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腰岭村一处新建的7层宅基地房。

村民想盖就盖 包工头说建就建 施工队无证就干

白云区钟落潭镇长腰岭村塌楼事件不仅导致了2死7伤的惨剧,而且还扯出了农村宅基地楼房管理乱象和背后的经济利益链。记者暗访发现,在长腰岭村,楼房加建抢建现象普遍,有包工头开价30万元,3个月可以盖一座7层高楼,“而且保证无人查。”有村委干部坦言,违建乱象的背后,暴露出农村宅基地违规加建扩建问题依然严峻,村委无权管也不敢管,城管部门管不过来,加上缺乏严厉的查处执法,让违建更加肆无忌惮。

违建“四类人”

各有“小算盘”

“反正建得越高越有利,建成了就出租,有租金谁不赶着建?”

土地权属人

土地权属人往往是农民或者是村集体土地,由于1996年停止了宅基地证的发出,农民为了多占地、多盖房子,就采取抢建方式,建成后出租给使用人。

使用人

使用人以出租屋使用者为主,也有是将违建以“小产权房”购买下来,用以出租。如长腰岭镇裘皮工厂仓库和3万名外来人口租住的房屋。

投资人

近来来,大量游资进入宅基地领域,大量打着“小产权房”旗号、实则是违建超建。外来“游资”与村民合伙进行违法建设,建成后违规出售。

施工人

在长腰岭村,长期盘踞着一帮施工队,他们向村民招揽生意,建设一栋7层高、占地100平方米的楼房,大约就需要30万元至50万元,获利非常丰厚。

暗访: 建房不用手续“说一声”就行 施工不管有没有证

记者在长腰岭村里走访,到处可见正在兴建的7层高楼,楼高20多米。另外还有许多“积木楼”,在原有两三层高的楼房上加建至4至6层高。其中距离塌楼现场不过5米远,就有多间楼房加建了2至4层。但目前所有在建楼房的施工都已经被叫停。

“光是长腰岭村这一带,大大小小加建扩建的楼房就有100来间,这个数字只有少不会多,有一些都已经完工住人了。”一名村民手指路边几座7层高、外表崭新的楼房:“这些以前都是泥砖平房,后来(村民)有钱了,就开始建高楼。”村民说,大胆的就建六七层高,而且将几座泥砖平房拆平后,连片建成一座7层高楼。

村民潘先生说,村民建房“不用办手续”,到村委“通知一声,象征式备案”,跟着就会用最快速度建起来。“怕城管来查?村民认为在自己地方上建房,何罪之有?再说一座房子快的话就一个月建好了,城管来得及查再说。”

记者发现,越往长腰岭村里面走,加建扩建工程就越多。在其中一座占地过百平方米、正在兴建的7层高楼,记者遇到了一名包工头。记者佯装也要打算原地兴建一座7层高楼,问包工头什么价钱。“占地100平方米,7层高,大约30万元左右,天气好的话,最快2个月可以建好。”

就在这座高楼对面,一名村民证实了“包工头确实建房很快”,“一晚就可以盖一层出来,真的不是夸大。”“这里的楼房一般都被裘皮加工、服饰工厂的老板租下来,有的更是整个工厂设在一座楼房里,首层是工厂,以上是员工宿舍。”

但包工头和施工队有资质吗?包工头对此采取回避问题,“这里的施工队都是干了很长时间的,哪里有工程就去哪里,你还担心他们经验和技术不够?”记者继续追问资质,包工头说,“施工队都是这样干的,我建了50多座房,坚固得很,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包工头始终没有正面回答记者有关资质的问题,但包工头承认,施工队都是自己找来的,“能干就行,不管有没有什么证。”

原因: 村委无执法权不能制止 查处违建很少追责

长腰岭村内“违规加建”成风,为何村民违建能一路绿灯?对此,长腰岭村委一名负责人承认,由于1996年停止了宅基地证的发出,农民的建房住房需求与现政策就形成了较大的矛盾冲突,极容易滋生违建。“农民要建房,不知向哪个部门办理。受政策所限,农民建房也不能超过规定的3层半高度。农民建房没有合法渠道,房子没有得到合法认证,于是为了多争取利益,农民就继续抢地建房。”

“白云区从1996年开始停止发宅基地证,后来为了照顾民情,下发了相关规定称由镇村两级进行控制,村民要加建楼房可以到村委备案。”负责人说,至于村民可以建多高,每条村的政策不一样,实际上长腰岭村要求村民不要超过7层。

这位负责人坦言,村委没有执法权,对于村民超高超面积的违建行为都无法制止,而且一些村干部因为选票的原因和利益关系,也不敢不愿去管。

“过去查处违建,往往只注重查事,罚款、拆除手段运用较多,很少会查人,甚至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广州市城管执法局有关负责人说。例如2013年5月白云区太源村爆破拆除全市最大一宗违建,但建设方、承建方、业主方均无一人受到法律追责,全部逍遥法外,一走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