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双十一”,众多资深买家可以滔滔不绝道出很多省钱经:且不说参与的店铺会给出各种优惠折扣,包括天猫、京东、苏宁易购、国美在线等电商平台也会通过赠送红包、消费抽奖等方式,进一步降低消费者支出。

不过,消费热情的集中爆发以及电商们针锋相对的竞争,也带来种种弊端。换一个角度看“双十一”,不难发现各种不节约和不环保。

买了不用也浪费

电商铆足精神拼“双十一”,自然有不少诱人的折扣,这对激发购物冲动、刺激潜在消费的作用立竿见影。但狂欢背后,又有多少是真正的需求呢?

记者最近和朋友们聊起“双十一”选货备货,很多人的“购物车”早就满满当当,就待“双十一”这一天来支付。准妈妈周琳备货最积极,“购物车”里全是宝宝的用品,大到婴儿床、推车、餐桌椅,小到衣服、纸尿裤、奶粉、奶瓶,还有各类宝宝洗护用品,以及宝宝玩具,可谓是应有尽有。“宝宝也蛮会选时间的,要等到‘双十一’过后两周再出来,正好给我这个新手妈妈一个网购备货的好时机。”周琳说。

细细盘点一下周琳的“购物车”,就会发现有好多东西压根用不上。举个例子,新生儿尺码纸尿裤,周琳一次性囤了三大包(一包80片)。虽说三连包价格超划算,只是原价的六折,还有5元优惠抵用券及免运费的额外优惠,算起来比去超市买便宜了一大半。但有经验的妈妈都知道,这个型号的纸尿裤在小宝宝满一个月后基本就穿不下了,要升级一个尺寸。所以,周琳的三大包纸尿裤中,至少有一包会多余。还有,新生儿包被两件轮换用也就够了,可在周琳的“购物车”中却有四件,不同颜色不同图案,虽说都很好看,价格也划算,但这也就是为了满足这位准妈妈一时的购物欲望而已。奶粉奶瓶也存在富余,通常只要备一套就好,因为很多宝宝会有特殊喜好,一旦口味或口感不合适,也就无法使用,可卖家的推销是“买一送一”,于是周琳的采购又多出来一套。

就这么粗粗看一遍周琳的“购物车”,就能发现一大堆不需要、可能会被浪费的东西。而经历了去年的“双十一”血拼,金融白领王琦说自己有“流血”的教训:去年“双十一”囤的很多日用品,到现在还没有用上。比如800毫升的大瓶装洗发水和护发素,囤了好多套。“其实我通常洗头发、吹头发都在家门口的美发店搞定,一年里在家洗头的次数屈指可数。”王琦无奈地说,洗护用品都有保质期,还是得抓紧时间消灭它们,最后只能分发给同事们,帮忙一起用。

王琦还反思,去年“双十一”买的很多衣服、鞋子迄今仍挂在衣柜里,吊牌都没剪掉,一次也没有穿过,“都是冲动消费的结果”。王琦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发现冲动消费的浪费不容小觑:去年“双十一”当天,她的消费总额超过4200元,其中有一半不是真正的需求; 若把那些转送掉的、积压着的算作个人“浪费”,那么浪费掉的商品价值达到总额的1/3。

“双十一”冲动消费,囤货不用的教训,相信很多人都有。这其中自然有不少无奈的浪费。

2013年“双十一”,仅天猫一家的销售额就达到350.19亿元。尽管电商对这样的战绩喜不自禁,可有谁想过,这当中有多少会因为一时的消费冲动变成浪费呢?

时间成本知多少?

“‘双十一’已经变味,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消费者花费的时间成本越来越高。”从2009年首次“双十一”就开始血拼的网购达人钱琳琳认为,如今的“双十一”看起来有很多优惠,但消费者若要享受到,必须花费极大的时间成本,“是电商在浪费消费者的时间。”

她解释说,最早几年的“双十一”好比实体商场的“明折明扣”,“全场五折”等让利幅度清清楚楚,消费者在“双十一”之前囤入“购物车”的商品,到了“双十一”当天,售价自动折半,优惠力度看得见,消费者花的功夫也不多,“那时候消费者主要比眼明手快,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把有销售限量的产品买下来。”

不过一两年时间,电商就开始用“送红包”等游戏来迷惑消费者了。“最初,这类小游戏可以算作锦上添花,无非是要在电商规定的时间登录网站,获得对应的现金抵用券;还有些‘红包’发放也限定次数,一日顶多三次,虽然有些麻烦,但看在真金白银上,消费者也愿意付出时间成本。”

可今年电商在“双十一”推出的额外优惠,钱琳琳评价,是完完全全地损害消费者利益,“每家电商都有自己的小游戏或红包,而且不唯一,有的还有四五个;要求消费者参与的时段也不唯一,一天里可能有五六趟……如果消费者想要享受到这些优惠,先要花费大量时间了解规则,然后再一天24小时坐在电脑前,在不同网站间乃至手机间切换。这要花费多少时间?”钱琳琳给记者举了例子:不少电商今年推出的购物抵用“红包”游戏分为“群红包”和“普通红包”两种,其中“群红包”数额不定,要求买家获得后通过自己的社交圈推送,再根据买家朋友获得的红包金额总额,确定买家最终的优惠幅度;普通红包在每天指定时间点发送,买家只有准时登录网站,才能获得。她认为,设置这种游戏规则不仅将单个买家的时间成本变成多个买家的时间成本,造成进一步的浪费;还会引发各种不正常的“双十一”现象,包括学生逃课抢红包、职工上班“开小差”抢红包等。“电商之所以会发展,一个重要原因是降低了消费者的采购成本,包括金钱和时间两方面; 但电商在‘双十一’期间的游戏规则,让电商完全丧失了这些固有优势,完全是一种倒退。”钱琳琳总结。

记者发现,今年因为时间成本太高而放弃“双十一”的消费者不在少数。公务员袁先生认为,从浅处说,电商的这种行为体现出它们没有让利消费者的诚意,没有为消费者改善购物体验的服务意识;从深处说,“双十一”混战反映出电商缺乏服务创新意识,“在‘价格战’和‘口水战’的路上走偏了”。

“不环保”还在继续

除了金钱和时间上的浪费,“双十一”结束的“不环保”还在继续。

网购商品是必须要妥善包装好,才能进入物流缓解。很多时候,为了避免运输过程中不必要的毁损,即使是一件很小的商品,也会被层层包裹。这些包装用的塑料袋、纸盒、纸箱、泡沫箱等,一般用一次就淘汰,大多被网购消费者拆下后一扔了之。这些都是资源浪费,还会造成环境污染。

如果说平日的一扔了之还没有引起人们的太多注意,那么”双十一”网购狂欢之后的物流高峰,则会带来惊人的包装浪费,以及污染隐患。根据去年的统计,仅仅“双十一”这一周,全国快递业务总量就达到3.46亿件,全国快递日处理量超过4000万件。随着今年“双十一”临近,国家邮政局也进行了预计:快递业务量将较去年大幅提升,突破5亿件。而这5亿件快递,究竟会造成多少资源浪费呢?

事实上,对于包装资源的浪费,一些快递企业已经意识到了,并尝试做了一些回收及二次利用的探索,只是目前仍然没有较为完善的回收机制。业内人士指出,若要将包装回收再利用,必须有消费者的配合。拆包裹的时候尽量使其保存完好,才能方便快递企业回收再利用。而如果消费者不配合,仅仅要依靠快递企业,估计动力不会很大,毕竟回收处理这些包装使之能够实现二次利用,整个过程所需要的人力成本投入,将远远超过回收纸箱的成本。另一方面,目前推行环保包装及回收利用的主要依靠大的快递公司或电商平台。小企业、个人商户这方面的意识并不强,而且本身的包装方式就是五花八门,所以不具备规模化回收利用基础。可积少成多,造成的浪费不容小觑。

除了快递包装带来的环保问题,碳排放增加也是“双十一”的后遗症。伴随“双十一”引发的物流高峰,大量物流车辆和快递人员加班加点地运送货物、配送快递,集中在某一个时段,不但会造成拥堵,而且还会增加碳排放量,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压力。

根据相关统计,去年“双十一”期间,快递员日均配送量超200件成为常态,个别配送员日派送量甚至超过500件,是平时数倍。通常,为了灵活便捷,快递员在同城配送中使用的交通工具是小型摩托车或是助动车,这一类交通工具算不上绿色环保,其集中上街倍增的尾气排放,一定会对空气质量造成影响。可是,这一问题似乎迄今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