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十年快速发展后,国内红酒销售从2013年起开始走下坡路,红酒大量滞销倒逼渠道商选择压缩高昂的人力成本维持生计。由此导致不少高管、核心销售人员收入锐减,迫使其加速跳槽或逃离行业。今年就有酒仙网、中酒网、ASC公司等红酒主流渠道商的高管纷纷辞职,部分渠道商销售团队甚至集体被裁。不过这波离职潮或将挤压行业薪资虚高泡沫,让行业回归理性发展状态。

红酒渠道商高管频离职

国内红酒行业知名进口商、代理商开始陷入高管离职潮。

记者了解到,国内酒类电商领军品牌中酒网副总裁王豪领近日宣布辞职,对于去向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这也是继其今年5月辞去酒仙网总经理职务之后年内第二次高调离职。无独有偶,中酒网COO李刚也于今年9月对外宣布辞职,并确认加盟华致酒行电商平台;知名红酒进口商ASC公司公关媒介总监离职,加盟某私人飞机品牌从事品牌推广工作。有知情人士透露,ASC公司公关媒介总监主动离职只是不希望被炒鱿鱼而已,自从三年前日本三得利公司接手ASC之后,后者一直处于裁员和撤销部门的不稳定状态。早在半年前,ASC就撤销了北京公关部、预定部,目前所有公关事宜由上海公司全权负责。

不仅如此,很多渠道商的销售团队也受任务压力或高管离职影响,工作状态不稳定,离职现象严重。某知名红酒渠道商一位负责销售业务的高管向记者透露,他们公司北京地区只保留了销售部,其他部门均被裁撤,他也将于不久后辞职,这意味着该公司的整个销售团队也解散了。

收入锐减为直接诱因

有业内人士分析,红酒渠道商高管频繁离职的大背景使整个红酒行业今年都处于低迷状态。数据显示,2010-2011年间我国瓶装红酒进口量增加65%。然而2012年涨幅只有9%,时至今日,这个数字与前几年相比又出现大幅缩水。在此情况下,不少企业受到波及,其中欧洲最大葡萄酒生产商卡思黛乐在中国的十大经销商不少都收缩了业务,原因归结于利润不抵开销。长城葡萄酒华北地区最大代理商、北京地区最大酒水运营商和品牌运营商——北京海福鑫商贸有限公司此前也遭遇资金链问题,被下游酒商追债。

国内某红酒进口商坦言,如今各红酒渠道商都在忙着销库存产品。由于红酒对于库房的要求很高,所以很多企业在此方面投入巨大,而大量红酒滞销造成企业资金无法回笼,还要为库存产品支付昂贵的仓储成本。在此情况下,企业负责销售的高管首当其冲承担沉重压力,并且面临自身收入下滑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一般红酒渠道商的市场总监、销售总监这一级别的高管,工资由三部分组成: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年终分红。其中绩效工资为主要收入,跟销售业绩直接挂钩。自由品酒人莫妮卡透露,在市场销售疲软的情况下,高管的提成自然减少,拿到手中的薪资也会大幅下滑。有业内人士表示,一旦收入不保,高管离职他去也是顺理成章的。

上述业内人士还透露,就销售人员而言,行业景气的情况下,一名优秀红酒销售人员月平均工资在3万元左右,然而现在能达到1.5万元就已经很不错了,收入直线下滑是人才流失的直接原因之一。

薪资虚高泡沫被挤破

尽管大量高管和销售人员的流失给红酒渠道商带来不小冲击,但亦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也是挤破行业薪资虚高泡沫的好时机,能够让企业回归理性发展。

事实上,由于前几年红酒销售市场快速发展,行业薪资水平也水涨船高,不少红酒渠道商为了提高销量不惜花重金四处挖掘销售、管理人才担任高管。据红酒渠道商业内资深人士爆料,红酒销售领域跳槽薪资涨幅普遍在20%-30%之间,远远高于其他行业。不少高管在经过多次跳槽后薪资暴涨几倍,但其实超出了企业能够长期承担的范畴,薪资虚高泡沫越来越大。

有不愿具名的红酒渠道商负责人抱怨,红酒销售一直以来都处于人才短缺状态,加之国内红酒渠道商发展还不成熟,为了争抢有力资源而高价挖脚比比皆是,这导致行业薪资虚高。此外也不乏有浑水摸鱼的混高薪人群,扰乱行业秩序。“现在我宁愿选择完全不懂行的人,花时间和金钱去培养,也不想高薪挖一些不出成绩的所谓成熟人才。”

亦有行业专家分析,红酒渠道商需要从几个方面积极应对发展困局。首先,红酒渠道商不要仅仅将注意力放在高端红酒市场,还要适时切入中低端红酒销售市场,以扩大利润来源。其次,在互联网冲击下,红酒渠道商可以考虑转型为电商平台,向在线领域拓展。最后,红酒渠道商也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白酒、啤酒等领域也可以开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