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报拉下帷幕才没多久,四川白酒上市公司就身陷质疑之中。在白酒上市公司中,去年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分属白酒上市公司百亿阵营中的1-4位。可今年,泸州老窖前三季度的营收只有47.74亿元,跌出百亿阵营已是不争的事实。五粮液虽然仍保持在百亿阵营以内,可公司的市值却在萎缩,而 其 昔 日 手 下 败将——洋河股份的市值却在增长,超越五粮液似乎只是早晚的事情。一时间,四川两家白酒上市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非常被动。

泸州老窖 宜以性价比取胜

昔日的白酒贵族之一——泸州老窖,在整个行业的大调整中,元气大伤。去年公司以104.31亿元的销售收入位列白酒上市公司百亿阵营的末位,而今年恐怕连末位都没法排上。三季报显示,公司1-9月实现营业收入47.7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47亿元。要想在最后一个季度实现52.26亿元的收入,显然不太现实。

泸州老窖在整个大环境走下坡路的情况下,并不是没有做出过努力。在意识到挺价战略的失败后,公司很快决定对国窖1573的价格进行腰斩,可由于社会库存较多,加速价格体系混乱,公司只能采取暂停国窖1573的供货,来进一步理顺市场。

对投资者来说,评价一个公司,最重要的亮点,一是业绩,二是股价。在业绩下滑的情况下,泸州老窖的股价一路下跌,有投资者就直言:“按说你们高管手中的股票比我们多得多更应该着急啊,可是你们不急,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公司的经营表现落后于人吗?”但实际上,公司高管的持股成本要比现价还高。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建议:在白酒回归大众化消费的今天,老窖宜顺应大势,以性价比取胜,去抢占市场份额,考虑到1573不久前已作出价格调整且还肩负着树立品牌的重任,而低档酒本来利润就薄,降价空间不大,故最佳策略是及时对窖龄、年份特曲及特曲老酒作出降价。对此,公司表示下一步会对部分中高端产品价格进行调整。

五粮液 应调整营销思维

泸州老窖的难兄难弟是五粮液,五粮液1-9月实现营业收入1506831.45万元,同比下滑21.38%,虽然仍在百亿阵营以内,但投资者也有话说。

截止到11月6日,五粮液的市值为656亿元左右,而其昔日手下败将洋河股份的市值为637.2亿元,离其仅一步之遥。

有投资者建议:“公司市值已经大跌,应该大幅降低高管工资,与市值成正比。”

五粮液高管的薪酬在四川白酒上市公司中是头一号。2013年年报显示,五粮液董事长刘中国210.68万,泸州老窖董事长谢明131.41万,沱牌舍得董事长95万,水井坊董事长79.84万。9月开始,五粮液宣布对副职高级管理人员薪酬进行动刀。调整对象包括: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以及其他副职高级管理人员。副职高管人员薪酬由基本年薪和绩效年薪组成,公司副职高管人员的年度考核结果与其年度薪酬挂钩。

在这波调整中,五粮液是率先顺势而为进行降价的。但是市场人士却指出,直接或间接的降价仍然是当前主流大招,但这招对很多企业来说是饮鸩止渴,必须要精打细算。最快在今年下半年,白酒竞争格局很可能会出现重大洗牌。

白酒专家孙延元认为,现在白酒企业要突破,应该学习“特斯拉思维”,适时调整思维模式,利用平台与契机,带动销售。比如很成功的营销案例——江小白。在孙延元看来,花哨的模式只是补充,O2O在近10年之内都只是传统销售渠道的补充,酒企需要坚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让价格回到理性,充分带动销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