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毅祥在电脑桌前留影。

罗毅祥创作的小说《朝歌》出版。

不看电视、不玩QQ、不聊微信…

两年前,他离开校园,把自己关在家中,开始了创作。在老师眼中,有着优异成绩的他,选择辍学,是一种惋惜;在同学眼中,这样的举动,有些难以理解;在家人眼中,荒废学业的行为,让他扣上了叛逆的帽子。然而,怀揣着对创作的执着,两年多的时间里,不看电视、不玩 QQ、不聊微信,他每天沉溺在自己的小说世界中。他说,因为痴迷写作,所以执着,这一路的孤单他不怕,最让他难过的是旁人的另眼相看。他就是南充市90后作家罗毅祥。

酷爱文学

大二辍学闭关创作

昨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在南充市塞纳印象小区里,见到了90后作家罗毅祥。此时的他,正端坐在电脑桌前,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双手在笔记本电脑上有节奏地敲打着,桌上的台灯发出强烈的光,一旁的地上整齐的堆放着他今年刚出版的5部小说。

“为了让他安心创作,家里的电视已经两年没有缴费了。”母亲蒲晓娟率先打开了话匣子。谈及儿子辍学一事,母亲显得有些无奈。她说,儿子原本就读于四川传媒学院,与所有父母一样,她对儿子的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但儿子在大二时的一个决定,打乱了原本的计划。“我和他父亲都有一份好工作,也希望他能够走我们的路,读完大学就好好的工作,他却坚持选择了文学创作。”

大二那年,不管父母怎么劝慰,老师怎么挽留,这个倔强的90后依旧选择了离开校园,专心地沉溺在文学创作中。“他从小就喜欢写作,作为父母,只要他没有恶习,我们最后还是选择支持他。”蒲晓娟介绍,她自己在南充上班,而丈夫在成都上班,自儿子辍学后,这些年里,她与丈夫分居两地,就一直陪在儿子身边。“他辍学回南充后,就一直在家创作,看他这么痴迷,我们不忍心打乱他的安排,只希望他好好的就是了。”

不怕孤独

最怕不被人理解

不看电视、不玩QQ、不聊微信,单调的生活就是他的全部,一部老式的手机,是他与外界的主要通讯设备,生于1991年的罗毅祥与大多数90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谈及自己选择放弃学业时的情景,他说得最多的便是:“不后悔。”

他说,成为作家一直是他的梦想。“小学时,我的作文都会被老师当作范文,这也是我最开心的事,这些年,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创作出好的作品。”罗毅祥说,在大一时,他就酝酿着自己的第一部小说《意念帝国》。“当时暑假,一回到家中,我就关掉手机,安心地创作起来,等到开学时,好多同学都以为我失踪了。”谈及自己的坚持,他露出了笑容。当第一部作品完成后,他迫不及待的拿给父亲看,然而得到的评价令他倍受打击。“父亲将我的作品交给了一个懂文学的亲戚欣赏,结果亲戚看完后,说我的作品手法太过于稚嫩,文中的一些词语的用法也有错误,反正把我批判得一无是处。”

第一部作品的惨痛遭遇,让这位90后青年有了小小的失落,不过,却并没有打消他创作的决心。大二的他,经过一番挣扎后,终于下定决心闭关创作。“学校的课程很多,业余的时间用于创作,静不下心来。”他说,创作的道路实际上并不艰苦,他最怕的便是旁人的另眼相看,以致于在生活中他成了别人眼中的怪胎。“我没有选择常人走的道路,而是选择了一条‘偏僻’小道,孤独到是无所谓,最怕的就是被人误解,被人当做怪人来看。其实,我只是选择了自己想走的路,只不过被理解的还是太少,好在我的父母这些年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都给了我支持,这也是我继续创作下去的动力。”

出版艰难 曾多次被拒之门外

谈及自己的作品,他介绍,出版的作品中不仅有武侠小说,同时还包括现代文学。其中,《众神笑》以热点新闻为由头,给新闻套上神话的躯壳,从而反应现代社会的生活。“弘扬社会的真善美,同时也对社会中出现的丑陋一面进行批判。”说到自己的作品,他是滔滔不绝,然而,回忆起出版时情景,他用了“艰难”二字来形容。

“当时就是到处找出版商,但经常都是被拒绝。”罗毅祥说,有的出版商是连看都不看就直接拒绝了,有的则是让他等消息,然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没有出版商接手,这让罗毅祥心情陷入谷底,他开始质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从事文学创作?好长一段时间,他陷入了失眠中。儿子日渐消瘦的模样,母亲蒲晓娟看在眼中,疼在心里,随后的日子里,蒲晓娟也帮着儿子询问出版商的消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家出版商看了他的作品后并给出了回应。“得到我的书可以出版的消息,我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是对我的作品的一种肯定,也为我的创作打开了门路。”

通过两年多时间的闭关创作,目前,罗毅祥已经完成7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朝暾》(《朝歌》兄弟篇)、《狐狸的故事》,以及今年11月初出版的《流火》、《有女如荼》、《酷似江湖》、《朝歌》、《众神笑》等小说。而第8部《晴天望月传》仍在紧张的创作中。他告诉记者,创作的道路是孤独的,但他坚信自己的作品一定能够赢得更多人的喜欢。“创作是我向往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不怕当一个孤独的创作者,我要为自己的梦想,继续坚定不移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