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因脑外伤导致智残的年过半百的汉子,嘴不会说话,手不能写字,腿不便行走,竟然在意外失踪的一天多时间里,行程1300多公里,途中被一位素不相识的好心员工搭救,送回家中。

飞来横祸

现年52岁的田新安,系西平柏亭范楼村委大田庄村民,两年前在一建筑工地务工时不慎从脚手架上掉下来,造成颅脑损伤昏迷一个多月,经两次开颅手术后留下后遗症,被鉴定为二级残疾。从此他智力减退任性,嘴不会说话,手不能写字,易生气,爱哭泣,与人沟通主要靠点头摇头,或用手比划进行,别人和他交流全凭估摸或揣测。

最近一次,他去找县医院找当护士长的大侄女。大侄女问她干啥,他一边用手往南边指,一边做着往嘴里喝的动作。大侄女多次揣测并询问他想表达的意思,他都摇头。当问他是想要在武汉买的药吗?他才点头称是。

意外失踪

10月21日晌午,有个邻居来家里串门,他妻子递给邻居一个苹果吃,没有让给他吃。这个平常的举动却伤害了他脆弱的神经,顿时生气,没吃午饭就出门走了。朴实的妻子当时也没有在意,以为他出去一会儿就会回来。大约5点多的时候,妻子看见他回过屋里,不一会儿又出去了。

谁知他这一去不打紧,一直到夜晚10点多还没有回家。妻子感觉情况可能有些不妙,才告知兄弟姐妹,发动亲戚和熟悉的人寻找。到了次日凌晨,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仍杳无音讯,家人十分着急。

到了后半夜,新安的妻子翻箱倒柜才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家里的钱少了,他吃的药没有了,身份证也不见了。经过亲人分析认为他有可能是找在西安渭南工作的儿子去了。之后才知道,他5点多返回家是拿身份证的,不然售票员不卖给他火车票。

一线希望

翌日天刚蒙蒙亮,田新安的亲人们抱着一线希望赶到西平县火车站,火车站派出所的所长贾继勇、副所长李红波,查危队长杨书林、民警屈攀、售票员彭红听了他们的叙述后,一边安慰,一边分头忙活,通过查看车次,买票、检票、进站监控影像等认真细致的工作,确认田新安乘坐的是19:46通往西安的K864次列车。这时,新安的亲人们心里才多少有点着落,立即通过电话告知他的儿子。

其间,问及彭红是怎么知道他是去西安的?彭红真诚地说,我凭着经验由近及远问了好多个站名,他都摆手,当问到西安时,他才点头。新安的侄女脱口而出说,您真是高手,令人敬佩。是呀,彭红的言行又一次诠释了“人民铁路为人民”的情怀。

22日早上7点多,他儿子闻听到突如其来的消息后,急忙协同几个朋友分头去西安和渭南火车站报警,并焦急等候。这是因为新安乘坐的车次途径渭南不停,需要抵达西安后再返回渭南。其结果如同大海捞针,音信皆无。

原来,田新安坐了一夜的列车于次日5点多到西安下车之后,又通过连比带划买到了西安—渭南K890次车票,并在他人帮助下上了车。不用说,西安的这位值班的售票员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爱心人士。

路遇好人

然而,因受智力残疾和语言障碍的影响,田新安9点半到渭南站不知道下车,等意识到坐过站后难过得流下了眼泪。中午快到三门峡时,被坐在离田新安较近的年轻人李红伟发现,几次问他咋回事,他只哭不答。

李红伟一开始以为他使苦肉计,怕是碰瓷的,经过观察发现他不像那号人,倒像是患脑溢血了,就接着问他去哪里,他慢慢腾腾地把西安-渭南的车票拿出来,才知道他坐过了站。李红伟在他又一番比划之后仍不明白其意图的情况下,就通过写字,让他点头确认,才知道了他不能说话,怕再走失迷了,想着赶紧回家。怕出什么意外,李红伟就安慰他说:“不用怕,有我呢!我是漯河的,咱是老乡,俺一定把您送到家。”李宏伟心里清楚,此时他的亲人一定心急如焚。

一帮到底

16点多到终点郑州站后,红伟帮新安买了郑州—漯河的K967次车票,一路上对他关怀备至。到漯河下车后,请田新安吃罢晚饭,红伟又根据的他身份证信息驾车把他送到家,时至晚上9点多钟。

见到失踪一天一夜的丈夫被恩人安全送回来,新安的妻子一时感动得不知说啥才好,一边把消息告诉亲人,一边尽感激之情,留红伟吃饭,红伟说已和新安吃过,塞给红伟钱,红伟不要,要红伟留名,红伟不肯。在不留名不让走情况下,红伟才不得已留下名片,怕他的亲人们缠着脱不开身,托辞有急事开车离去,前后不到10分钟。当田新安的亲人陆续赶到他家中,要表达感激之情时,那位未曾谋面的“活雷锋”已经走远。

看着留下的名片,田新安的大侄女情不自禁地拨通了李红伟手机,感谢之情溢于言表。李红伟却说:“都是老乡哩,帮个小忙不算什么,只要把他安全送到家我就放心了。我开着车哩,别这么客气。”

大田庄的知情人说,李红伟作为圣罗国际集团中国•漯河中原轧辊有限公司亚洲首席客户经理,能义不容辞地帮助一个智残的老农民,实在难能可贵。

感激之情

出于无奈,田新安的亲人决定到李宏伟所在的公司赠予一面“帮困助残的好心人”锦旗,表达一点心意。当新安的大侄女拨通李红伟的手机告诉他意图时,被婉言谢绝。

“锦旗已经做好了,俺总不能自家留着吧!”

“千万别来,真的没必要这么声张。”

“起码得见个面,当面道个谢,我们心里感觉会好一些。”

24日下午,当田新安夫妻和他们的亲人一行8人,驱车来到漯河中原轧辊有限公司时,李红伟无奈的摇着头说:“说过不让你们来的,你们还是来了。”闻听此言,田新安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李红伟跟前,如同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副总经理张盘柱说:“之前,我并不知道红伟做了这等好事,是他觉得瞒不下去了,中午才告诉我你们要来致谢的。”

李红伟说:“我经常因公出差,遇到过不少难处,也经常得到别人帮助,向有难之人伸出援手,既是做人的本分,也是感恩的回报。”

“您不愧是俺家的大恩人呀!”

“要不是您送他回家,往哪找去哩!”

“如大海捞针呀,找都没有处找。”

“回来时,他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要不是遇到您,后果不堪设想。”

“新安碰着大好人了,要好好感谢您这个大恩人。”

田新安的亲人们,你一言我一语,感叹不已,赞不绝口。

在分手前,田新安还依依不舍,一直拉着恩人红伟的手不放。

试想,田新安从21日下午5点多意外出走,到第二天晚上9点多安全到家,在这近30个小时的行程中,买火车票、进站、上车、下车、吃饭、喝水等等,不知要遇到多少好心人相助,才会如此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