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朱剑芹制“曼生十八式”之合斗壶

·图片说明:朱剑芹制“曼生十八式”之石瓢提梁壶

曼生十八式穿越二百年

公元1812年,精擅诗书画印的“西泠八家”之一陈曼生,以科举拔贡简任溧阳县令。溧阳与宜兴近在咫尺,在三年的任期内,陈曼生与宜兴制壶圣手杨彭年,杨宝年,杨凤年兄妹切磋壶艺;并由陈曼生设计图稿,杨氏兄妹精心制作,于1815年县令任满前推出了“曼生十八式”,到今年恰好二百周年。

二百年来,历代壶艺大师都把“曼生十八式”奉为圭臬。尽管十八式中的“井栏”,“合欢”等八把茗壶,已被艺术大师唐云作为硕果仅存的曼生传世壶珍藏,并颜其斋曰”八壶精舍”;然而极大多数紫砂壶爱好者却难窥十八式全豹。

值此“曼生十八式”问世二百周年之际,顾景舟再传弟子,徐汉棠衣钵亲授,壶艺名家朱剑芹历时半载,通过检索资料,请益名师,精选泥料,复原古法,将“曼生十八式”,包括井栏、合盘、箬笠、葫芦、匏瓜、石瓢、合斗、曼生提梁、石瓢提梁、半瓜、合欢、半月,、周盘、砖方、柱础、汲直、半瓦、北瓜提梁等共十八把茗壶,分别采用黄龙山原矿红清水泥料和底槽清水泥料,以手工打身筒,镶身筒的古法工艺复原;并于近日在延安饭店二楼“朱剑芹紫砂作品展”中首次亮相,穿越二百年,重返人间。

陈曼生是紫砂艺术发展史上的关键人物。他不仅破天荒第一次地把诗书画印纳入紫砂壶艺的审美范畴,大兴文人壶风,从而极大地提升了紫砂茗壶的文化内涵和艺术品味;而且还以地方父母官之尊,降低身段,与艺人平等交流,以其卓越的艺术想象,不断创制新款壶式。现存史料证明:陈曼生设计的新款壶式,除了清人在《前尘梦影录》中记载的十八式外,仅大石斋所藏《朱石梅摹茗壶二十品》中,就保留了二十种款式;而民国收藏巨擘李景康,张虹撰著的《阳羡砂壶图考》,仅在上卷中就汇辑了近三十种曼生壶。这是一代壶艺大师留给后人的宝贵遗产。

“曼生十八式”在紫砂的造型艺术方面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陈曼生问鼎紫砂壶艺之前,紫砂壶的造型大都因袭前代,陈陈相因,殊乏变化。曼生壶一改昔日繁琐,守旧,题材狭窄的局面,通过合理运用几何元素,使之“方非一式,圆不一相”;于简洁明快中,予人以面目一新之感。陈曼生不仅开创了文人与艺人,名士与名匠珠联璧合,成功创作的先例,给紫砂壶艺的发展注入了蓬勃的生机,也启迪了一代又一代壶艺大师,在不断创制新款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求索,终于积淀成今天壶艺款式千变万化,蔚为大观的鼎盛局面。这也许就是“曼生十八式”穿越二百年,重现艺坛的意义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