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照镜须自知,无盐何用妒西施。”自古以来食盐作为百姓生活必需品一直是由政府专卖。从2001年开始,我国已先后发起6次盐业体制改革,但每次都因某种原因搁浅。昨日工信部首次确认正加紧研究制定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总方向是取消食盐专营。

中盐的“反对票”

事实上,多年来盐业改革一直呼声较高,但进展一直缓慢。2005年国家发改委提出制定盐业改革方案,调研到2007年形成草案。但后来对于盐业的管理由国家发改委移交至工信部,盐改工作搁浅。2009年底,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组建盐业体制改革工作小组,再次提出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此后一直没有明显进展。

此前媒体曾披露,盐改之所以迟迟未能推进,其阻力多来自于盐业既得利益群体的反对,矛头直指中国盐业总公司(以下简称“中盐”)。而一位接近工信部的盐业人士透露,今年8月,工信部召集全国30余家盐企进京商讨盐改事宜,中盐就对盐改投了“反对票”。

目前市场上400克装的食盐售价在2.5元左右,而成本仅为0.5元左右。除此之外,这背后也可能存在贪腐的嫌疑,因为食盐专营体制实行区域封锁,易生腐败。专家认为,在这样的现实境况下,无论是为了民生的考量,还是为了廉政的考虑,“废止盐业专营”都是必须之举。

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商务部市场运行调控专家洪涛表示,盐业改革最大的阻力就是体制内,尤其是盐业公司,现在中盐依靠专营处于垄断地位,没有竞争对手,紧靠政策就可以获取暴利。而废除专营后,大家都可以参与进来,中盐优势就没有了,而且由于体制僵化、效率低下,很可能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所以才会迟迟不愿改革。

盐改方案第七版

今年以来,盐业改革步伐明显加快,2月18日,被中盐总公司视为“先行先试,推动盐业改革”的中盐股份正式挂牌,其中盐持有中盐股份92.4746%股份;8月29日,中盐总公司在京召开干部大会,国务院国资委宣布任免决定,李耀强担任中盐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兼中盐股份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原中盐董事长茆庆国到龄免职退休。业内认为,从成立中盐股份,到更换中盐公司领导层,都表明这次中央改革盐业的决心很大,推进盐业市场化势在必行。

10月29日,中国盐业协会披露,国家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议已通过第七套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并在各部委完成意见征求。方案的核心为2016年起废止盐业专营,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

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内容包括六部分:一是盐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思想和目标原则;二是取消食盐专营、许可经营制度后实行最严格的食品监管制度;三是健全食盐储备体系,确保食盐安全供应;四是加快盐业体制调整提升产业竞争力;五是健全法律法规,实施依法治盐;六是强化领导落实各项任务。

东方艾格食品分析师马文峰指出,自古以来食盐采取专营,一方面,以前食盐是一种稀有产品,也基本是惟一的调料,对社会稳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但现今替代食盐的产品有很多,食盐的重要性已经不如以前;另一方面,此前采取专营政府看中的是由其带来的税收,现在食盐价格已经很低,其税负占整体财政已经很低。总体来看,食盐专营的基础已经不存在,废止只是迟早的事。

政企分家

记者了解到,目前省、市、县三级盐务管理局,不仅具有区域内盐业监管、计划调配职能,还掌握着食盐的经销业务。而经销业务则由管理局的另一块牌子“盐业公司”来负责。盐务管理局与盐业公司“两块牌子,同一套班子”,在食盐专营体制下,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

马文峰坦言,目前盐业公司既是市场参与者,又是主管部门,未来废止盐业专营后,盐业公司的行政权肯定也要剥离,预计行政职能会被并入到食品药监局,这样才能保持市场公平合理的竞争。

洪涛认为,短期内中盐公司应该还是国内最大的盐业公司,市场更加多样化,有利于降低整体市场价格,但不排除可能一些高端盐的出现。

在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看来,在完全市场化后,随着品牌的增多、市场主体的多样,势必会对监管提出更大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