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天价学费“打水漂” 培训机构频陷“跑路门”

近日,又一家京城早教培训机构无征兆关门停课,涉及学费近千万元。明明被侵权,家长却维权无门,陷入了“无人应”“无人管”的境地。是机构违规,还是监管缺位?频繁发生的“跑路门”“倒闭门”背后,教育培训市场乱象到底谁之过?

案例

一节课未上万元学费“蒸发”

11月1日16时左右,北京的吴女士像往常一样带着4岁的儿子来到海淀区翠微路凯德Mall四层的创艺宝贝早教中心咨询上课事宜,却发现铁门紧闭,门上多了一纸告示,称“因内部整顿暂停营业”。刚预付过2万元学费的吴女士不相信“被跑路”,找到物业管理人员才被告知,前一天还在营业的早教中心已经人去楼空。

吴女士叫苦不迭:“我儿子连一节课都没上过!”家长们致电创艺宝贝早教机构上海总部,总部回应:“总部与各中心是加盟关系,加盟店出现经营问题总部无法直接负责。”

经估算,像吴女士这样预支完学费、孩子一节课都没有上过的家长有15名,上过课但仍有大部分课程未上的学员近400名,涉及金额近千万元。

家长们到公安机关报案,联系教育和工商部门。而据工商部门的回复:“找不到该公司,无法解决此事,建议去法院。”

此案并非个案。近年来,“无征兆关门”甚至人去楼空、卷款而逃的现象在各地接连发生。如2013年11月,有15年历史的上海易思教育老板卷款出走;2014年10月,广州旭日教育培训负责人携款跑路;同年11月,常青藤教育培训部分门店关停……

分析

培训机构定性模糊违规设立

业内人士分析,频繁发生的“跑路门”“倒闭门”背后,折射出教育培训市场行业的诸多乱象。

乱象一:定性模糊违规设立。根据《北京市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设置管理规定》,成立教育培训机构需到教育行政部门申请注册登记并设有一定门槛。但业内人士透露,业内惯常做法以教育咨询公司或文化公司的名义向工商申请注册,无需教育许可就能培训营业。

乱象二:多头管理实为无人管理。上海市教科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圣足表示,一家培训机构的运营涉及教育、民政、工商、财政、建设等政府部门与行业协会,但绝大多数培训机构属于超范围经营,并未纳入行政许可范围。而教育部门又没有对其经营行为加以干预的权力,于是就形成了监管盲区。

乱象三:预收高额天价学费。记者走访了多家培训机构后发现,其学费通常是跨年预支。家长常女士说:“根据培训中心给出的报价一算,肯定是长期班划算,就这么一报就是好几万元。”

乱象四:培训班成“敛财”班。一些培训机构开办者抱着牟利敛财的动机,一旦经营不善,必然导致关门歇业的后果。“加盟培训机构是一个短时间内聚财的好途径。各地分公司都是独立法人,出了问题宣布破产就可以一走了之。”一名知情者说。

观点

缺乏监管培训市场待规范

迎合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急切心态,教育培训市场的“蛋糕”越做越大,然而由于缺乏监管、约束,因而风险巨大。如何规范教育培训市场?如何约束培训机构经营活动?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顾问邱宝昌说:“预付费式消费与培训机构破产跑路有直接关系,因此解决预付费消费问题能预防并缓解此类事件的发生。”

董圣足建议,首先应从立法上明确解决教育培训机构的准入问题,将其纳入行政许可范围,加强对其的管理和规范;其二,对培训类学校做好分类,明确哪一类机构受制于哪一个部门,并在教育部门、人力社保部门、工商部门之间建立起联动机制;其三,形成可靠持久的监督保障制度,重点做好信息披露、风险防控,可在企业经营过程中引入“风险预警机制”和“紧急干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