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息后第二天,温州万科·金域传奇的展厅门前便挤满前来购房的人,仅一上午,万科·金域传奇此次加推的房源便已大部分售出。冰封已久的温州楼市又出现难得一见的“千人抢房”场面。

面对此情此景,最先长舒一口气的无疑是因投身房地产项目而正身处“倒闭潮”危机的很多温州制造业企业。

“前些年,很多温州制造业企业都投身到房地产项目中,但随着楼市持续下滑,很多这样的企业被套牢甚至被拖垮。过去十年来,温州制造业的持续衰落也是不争的事实,面对利润率越来越低的制造业,投身房地产也是很多企业没有出路的出路,包括我本人也曾经尝试过投资房地产项目。”日丰打火机董事长黄发静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十年前,站在人生巅峰的黄发静绝对不会想到十年后的今天自己会面对这样的局面。

2002年3月21日,为应对欧盟针对温州打火机进口的歧视性CR法规,黄发静与当时外经贸部公平贸易局的4名官员一起,自费组成代表团,前往欧洲六国进行游说,最终迫使欧盟取消了CR法规。黄发静不但被称为民间应对国际贸易壁垒第一人,还获得了2003年CCTV年度经济人物,以其为原型的电影《生死之地》更是在2007年被搬上银幕。

“当时去欧洲打赢官司的时候,感觉自己拯救了打火机乃至整个温州制造业,但谁会想到今天竟然会面临比当初更严峻的生存危机。”黄发静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当年,我们公司利润率还有15%-20%,但现在只有1%-3%,员工人数最多的时候接近600名,现在已经不到300名。”

日丰打火机的遭遇并非个案。

黄发静同时担任温州烟具协会会长,他告诉记者,十年前,整个温州打火机行业具有一定实力的打火机企业尚有500家,但现在已经不足100家,而能维持正常生产的大约只有40家,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打火机企业停产。

就连中国第一家通过欧盟反倾销核查打入国际市场、并且曾是温州规模最大的打火机企业东方实业也全部停工。公司总经理李中坚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两年前公司就应该停产,在政府的支持下企业又勉强维持了两年,但今年5月银行的抽贷让企业彻底陷入困境。”目前东方实业给最后几十名工人发补偿金都已经捉襟见肘。

曾是温州最有名的打火机产业的盛极而衰其实是整个温州制造业衰落的一个缩影。

上世纪90年代,温州制造业经历过飞速发展的“黄金十年”。最高峰时,全国30%的服装和鞋、70%的低压电器,以及全球90%的打火机均产自温州。但2000年之后,受全球经济不景气、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人力成本大幅上升等因素影响,曾令温州人引以为傲的制造业开始一蹶不振。“目前温州制造业的利润率只有1%-3%,服装、鞋业、眼镜、打火机等传统制造业每天都有企业在消亡。”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拿打火机行业来说,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美市场急剧萎缩,2010年日本CR法规的正式实施进一步压缩了温州打火机的国际市场,在国内,2008年民航法规禁止携带打火机上飞机,温州打火机大受影响,加上这些年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升,持续不断的价格战,种种原因导致整个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衰退。”黄发静表示。

近三年来,温州楼市持续下滑则进一步加剧了温州制造业企业的生存危机。数据显示,今年8月温州解除限购政策之前,温州楼市已经经历了连续36个月下跌。

“由于制造业利润率越来越低,而前些年房地产价格飞涨,很多制造业企业都投入到房地产项目中, 大企业盖楼,小企业炒房 的现象在温州非常普遍。但随着温州楼市持续下滑,很多企业都被套了进去,最后因资金链断裂被拖垮。”周德文表示。

据今年8月前后温州银监分局调查统计,受商品房价格下跌影响,当时温州“弃房”数量已达1107套,涉及不良贷款64.04亿元。其中,因抵押物价值缩水而“弃房”的比例高达56%。今年6月以来,温州曝出数起企业因房地产项目造成资金链断裂而“跑路”的消息。影响较大的一例是,温州腾旭服饰有限公司前期投入大量资金入股温州绿城“海棠湾”地产项目建设,造成资金紧张,董事长徐云旭涉嫌骗取国家出口退税2000多万元被立案调查。

不过,自8月份温州取消限购政策以来,随着一系列利好政策推出,温州楼市逐渐出现止跌企稳迹象。国家统计局9月18日发布的“8月份70个大中城市房价月度报告”显示,68个城市房价环比下降,仅厦门环比上涨0.2%,温州成为唯一持平的城市,这也是温州楼市在创纪录下跌36个月后首次止跌。特别是11月21日晚间央行降息政策出台后,很多深陷房地产项目的制造业企业终于得到了暂时的喘息之机。

但是,新的危机正在到来。随着年底企业间货款结算期、员工工资支付期和银行贷款还款期的叠加来临,温州的制造业有可能再次迎来一波“倒闭潮”。

“现在温州的经济形势谈不上悲观,也谈不上乐观,但实体经济在今年年底可能还要面临一些风险。”温州市经信委办公室主任陈伟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温州的制造业曾经历过辉煌时期,但短短十几年便陷入 倒闭潮 中,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反思一下,温州的制造业到底怎么了?”黄发静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