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临近12月,但是玉龙雪山的积雪还很少。

1982年以来,玉龙雪山的雪线变化。

“消失”的雪山

◆游客因素微乎其微

◆主因为气候变暖

雪山,一直是这个地球上最为壮观的地理奇观之一,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你所熟知的那些雪山:玉龙雪山、喜马拉雅山、乞力马扎罗山、阿尔卑斯山……都将不再能以“雪山”为名。

玉龙雪山,天下闻名。

它是北半球最南的大雪山,每年,无数的中外游客络绎不绝来到这里,就为了瞻仰这座神山的风采。

只是,或许多年之后,玉龙雪山就只能被称为玉龙山了,因为,“雪”没了。

据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玉龙雪山冰川与环境观测研究站站长、中国冰川专家何元庆介绍,在过去的数十年间,玉龙雪山的“雪”已经消失了六成以上,而这种消失的趋势仍然在继续,其原因,就在于目前全球的气候变暖这一大趋势。

冰川面积已减少六成

来丽江,如果不去玉龙雪山,等于白来。在某种程度上,玉龙雪山已成为丽江的另一个代名词。

最高海拔5596米的玉龙雪山,位于丽江市北部,分布着19条冰川,如同19条欲腾空起飞的巨大银龙,所以被称为玉龙雪山。在搭乘索道车,上升将近千米的海拔后,来到4500多米的高度,其后,还要在缺氧、寒冷和大风的考验下,沿着阶梯,步行攀爬到游客可至的最高处——位于海拔4680米的观景平台。

所有到达这里的人,面对触手可及的冰川雪山,神情都异常兴奋,不停地在各个角度留下自己与雪山的印记。

“这不都是雪么?”面对记者的提问,很少有游客意识到身后那厚厚的雪层,在过去多少年里,已经在悄然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但也有多次前来的游客不经意间发出感慨:上次来的时候,感觉雪比现在多。

相比游客,丽江当地的居民,对于玉龙雪山所发生的变化,更有切身体会。

本土居民邓先生告诉记者,小时候,他们经常骑马上山,那时候的雪,远比现在多,“雪可以一直延伸到那个位置”,他指着玉龙雪山半山坡的一个位置告诉记者,记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雪山的山岩。在他看来,现在的丽江要比以前暖和许多。

那么,玉龙雪山冰川消融的真相到底如何?科学观测得到的数据不容乐观。

根据何元庆向本报提供的从1982年到2009年的观测数据显示,玉龙雪山的冰川面积从11.61平方公里减少到了4.42平方公里,减少率达到了61.9%。

冰川末端平均海拔高度从4550米上升到了4771米,升高了221米,每年平均上升4.25米。通过对比研究发现,冰川面积变化率较大的冰川,都具有较低的末端海拔高度。与1982年相比,已经有6条冰川完全消失,也就是说,玉龙雪山现在仅存13条冰川,消失的这6条冰川中,末端海拔均低于4400米,平均末端海拔为4217米。

此外,玉龙雪山西南侧的冰川面积减少幅度大于东北侧冰川,消失的6条冰川全部集中于玉龙雪山主峰西侧和南侧,而且南侧冰川末端海拔上升也更为显著。

冰川规模与冰川退缩速率表现出规模越小,退缩速率越大的规律,消失的6条冰川,平均面积为0.44平方公里,小于玉龙雪山冰川面积的平均值0.61平方公里。

融冰导致发生两次冰川崩塌

冰川消融退缩,是什么样一个过程?何元庆以玉龙雪山东坡最大的冰川——白水1号冰川为例介绍说,冰川的消融与积累,其实是一个物质平衡的过程。

“从2008年~2013年的数据来分析,白水1号冰川积累期主要集中在10月中旬至次年4月,消融期在5月至11月中旬,为明显的冬季积累、夏季消融过程。随着海拔升高,夏季冰川消融量减少,冬季冰川积累量增加。”何元庆介绍说。

记者在一组对比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自1982年以来,白水1号冰川末端退缩的巨大变化:总体上处于上升状态,并且近期上升幅度还在加剧。

1982年,白水1号冰川末端海拔为4100米,至2011年末端海拔已经上升至4365米,29年间冰川末端海拔高度上升了265米,末端海拔平均每年上升11.3米。

何元庆告诉记者,在2004年3月和2009年10月,在玉龙雪山的漾弓江5号冰川分别发生了崩塌事件,与玉龙雪山冰川变化相对应,这可能是海洋型冰川强烈消融退化的另一种形式。

“冰川崩塌以其外在的震撼效果,更容易引起人们对冰川变化的关注。”何元庆说。而且,未来的气候变化,尤其是在极端气候事件的诱发下,冰川周边山体的崩塌将进一步加剧。

何元庆告诉记者,从全国范围来看,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的是,中国的绝大多数冰川都处于类似玉龙雪山这样的消融过程之中。譬如,青藏高原冰川在提供水资源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会影响水资源的总量变化。美国的地球问题专家也宣布,喜马拉雅山冰川正在不断缩小,这将导致恒河和长江等印度与中国境内的河流在旱季出现断流,并由此造成依赖河水灌溉的农业出现严重减产。

此外,在数年前,中国的研究者们已经发现,同样是受全球气温升高的影响,祁连山冰川的退缩正在加速,从1956年至2000年,祁连山冰川面积已经减少了8.2%。

据记者了解,全世界目前尚存约1500万平方公里的冰川,而中国境内的冰川约为5万平方公里,在这些冰川中,由于受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冰川消融退缩的威胁。

除了玉龙雪山外,占到全国冰川总面积80%以上的青藏高原的冰川,同样在消退中。何元庆认为,长江、黄河都发源于青藏高原,所以,冰川融水的减少势必影响到下游地区。

成因分析

丽江正在不断变热

同样是观测数据显示,近半个世纪以来,丽江年平均气温均在11℃以上,最低年均气温出现在1951年,为11.8℃,最高年均气温出现在2005年,为14.2℃。但是到了1998年后气温增加幅度增大,1998年之前年平均气温为12.6℃,1998年至2008年间的平均气温达到了13.2℃。而十年来的气温变化,也与全球以及北半球的气温变化相一致。

游客影响微乎其微

玉龙雪山冰川的消融是上雪山游客数量增加造成的吗?

何元庆告诉记者,根据他们测算,游客对于冰川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他的研究团队基于能量代谢原理测算了游客人体释放的热量对于冰川的影响。

结果显示,游客人体释放的热量远小于太阳辐射热量,最大时不到玉龙雪山景区开发区域所接受太阳辐射的万分之二,是玉龙雪山全部冰川和白水1号冰川接受太阳辐射量的十万分之九和万分之七。

此外,游客并不直接接触冰川、雨季热能释放的减缓、多风的气象条件缓减热岛效应等因素,也进一步缓解游客释放的热量对冰川的作用。因此,游客对冰川的影响微乎其微,玉龙冰川退缩主要是气候变暖。

冰川会不会彻底消失?

何元庆告诉记者,他们根据各种数据,对白水1号冰川至2050年的变化作出预测。他们预计在未来的40年里,气温在前10~20年内可能会继续上升,在后20~30年内可能会下降,年降水量在未来的30年内可能会经历降水由偏少转向偏多的过程。因此,气温上升虽然会促使冰川加速融化,但降水量的上升会对冰川的融化起到一定缓解作用。

何元庆和他的团队预计,到2050年,白水1号冰川平衡线可能将在现在基础上上升到海拔4910.6米的位置,高出现在位置21.5米。

根据一系列科学计算,何元庆认为,不管在哪种情形下,白水1号冰川到2050年这段时间内都不会彻底消失。

那么,这种冰川消融的过程是否可逆?对此,何元庆则表示,气候是波动变化的,如果将来气候变冷,冰川的退缩过程就会发生逆转,但是何时会有这样的逆转非常难以预测。因为目前全球气候变暖,世界上绝大部分冰川都在退缩,中国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