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约瑟翰-庞麦郎爱时尚滑板鞋 想做流行歌手

约瑟翰-庞麦郎

约瑟翰-庞麦郎

约瑟翰-庞麦郎

约瑟翰-庞麦郎

想必你最近听了一首新歌——《我的滑板鞋》,“摩擦摩擦”回荡在耳边久久不能退去。这首歌曲其实在前几个月就有些小火,最近虾米音乐帮这首歌曲做了MV,无疑让这把火烧得更旺,让更多的朋友知道了如今的华语乐坛,还有一个穿着“滑板鞋”唱歌的草根歌手,他叫约瑟翰-庞麦郎。除了他的歌,关于这个人也激起我们强烈兴趣,只不过这次的采访经历,前所未有——这可能是在目前包括今后的记者生涯中都与众不同、印象深刻的一次采访。

第1天

联系采访|差点被当成骗子

联系上庞麦郎并不难,电话打过去,是《我的滑板鞋》里那个质朴的声音。本刊记者看到网上有很多网友在探究庞麦郎的口音到底是陕西还是四川甚至是贵州,由于对当地方言研究不深,无法辨别,只要是歌中的那个声音就对了。熟悉而激动!

一开始庞麦郎对记者是很有戒心的,他不知道本刊,隐约觉得记者是骗子,并且对于报社的所在地问题很敏感。一个广州的报刊,为什么是北京的记者来采访他,再加上还有上海的记者去拍摄,他觉得有问题。经过一番解释他勉强相信,并且要在拍摄时检验上海记者的身份。借此给北京的媒体说一声,麦麦(不知道他介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他,记者深深觉得这个名字更亲切,也更符合他浑身上下的那股可爱气息)是不接受北京媒体采访的哦,但凡你们家报纸杂志上印有“北京出版”类似字样,他都不接受采访!我刊算是躲过一劫,此刻长舒一口气!

让他答应采访也不是很难,虽然上来就要上封面的条件,让记者吓了一小跳。经过沟通,麦麦同意不放大照片,但封面一定要有他的名字,且必须是“约瑟翰·庞麦郎”六个字,仅仅“庞麦郎”是不可以的哦!

采访定在第二天晚上,电话采访。确定了采访时间之后记者很是激动,就要和庞麦郎对话了!记者迫不及待在虾米上点开他的专辑《旧金属》,一遍又一遍地听着他动人的歌声和音乐,试图走近这个90后大男孩的内心世界,即使“摩擦摩擦”早已烂熟于心,记者觉得还是不够,MV也要一遍一遍看,欣赏他动态的帅气和爆表的颜值!访谈全看一遍,贴吧全览一遍,记者有多努力你造吗?!

庞麦郎已赐你采访机会,你还想要什么自行车!毕竟他对本刊不像对别的媒体那样张口就要收费,这已经很感动人了有木有?

第2天

拒绝录音|“从来没有访谈是要录音的”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预定时间,记者拨通他的电话,一遍不接两遍,两遍不接三遍……纳尼?不接受电话采访了?!

“要不然就是面对面地谈,我说的话你们用笔记录下来,可以做笔录。”

“从来没有访谈要录音下来的。”

“这个很不符合规则。”

“这些东西你录下来就有口供了,这是非常常识的问题。”

“你们都会保存下来,这个不行,不管是谁都不会这样做的。”

“文字采访和电话是一样的。”

“我都允许你拍照片了,你还要录音干吗?哼……”

我……好吧!听你的,不录了,改文字!记者详细列了一个文字采访提纲发给了麦麦,麦麦答应记者会详细回答,并确认第二天的拍摄如期进行。结果发现,记者真的很天真。

第3天

文字采访失败,拍摄遭拒|“改我档案,我要起诉他”

转天中午记者收到麦麦发回的邮件,不错,洋洋洒洒15页。记者明明记着发过去的是3页多一点点,怎么回事?怎么一个问题只有不到十个字的回答?嗯?这几个问题怎么又复制粘贴了一遍?唉? 这几个问题怎么前面一种回答,后面又一种回答?也许麦麦的word习惯,记者没有参透……记着麦麦说一定不能随意篡改他说的话,记者虔诚地找他确定到底使用哪一种回答,因为里面有些回答实在相去甚远,麦麦的回答十分人性:“我想给你们多一些回答,你看哪个好就用哪一个。” 哦,原来可以这样。

说到这儿记者想起来,庞麦郎在今年年中的时候是签了一家北京的彩铃公司的,就在虾米音乐找过去谈拍摄MV后,拥有《我的滑板鞋》编曲版权的这家公司随后就签下了庞麦郎。只不过现在的麦麦人在上海,只怕是管不到了,没有公司派去的经纪人或助理,麦麦一个人居住在大上海处理来自五湖四海的邀约和采访。“有些商业合作应该是公司出面谈的,但庞麦郎抛开公司,他法律意识非常淡薄,这也是我们非常担心的”, 虾米音乐庞麦郎MV拍摄项目的负责人说。

随后记者继续和庞麦郎约好当天晚上对于文字采访的内容再次进行确认。从中午到晚上8点这么长的时间,记者生怕再出现什么导致这次采访有变,再拖可就到截稿日了呀。

晚快八点,记者拨通电话,没人接,一直没人接……苦等一位男子的电话是什么滋味,单身多年的记者终于如愿体会到了。

11点左右,来电了!庞麦郎回电话了!记者惊坐起,润润嗓子,接起电话。

“《XX周刊》采访我的内容,在网上到处乱发。”(接下来的事情是来源于一个事件:麦麦看到有人把他百度百科的出生地由台湾基隆改成了陕西汉中,非常不能接受,并一口咬定是之前一个采访者干的,这个人要么不怀好意“造谣”,要么就是骗子。)

“采访的内容怎么可以在网上发布?”

“他是冒充xx周刊的骗子,你怀疑吗?”

“他不发布的话也没人知道这个事情。”

“我联系上他,他就完蛋了。”

“他这样搞,我如果起诉他的话,他得赔偿我多少万呢,他会赔偿我几十万!”

“我好心好意地免费给你们访谈,然后你在网上到处乱发。”

“这件事情必须搞清楚,不然会造成不良影响。如不调整的话,我以后不做访谈了。”

“把我档案都给改了,这还了得!”

“档案资料是随便能改的吗?”

“这个(他的真名)对歌手来说是不能公布出来的你知道吗,即使我给你说,你也知道这个东西是不能公布出来啊。”

“我现在很烦,我要把档案问题解决了,档案问题影响到我的发展,影响太不好了。”

“他绝对是骗子,他在网上发布,他是要传谣言的话,我要告他他会坐牢的。”

截至本刊截稿,庞麦郎也没有处理完这个事情答应我们的拍摄。

通过这几天的沟通和接触,记者突然很伤感,一个从民间出来的草根歌手,爆红以后面临的东西会让他不知所措,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措手不及。“刚跟他接触的时候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腼腆的人,专访他非常累,而且他经常答非所问,最近他是不是诱惑太多了,身边接触的人也不一样了,他的一些想法确实是起了变化。”虾米的负责人有些担心他。“一下子爆红了,所以他会对自己的利益考虑会比较多,但是他又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会闹出一些笑话。”一位曾采访过庞麦郎的记者说。接触过庞麦郎的媒体或记者都会感受到,这会是一次不同以往的采访经历,他不理解我们所认为的那些再正常不过的所谓“行规”,他思维有些怪,需要你去耐心沟通甚至开导。谁也无法预知他未来的发展,只希望他能够慢慢学习,慢慢适应,不要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成为一场娱乐盛宴后的悲剧主角。

南都娱乐×约瑟翰-庞麦郎

“左小祖咒我知道,但我没听过”

约瑟翰-庞麦郎,本名庞明涛,自称出生于台湾基隆,姑姑在汉中,来大陆生活已有六年之久。他说自己讲的是普通话,“我在大陆和你们说台湾口音这样沟通起来方便吗?”他这样说。关于出生地和祖籍的问题记者已经不想去探究,只是知道他目前住在上海的一家140块一晚的宾馆,办理入住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证。

南都娱乐:为什么选择那张红底的照片做头像?那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摄的呢?

庞麦郎

:是2012年拍摄的,我觉得那张照片很好。

南都娱乐:MV的拍摄过程最有趣的地方在哪里?里面被很多女孩子簇拥,这种感觉怎么样?

庞麦郎

:在街上跳舞最有趣。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南都娱乐:MV中的穿着打扮是你喜欢的Style吗?私下喜欢穿什么类型或者牌子的衣服?

庞麦郎

:是的,只要好看的衣服我都喜欢,牌子吗……什么牌子的都可以。

南都娱乐:现在家里有几双滑板鞋呢?买鞋时,好看和舒适你倾向于哪一个?

庞麦郎

:家里的滑板鞋有几双?3双。倾向于哪一个嘛……我觉得既要舒适又要好看。

南都娱乐:《我的滑板鞋》在网上有很多版本,朗诵版、东北话版、粤语版,你听过吗?最喜欢哪个版本?

庞麦郎

:我喜欢自己唱的版本。

南都娱乐:《阻止你哭泣》是你的情歌处女作,这首歌写的是自己真实的情感经历吗?

庞麦郎

:是的,是自己的真实情感。

南都娱乐:你喜欢和什么样的女孩子谈恋爱?

庞麦郎

:可爱、和蔼、善良。

南都娱乐:娱乐圈中的女明星,哪个比较符合你选女朋友的标准呢?

庞麦郎

:我想想……还不知道。

南都娱乐:你喜欢的歌手是谁?平常听谁的歌比较多?听过左小祖咒的歌吗?

庞麦郎

:喜欢的歌手有迈克尔·杰克逊、少女时代、EXO,只要好听的歌我都喜欢,流行、古典、摇滚我都喜欢。左小祖咒我知道,是大陆歌手吧,但他的歌我没有听过,有时间去听下。

南都娱乐:现在比较火的《小苹果》、王蓉的《小鸡小鸡》、大张伟的《胡撸胡撸瓢儿》还有台湾萧小M的《小鸡哔哔》,你喜欢吗?能分别评价一下这四首歌吗?

庞麦郎

:还可以。

南都娱乐:网上有这么多网友热捧你,感觉怎样?

庞麦郎

:感觉很棒,真的,很高兴,很感谢。

南都娱乐:也有很多朋友不理解你的作品,甚至说“太难听”了听不下去,这种说法你怎么看?

庞麦郎

:可能是他们不理解我的作品吧,说“太难听”我不喜欢耶。

南都娱乐: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期待或者愿望希望能实现的?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歌手?

庞麦郎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流行、摇滚歌手。

南都娱乐:现在居住在上海?今后会选择在哪个城市生活呢?你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

庞麦郎

:还不知道,我一直在做独立音乐人,我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