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节前的市场急转直下,许多企业商家表示压力山大。面对眼下的销售损失,应当怎样看待得到与失去的关系?面对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做出怎样的调整?在专家看来,之前的买卖兴旺,制造出的是“泡沫化”的消费数字,是缺少内生质量的经济。而经历过“去泡沫”的阵痛,才能迎来健康的市场、健康的企业。

北京晨报:从目前看,除了销售下降,“禁礼令”对商家的冲击还表现在哪里?

朱丹蓬:高端月饼滞销带来的影响并不仅仅局限在月饼圈里,甚至会冲击到核心商圈的商铺租金,“当商家开始收缩时,高昂的店铺租金自然会下来”。当暴利无以为继时,商家会选择关店或是远离租金高昂的核心商圈“过冬”。

北京晨报:这种冲击,是否对拉动消费有不好的影响?

朱丹蓬:还记得一张月饼券的旅行经历吗?每年中秋,很多单位都会发月饼券,这些月饼券很大部分并不会兑换成月饼礼盒。相当大一部分的月饼券被以5折的价格卖给黄牛党,黄牛就有了一到两成的进账。一张月饼券的旅行并未就此终结,它有可能被黄牛再加价卖给别的消费者,最后,黄牛会把倒卖不掉的月饼券以4折到5折的价格卖回厂家。

月饼券转了一圈,厂家实际上却并未卖出一个实实在在的月饼,但账面上也有了至少一成的盈利。对此有人戏称:月饼券俨然已经成为了“期货类的金融产品”。

而以往轻轻松松就能挣到钱的倒券黄牛们也表示,今年的日子很难过。这就说明,建立在泡沫上的消费,本身就不具备顽强的生命力。

北京晨报:除了腐败,这种泡沫消费还会带来什么危害?

朱丹蓬: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大闸蟹、高端茶叶等礼品市场。近年来,高端礼品价格一路上涨,甚至吸引了投资者囤积居奇,高端白酒和茶叶成了重点炒作对象,民间资本蜂拥而至。自从2007年被爆炒之后,普洱茶近年来再次出现了波澜壮阔的行情,价格普遍上涨了30%左右,而一些被游资和热钱追逐的品类,最高涨幅甚至高达五倍。随之而来的暴跌让许多跟风者尝到了苦果,一名茶商表示,有人年初的时候买了40件大益生茶,结果亏了80多万。有白酒经销商在接近1800元的高位囤了100箱茅台,而现在茅台零售价不到1100元,这种炒作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健康有序发展。

北京晨报:“去泡沫化”后,大众消费回归,企业应该怎样调整?

朱丹蓬:高毛利时代远去,对行业而言,是“挤泡沫”的阶段。“禁礼令”使得高端礼品的消费主体发生变化,政务人群下滑最大,商务人群是坡度下滑,不过这也拉动了正常的中高层消费,大众礼品消费市场开始理性回归。

对企业而言,暴利时代已经终结,商家都在观望中,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为了削减成本,一些商家不得不大幅裁员分流。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更是件好事。以前的暴利是建立在虚拟的基础上,建立在对社会风气、对企业精神、对企业运行能力不利的基础上。

薄利时代的到来促使企业在营运模式、盈利模式、营销模式上重新调整,苦练内功的时代到来了。现在已经有动作快的企业开始渠道下沉,所以一批更优质的企业、更先进的模式,肯定会涅槃而出,从而推动社会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这才是良性循环的百年大计。

晨报记者 陈琼

现场

这些天,煎熬的销售商

大闸蟹:转攻个人消费者

在通州云景南路一家永杰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里,店主主动向记者抛出各种诱人的买赠方案。“如果你买三套价值600多元的特级蟹,赠送一套价值298的特价蟹”,眼看记者不为所动,店主再度“加码”,表示还可以在买赠的基础上再打9折。

大闸蟹经销商王先生表示,在打了一圈老客户电话后,他发现有意向购买的人不到两成。这些老客户主要集中在国企、机关、银行等,以往的“大户”大幅度地削减购买量让王先生十分失落,唯一让他觉得欣慰的是,私企受影响较小。王先生对记者表示,卖得好的都是300元到500元价位区间的套装,这个价位的主流消费人群是个人消费者。

茶商:减少高端茶进货量

在通州八里桥批发市场入口处临街的一排商铺,林立着数十家茶叶专卖店,一家主营铁观音的店主林先生对记者表示,往年中秋节前一个月就进入销售旺季,现在距离中秋节只有十来天的时间了,还没有什么大客户,多以个人消费者为主,卖得较好的是中低端茶叶。价格高的精品茶叶则乏人问津。林先生表示,今年高端市场不好做,高端茶叶的主流消费人群是单位团购送礼。“即使降价20%,也不好卖。”由于销量不尽如人意,林先生减少了高端茶叶的进货量。

酒商:担心资金链断裂

高端白酒批发商李先生的店内名酒林立,这些酒在李先生眼里曾经代表着现金,而现在则意味着库存。李先生表示,前几年根本不用担心白酒的销量。每到中秋前,经销商们都会囤一些酒,然后等待白酒提价。那时候只有关系铁的经销商才能进到茅台,一些经销商甚至做起了囤酒炒酒的投机生意。而今年高端白酒价格回落,让先前高位囤酒的经销商们后悔不已,为了资金周转,一些经销商不惜亏本甩货。

坐在店里,李先生开始怀念起往昔的美好日子。然而残酷的现实是,仓库中的高端白酒接近滞销,中端品牌的周转速度也开始变慢。李先生最担心的是,如果销售再没有起色,资金链就面临断裂的风险。为了缓解压力,李先生甚至在店里开始卖大闸蟹。晨报记者 陈琼

背景

那些年,曾经高端的月饼

还记得那些年的天价月饼么?

最奢华的当数金银月饼,每逢中秋节来临前夕,银行、商场的重头戏是这种外壳用纯金制作、外形酷似月饼的金币。金银月饼的规格从10克至100克不等,这也意味着金银月饼的售价从3000多元至3万多元不等,某金币制造商曾经推出一款重达347克的金银月饼,零售价约16万元。

买金银月饼的发票也有“讲究”,有销售人员表示,金银月饼一般都是开办公用品、劳保用品、礼品等。

金银月饼的实际价格要比实物金条高出不少,但对金银月饼的持有者而言,由于回购途径匮乏,金银月饼的投资价值其实并不大。“买了多是收藏,还不如投资金条”,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金银月饼的价格看,超出了其金银本身的价值,购买金银月饼后想变现会不划算。即使有的银行回购,价格可能也只是按纯金的市价计,所以从投资来说,这些工艺金价值不大。”尽管如此,金银月饼这一昂贵的“应景礼物”每年依然有购买人群。

用高档洋酒、高档茶叶、高档签字笔等商务礼品搭配月饼一同销售的“组合拳”选手则更为常见。对商家而言,卖的并不是月饼,不过是在月饼节的时候卖礼品搭售月饼而已。以高档酒店、会所加工制作的月饼则苦练内功,鲍鱼月饼、燕窝月饼,各种飞禽猛兽,有什么高档食材都能往上招呼。但这两种月饼比起金银月饼却是小巫见大巫。真金白银做成的“月饼”,能当钱花、能变卖、但就是不能下咽,颇受送礼者喜爱,甚至还出现了“手快有、手慢无”的抢购现象。

而将上述几种形式结合生产的天价月饼出现,虽说一时间赚足了眼球,但也引来了巨大的争议。2004年,在郑州出现了一款售价为6900元的花好月圆纯银月饼,重1公斤,月饼上镶着56颗天然宝石。在昆明,一盒月饼竟然高达31万元。该月饼礼盒除配有奥林巴斯数码相机一台、摄像机一部、五粮液一瓶、派克金笔一支、名牌打火机一个外,还配有高级保健品、茶叶等。更为离奇的是,这盒月饼还配有一套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