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国(G20)领导人第九次峰会将于11月15日至16日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作为今年G20的轮值主席国,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表示,“在本次领导人会议上,我们讨论的中心议题将是建立更强劲的世界经济,因为经济增长意味着更多的就业。”

就业形势难乐观

据美联储研究表明,美国有望在2015年春实现充分就业。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美国月平均新增就业22万人次。但美国能否得偿所愿,成为冲破全球就业危机藩篱的领头羊,形势不容乐观。

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独善其身”绝非明智的选择。美国想要实现国内就业形势的好转,恐怕难以绕过全球就业危机这道关卡。

IMF总裁拉加德在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秋季年会上表示,全球经济陷入“痛苦的就业危机”泥潭。而这个泥潭映射的则是金融危机的影子。

世界经济要从泥潭里走出来仍需要一段时间。虽然美联储宣布结束量化宽松,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大力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为美元进一步上涨提供了支持。但是这趟经济形势好转的顺风车不是谁都能搭得上。

经合组织(OECD)在就业市场年度报告中指出,由于全球经济复苏温和且冷热不均,预计到2015年之前主要发达国家的就业率仍将低于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尤其是受欧元区财政和银行危机影响较大的国家,比如西班牙和希腊。

新兴经济体包括印度、非洲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也面临着同样的就业难题。国内就业岗位的增速,远远跟不上经济发展的大步伐,由此产生的收入不平等现象阻碍了经济发展。

谁为失业者埋单

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不仅将世界经济推向谷底,同时也将全球就业危机引向高潮。如今世界经济已有望回暖升温。但是全球金融危机病根未除,处于“经济地震”震中位置的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经济深层的隐忧还在。

收入分配差距扩大、国际产业分工不合理,以及国际流动性错配等导致危机的根本性隐患并没有消除。

为追求低成本、高利润,美国等发达国家低端产业不断转出,其国内出现产业空洞化现象。美国居民的就业结构不断变化,低端产业就业人员大量失业。

这种隐蔽性失业是福利政策和经济惯性造成的,非短期所能扭转。一旦遇到风吹草动,容易造成公司破产或人员失业,形成危机。

病根难除,动荡不断,全球经济发展仍面临着诸多不确定因素。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全球资本回流美欧,加之美国“能源独立”与中国经济加速转型,新兴市场国家将同时面临资本外流和出口资源品价格下跌的双重冲击,发展环境将持续恶化。

世界经济是一个整体,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有责任同舟共济。如何更好地规避金融危机,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是拯救全球就业危机的根本出路。

有挑战也有机遇

据IMF的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是全球经济增势回升年。欧元区经济止跌回升,美国经济增速幅度加大,日本受消费税提高影响以及“安倍经济学”边际效应下降影响,增速回落但仍算稳健。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发展依然温和。世界经济形势的好转无疑对全球就业形势产生积极影响。

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2014年劳工世界报告》指出,未来5年内将有2.13亿人进入就业市场,其中两亿新增人口来自发展中国家。所以,对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来说,如何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是挑战,也是机遇。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国内就业形势依然严峻。但是伴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也呈现良好势头。拿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来说,国际快递公司UPS 11月7日发布的一项企业整备度指数调研报告指出,中国出口制造企业全新发展路径将为该行业领域增加就业机会。

在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努力将自己从泥潭里挣脱出来的同时,发达国家理应认识到,全球就业危机的解决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