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双十一,对于某知名快递公司的快递员黄小雷来说,最兴奋的是认识了一名报社的记者(笔者)。“忙到夜里十二点才吃晚饭的日子,谁会想过?”黄小雷坦白地说,起早贪黑、身体达到极限的一周,对于他这种跑小区的快递员来说,也就多赚2000元。所以这个月的薪水也就8000元上下,他没有达到传说中的快递员都月薪上万,也压根不想月薪上万,因为那实在太累了。

“一抱没”,这是同事们给黄小雷起的外号,因为他的快件总是一抱就没——黄小雷负责一个位于北三环外的老小区,发件和收件量都算是中等水平,而负责办公楼和学校等网购人群集中的片儿区在快递员们看来才是肥差。黄小雷说,被分到老小区一般都是要被取笑的。

尽管平时不忙,但上周是双十一高峰期,黄小雷每天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二点基本上都处在上班状态,而为了能够将快件尽快地送出去,大多数时候早饭和午饭都是在他的三轮车上吃的,而晚饭则是6元一份的炒饼。但如此繁忙的节奏并没有大幅拉高黄小雷的薪水。

仔细打探原因有二。其一,因为地区原因,常常付出了很多时间却没有得到相应回报。在老小区不仅使用菜鸟代售点等代收快递的人少,最为要命的是大部分楼都没有电梯——黄小雷只能将包裹抱着慢吞吞地爬楼梯,时间都浪费在了爬楼上;其二,派件是“薄利多销”的活。尽管双十一期间一天的派件数量由八九十件上升到了200件,但派件的提成收益一件仅为1元到1.5元,这样多出的100件派件量虽然让他累得吃不消,却也没有多赚很多钱。而对于快递员来说,真正赚钱的是收件,一般提成在20%到40%之间。

所以,别看黄小雷忙到脚朝天,但他没多赚多少钱。而在1990年出生的黄小雷看来,他还真不在乎这钱。“前两个月我都休了10天假回河北老家,一个月工资下来也有5000多元,”黄小雷说,“我真不在乎每个月赚了多少钱。”黄小雷说这话有底气,以前在一个知名笔记本代工厂做流水线上的组长时,挣得比现在不少,“但做快递员更自由。”

“没有领导和复杂的关系,派完件我想干什么干什么没人约束我,这样多好。”黄小雷说。此外,在这个90后的快递员看来,干快递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比如大学老师、运动员、老板、画家,还有记者,这是在流水线上当工人没法比的。

自由的时间和开阔的交际空间,在目前和同样做快递员的弟弟挤住在一间屋子里、每天吃路边炒饼的黄小雷看来,比双十一忙着多赚2000元更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