,商朝人每天都干点啥。

食:无肉不欢、嗜酒如命

对于商朝人来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家养的、野生的……没有他们的胃不能消化的。在河南安阳殷墟考古中,曾出土动物残肉、各类动物肢骨和肉汤。

甲骨文中动不动记载成百上千地杀牛杀羊祭祀神祖,专家分析说,祭祀后的牛羊肉自然也祭了活人的“五脏庙”。甲骨文还记载,当时人们有饭后剔牙洁齿的习惯,估计跟吃肉有很大关系。

商朝人的烹饪手法已颇为精妙,燔、炙、炮、烙、蒸、煮、爆、烧、炖、烩、熬、脯、羹……从这些字的偏旁可以看出,商朝人的吃法是以火热食,而且殷墟出土的许多器物,底部都有烟熏火燎的痕迹。

殷墟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成套的铜质和陶制酒器,证明殷人上下“率肆于酒”的历史记载所言非虚。

商朝时酒精度数不高,相当于今天的啤酒、米酒。1983年,考古人员在安阳郭家庄发掘殷商墓葬时,发现一个铜卣中有白色液体,经化验含乙醇成分,应该是殷商时期遗留下的酒。

由于商朝人爱酒,粮食也有了贵贱之分。当时人们吃“五谷”——黍、粟、麦、稻、高粱,最常见的是黍和粟,但地位有天壤之别。黍是酿酒原料,格外受奴隶主贵族待见,平民等闲享用不到,社会上弥漫着“贵黍贱粟”之风。

住:排水发达、杀婴安宅

商朝人的住宅既有宫墙文画、堂崇三尺的大型宫殿建筑,也有平地挖坑、修饰简略的穴居住房。据甲骨文记载,殷商时期的建筑名目众多,有宫、宗、家、庭、寝、门、户等,而“文室”、“丽室”等室名,可以让人想像房屋有多么华美。

尤为值得称道的是,当时的排水技术已相当发达。1975年白家坟西地出土了商代的陶制地下排水管道,共28节,表面有细小的绳纹,可以起到防滑的作用。

当时的建筑材料以土木为主,但是人们懂得在支撑房屋的木柱子下面摆放柱础石,以防木头腐化。为了保证房屋结实牢固,商朝人把木棍捆扎在一起夯土。殷墟博物馆的大邑商展厅展示了出土的商代残墙壁,表面有凹凸不平的圆窝,就是夯土留下的痕迹。

殷商时期尊神重鬼气息浓郁,建造宫室殿堂通常要举行祭祀仪式,以达到镇宅安居的目的。考古人员曾在祭奠坑中发现装有婴儿骨骼的陶罐,商朝人认为,建房前杀死婴儿埋在地下有良好寓意,这种民风相当残暴血腥。除了婴儿,建房或造城所用的牺牲还包括牛、羊、犬等。

占卜、打仗、手工业及其他

商朝人遇到疑难困惑都去问鬼神,占卜在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

国人最熟悉的一片甲骨曾先后出现在历史教科书和邮票上,有意思的是,上面记载的卜辞只有问没有答。连续占卜11次,都是问同一个问题,“商王田猎有灾祸吗?”由于这片牛肩胛骨明显缺了右下角的部分,有专家推测,可能占卜结果是有灾祸,所以把答案切掉了。

商朝人认为有两件事情是重要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也就是祭祀与战争,殷墟出土的文物中许多都与战事有关。殷墟博物馆里展出的一个颅骨上留有铜戈的戈头残片,伤势极为严重,但骨头断裂创面却有愈合的迹象,应该是伤者带着武器残片又顽强地活了一段时间,足见战士的英勇豪迈之风。

战争与祭祀往往交织在一起,而且有不少今天看来十分残忍的举动。殷墟博物馆有两件青铜甗装着蒸过的人头,可能是来自敌对国家的首领。商王朝在战争中取得了胜利,用很有地位的敌国首领的人头来祭祀神灵,告慰祖先。

商朝时手工制作十分发达,包括烧陶、冶炼青铜、养蚕纺织、做装饰品等。殷墟出土了大量动物骨头做成的骨笄、骨蛙、骨虎等女性饰品,有的还镶嵌着绿松石。此外,商朝人喜欢音乐,殷墟出土的陶埙现在还能吹出声音。

除文物和甲骨透露了当时的生活讯息外,商朝人还留给后人认识自己最直观、简便的物件——人头像。2003年殷墟孝民屯发掘出了陶制人头像,高颧骨、尖下巴,是典型的蒙古人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