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市民霍先生家的冰箱里,藏着一个打不开的“心结”——一袋等待检测真假的羊肉卷。怀疑买到掺假羊肉卷的他去找检测机构,可要么鉴定不了,要么收费太高,想通过私人在实验室鉴定,却又因为缺乏相关资质,无法出具报告。

买的“羊肉卷”,吃着没羊肉味儿

“是真还是假,这是个大问题;吃还是不吃,让我很纠结。”22日,济南市民霍先生又一次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的一袋羊肉卷叹起气来。

这袋羊肉卷已经在冰箱里躺了一个多星期,霍先生打了十几个电话,找遍了熟人,也没能为它“验明正身”。

一个多星期前,儿子想吃涮羊肉,霍先生在花园路一处菜市场买了两斤羊肉卷,每斤32元,可往锅里一放,肉就老了,有点硬,没什么羊肉味儿。他越想越不对劲,怀疑买到了掺假羊肉,“老板说保证是纯羊肉,可吃着咋一点都不像呢?”

第二天,霍先生又去这家肉铺买了一斤羊肉卷,准备去做检测,查个究竟。

然而,接下来的遭遇让他失望连连。霍先生说,他找了五六家检测机构,多数称鉴定不了羊肉的真假,终于有一家说能做,但要价4000多元。“我买肉才花了32块钱,再花4000块钱去做这个检测,成本未免也太高了吧,还是别鉴定了。”

造假工艺增加难度,检测啥肉得比对DNA

为了验证霍先生的说法,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致电多家检测机构。

得知想以个人名义检测羊肉是不是假肉时,济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的工作人员说:“我们这里没法检测假肉,这个需要DNA检测。”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工作人员表示,实验室可以检测,但检测费用较高。“因为不知道其中掺杂了什么,需要检测多少种成分才能查出来。”该工作人员说,检测费用高的甚至达数万元。

多家食品检测机构也是如此,大部分没有能力检测羊肉真假,部分能检测的也需要高昂的费用。

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羊肉卷造假主要是掺入鸡肉、鸭肉甚至狐狸肉。加工时,先将所有品类的肉都打碎,搅拌混合并加入羊油,冰冻成肉块,再重新切片。

“这给检测造成很大困难。”齐鲁工业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何金兴博士说,检测是不是肉比较容易,如果羊肉中掺杂了多种其他肉,检测难度自然更大。因为不知道里面掺的是什么肉,所以就需要准备各种可能肉类的现成DNA片段资料,然后与待检测“羊肉”中提取的样品一一进行DNA比对。

何金兴说,实际上,多数检测机构都做不了,因为鉴定价格太高,除了职业打假人,普通消费者很少有人愿意花这个钱,检测机构也就不愿意购置设备。

食品产业庞大,检测能力不足

去年,安徽大学生薛纯到市场上购买了66个样品羊肉串,经过学校实验室鉴定,只有两成是真羊肉。薛纯说,基因检测技术目前已很成熟,检测结论100%准确,一次实验成本上百元。

机构鉴定不了,能不能找薛纯这样的大学生或实验室进行鉴定?

根据《食品检验机构资质认定评审准则》,从事食品检验活动并向社会出具具有证明作用的检验数据和结果的食品检验机构需要依法设立,并要经过相应评价,取得食品检验机构颁发的资质认定证书。

记者在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食品检测机构专栏查询发现,我省共有112家食品检测机构,这些检测机构分属于几个系统。

虽然我省食品检测机构数量居全国之首,但相比庞大的食品产业来说,检测能力仍显不足。

根据《国家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十二五”规划》要求,到明年底,我省食品检测应达到每年153.8万批次以上,而目前全省所有食品安全检验检测能力仅约为13万批次/年,快速检验能力则更加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