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获悉,广州将要在公交、地铁、出租车、水巴以及有轨电车这五套公共交通系统之外,恢复、重建交通慢行系统,即增加自行车道和步行道路,使“人们在租房、买房的时候可以选择通过步行或自行车半小时之内能到达的区域,减少城市交通的压力”。

记者近日从相关部门获悉,增加公共自行车系统在全市初设10个示范点展开调研,其中珠江新城、金沙洲作为首批先行试点,目前已进入实地测试阶段。未来广州有望在全市的公交、地铁、BRT站点、商业区、学校、公园,以及居住区周边就近开设公共自行车站。

广州公共自行车

运营数据

(以规模最大的广州市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例)

116个服务点

6433辆公共自行车

3336个锁桩

2.6万人次的最高日租用量

99.98%的租用者都是在一小时内还车

4年来政府每年约投入补贴上千万元

2000万元 去年从车牌竞价收入中安排广州BRT沿线公共自行车项目的支出

珠江新城金沙洲率先测试

记者近日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正在测试中的公共自行车站,主要布点在公交、地铁、BRT车站、商业区、学校、公园,以及居住区周边,基本覆盖全市交通频密地区,接驳“最后一公里”。

珠江新城和金沙洲是该项目拟定的10个试点中饮得头啖汤的2个测试片区。据介绍,珠江新城片区设点测试,是基于与原有公共自行车系统对接的考虑,对接后有助于打通公共自行车道网络,其中天河北、沿江大道、广州大道、华景新城等道路上分别设立有测试点,测试点尽量接驳地铁、公交和BRT车站,“下了车再步行几百米才找到单车站”的情况或将不会出现在未来的公共自行车系统中;而金沙洲片区设点测试公共自行车,则是出于“补漏”的考虑,据介绍,金沙洲内目前有大量居住小区,公交服务欠缺,区域内市民主要依靠地铁与城市中心连通。在金沙洲内有3个地铁车站,如何连接地铁车站到达居住小区,解决市民到达地铁车站是公共自行车系统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而六号线开通后地铁首站往往就挤满了人。公共自行车系统扩展后,将成为连接金沙洲至岛外的重要交通方式。

除了与原有BRT沿线的公共自行车形成网络覆盖,测试中各片区自行车站之间的距离也不远。400米是这次测试的平均点距,即在有公共自行车覆盖的片区内,一个车站与其临近车站的距离大概在400米左右。

为设点停公共自行车,少量路内停车位或将取消。据透露,测试中发现,取消一个路内停车位就足以设置一个小型公共自行车租赁点,这在公共自行车及锁桩数量较少而且难以腾挪其他公共交通设施的片区比较适合。此外,据透露,此次测试中还考虑了在不影响现有交通秩序的前提下,将部分人行道、绿道改造成公共自行车租赁点。

公共自行车公司都亏本 政府每年补贴上千万

目前,广州有三家单位运营公共自行车系统:广州市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广州锐途自行车租赁有限公司、广州大学城公共租赁服务有限公司。

其中,广州市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116个服务点以东部BRT沿线形成网络,市民使用得最多。该公司负责人介绍,从2010年6月投入运行至今,已经累计投入车辆8850台,最高日租用量突破2.6万人次。

该负责人称,作为三家运营公共自行车系统中唯一得到财政支持的公益项目,该公司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开通只需交300元押金即可办理,目前的收费方式是第一小时免费,第二小时1元,第三小时2元,超过三小时按每小时3元计费,一天最高限价30元。该公司统计发现,截止到目前,有99.98%的租用者都是在一小时内还车,运营公共自行车成了“赔钱买卖”。

据广州市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透露,该项目运营4年来政府每年约投入补贴上千万元,而去年从车牌竞价收入中安排广州BRT沿线公共自行车项目的支出就达2000 万元。这些钱去哪儿了?该负责人称,这些补贴都分摊到了人工成本、车辆维修维护等日常运营费用上。

其他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也差不多。

广州市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广州公共自行车系统目前运营费用高居不下,部分原因是因为自行车数量远大于锁桩的数量,造成一半自行车无法停入锁桩中,自行车只能拿铁链锁在车站旁边,这部分自行车借车与还车完全依靠人工服务,造成系统运营费用开支,加大财政负担;其次由于目前系统软件及硬件系统存在的质量问题,导致管理、维护费用过高,用户体验降低,且影响了公共自行车系统的形象。

“锁桩数量应大于公共自行车的数量,公共自行车站点可实现自助借还,不需要大量一线员工,节约运营费用。”曾参与BRT沿线公共自行车系统研究的交通与发展政策研究所公共自行车项目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广州市公共自行车系统的运营经验,建议锁桩和自行车的比例采取1.3:1的比例,确保系统能自助运行。

同时,交通与发展政策研究所建议,在收费方面可以考虑借鉴国外不少城市采用的“半小时内免费+会员费+低收费”的模式,即收取经常使用者的年会员费、月会员费或周会员费等;首半小时免费,随着时间增加,收费快速增加的模式。据称,这一收费鼓励短时使用公共自行车,而不鼓励长时间占用公共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