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管得了手机管不住人心 大学课堂无手机能做到吗?

近日,福建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发起“无手机课堂”活动,倡议大学生在上课前将手机关机并统一放在收纳袋内。据悉该活动属自愿性质,也无奖惩措施。

12月15日下午,记者前往该学院旁听大二的“教育统计学”课。课前,学生们陆续将手机放入讲台上标有学号的收纳袋中,随后班干部用手机拍下收纳袋中上缴手机的情况。

记者注意到,课堂上共有92名学生,其中有19个人未自觉上缴手机。上课时,坐在前七排的学生认真听讲,而坐在后三排的几个学生则不时开小差。有个男生大部分时间在低头玩手机,还有几位未上交手机的学生用手机拍教师演示的课件。

该学院的部分学生表示对“无手机课堂”还不太习惯。一位杨姓女生介绍说, 出台这个规定之前,一半以上同学上课时都是“低头族”。一位张姓大二学生坦承,自己喜欢刷微博和朋友圈,“一下子没了手机,觉得很没安全感。现在上课时还常常下意识摸口袋掏手机”。她还说,有的同学用手机壳或充电宝冒充手机放入收纳袋,也有人有两部手机,上缴一部,另一部上课时偷偷玩。

据了解,此前国内已有多所高校尝试推行“无手机课堂”,但有的效果并不理想。福州大学城某高校在实行“无手机课堂”活动一个月后,不得不取消。“刚开始,同学们积极上缴手机,课堂纪律明显好转。但由于这是一个自愿的行为,一些没能抵制住手机诱惑的同学后来便不再上缴手机,导致活动开展不下去。”该校一位知情者透露说。

“对于手机的依赖是许多年轻人的共性,即使没有啥要紧事,上课时总会不自觉地拿起手机看一看,这样心里才踏实。”华侨大学大三学生肖霞认为,“无手机课堂”活动有利于减少上课“低头族”现象,也有利于提高课堂效率。在她的印象中,“老师是很不喜欢学生们上课玩手机的”,有一次老师发现有学生在玩手机,十分生气,要求每个学生回去写篇反思文章交上来。

福建农林大学大二学生杨惠明觉得,“倡导‘无手机课堂’本意是好的,但不能用强制手段”。在他看来,管得了手机管不住人心,即使手机上缴了,但想看的人还是会想办法的,“有的同学就明确表态,如果有这样的规定,他会再购买一部手机用于应付上缴”。

闽江学院电子系党总支部副书记杨晓认为,“无手机课堂”活动对于一部分愿意学习但缺乏自我约束力的学生是有效的,但对教师授课内容和形式不感兴趣的学生可能效果不大。她建议,除了上缴手机外,教师也应提高课堂吸引力,内外结合,效果才会更好。

“在新媒体时代,手机不仅具有通讯和娱乐功能,也可在课堂上起辅助作用。”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丛春华表示,对于手机的管理不能一刀切。大部分理工科学生学习注重计算和思考,统一收缴手机有利于他们集中精力学习。但文科学生学习信息量很大,如果没有用手机拍课件,只是单纯地靠笔记,可能跟不上教师上课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