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被驱逐”艾滋男童坤坤入学上课啦

12月19日,坤坤家里有棵柚子树,果子是他最爱的玩具,可以踢可以扔,他一个人能玩得不亦乐乎。

坤坤对数字没概念,老师花了很长时间才教会他认识阿拉伯数字1到5。第二天,复习功课时,坤坤只能数出1、2,到下午课程结束时,坤坤能认全1到10了。谢浩供图

“坤坤学会从1到5的阿拉伯数字啦”,“被驱逐”艾滋男童坤坤自12月22日已开始上课,据其辅导老师谢浩介绍,上课第一天,“他学得很慢,但有兴趣”。

四川省西充县副县长何德清昨日告诉记者,当地政府已出台救助坤坤的综合方案,包括派专人指导坤坤进行规范化免费抗艾滋病毒治疗,落实心理辅导专家,对坤坤定期进行心理疏导;就近落实坤坤就读学校,办理好入学手续,落实专门教师对其进行课程学业辅导;乡政府安排专人对坤坤进行全程陪护,矫正其不良行为等。

何德清表示,如时机成熟,不排除坤坤被专业抗艾机构收养的选择。“但目前我们暂不考虑,政府有能力照顾好坤坤。”

【就学】

学校劝服同校其他家长

据西充县教育局局长蒲道林介绍,县教育局已就近落实坤坤就读学校,办理好了入学手续。由于此前坤坤没上过学,学校目前指派老师对他进行一对一课程辅导,等他基本具备条件后,就可融入普通学生群体中读书。

“坤坤很爱动,他的注意力最多只有5分钟”,谢浩说。12月22日,坤坤首次接受谢浩的专门辅导,从早上8点半至下午4点,谢浩为坤坤安排了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数学课和游戏。坤坤很爱动,在座位上只能坐5分钟就开始乱动,对踢球、玩积木等游戏感兴趣。

谢浩说,坤坤对数字没有概念,谢浩花了很长时间,才教会坤坤认识阿拉伯数字1到5。第二天,复习功课时,坤坤只能数出1、2,到下午课程结束时,坤坤能认全数字1到10了,“坤坤智力并没有问题,只是学得慢一些。”

坤坤还不会写字。语文课上,谢浩教坤坤看图说话,坤坤能认出课本上画的牛、狗、猫,但认不出电器类物品。

谢浩听村民说坤坤喜欢点火烧东西,于是给坤坤讲了个故事:一只兔子不小心点火把房子烧着了,房子旁边有个雪人被火融化了。坤坤对着图画上融化的雪人露出同情的神态。谢浩趁机问,“你以后还会不会点火烧东西。”坤坤摇摇头说,“不会。”

“坤坤虽然比较调皮,但他不是一个坏孩子,由于隔代教育和此前学校教育的缺失,他没有学会基本的礼仪,做出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我现在教给他正确的行为规范。”谢浩说,他将每天对坤坤进行8个小时课程辅导,预计将持续2-3个月,等坤坤掌握基本的学习技能,就可以跟班就读。

坤坤就读的小学壁橱宣讲栏上新贴了防“艾”科普知识资料。该校校长张晓凯告诉新京报记者,为迎接坤坤入学,学校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已安排卫生防疫站到学校开展防“艾”科普知识宣讲,对学校师生、家长进行思想动员。

张晓凯说,刚开始听说坤坤要到该校读书,家长“炸开了锅”,有家长情绪激动地表示,如果坤坤要到该学校读书,他们就把自己的小孩转走。经过多次思想工作,家长们情绪基本平复。“按照属地原则,坤坤就应该到我们学校读书,任何人不能剥夺他入学的权利。我们会对他多加关照。”张晓凯说。

【治疗】

体内艾滋病病毒传播几率低

据西充县卫生局局长何春介绍,县卫生局已指派县人民医院一名医生对坤坤的病情进行诊断和专业指导治疗。从目前情况来看,坤坤的身体状况良好,体内艾滋病病毒载量低,身体没有任何器质性变化,艾滋病病毒传播几率低。

何春透露,坤坤已开始接受免费抗艾滋病毒治疗,有专人监督、指导坤坤按时服药。在理想状态下,坤坤体内的艾滋病病毒载量将逐渐减低,再过半年他体内的艾滋病病毒可能基本检测不出来,病毒传播几率几乎为零。但这种治疗必须长期规范服药。

南充市精神卫生中心易全民是坤坤的心理辅导专家,负责每周定期对坤坤进行梳理辅导。12月19日,他进行了第一次心理辅导,“这孩子比较内向、自闭、多动,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易全民告诉记者,他刚开始接触坤坤,坤坤对陌生人持有戒备心理,他陪坤坤玩游戏,帮坤坤修理玩具车,逐渐和坤坤建立信任感。“到最后他拉着我的衣袖,舍不得我走。”

易全民认为,目前坤坤需要安静的环境,过度曝光被关注不利他的成长。

【收养】

找到父母征得同意才可收养

尽管当地政府已对坤坤开展一系列救助措施,但坤坤的爷爷罗文辉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希望有专门的社会公益组织能收养坤坤,让他接受更好的治疗和教育。

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6家公益爱心组织与当地政府接洽,愿意收养坤坤。西充县副县长何德清昨日告诉记者,政府不排斥抗艾专业机构收养坤坤,但要等到时间成熟,目前政府不考虑由社会机构把坤坤带走收养。

何德清说,根据当前的收养政策,收养必须征得小孩的监护人同意,但目前坤坤的父母还没有下落,公安机关正在加大力度寻找他们。社会组织要想收养坤坤,必须征得坤坤的监护人和他本人同意,办理相关法律手续,才能生效。目前条件还不成熟,政府将履行照看坤坤的职责。

“中国爱之关怀”是一家对艾滋病患者提供专门照顾的公益组织,该组织工作人员邱磊是坤坤“被驱逐”事件后第一位与西充县政府接触的爱心人士。邱磊告诉记者,据他调查,坤坤的爷爷希望送走坤坤的愿望很强烈,当地村民也希望坤坤被送走接受更好的教育。鉴于坤坤携带艾滋病病毒的隐私已公之于众,按照目前村民对艾滋病的接受程度,坤坤换个环境生活或是更好的选择。如果征得当地政府和坤坤监护人同意,“中国爱之关怀”将给坤坤提供一切必要帮助。

据邱磊介绍,“中国爱之关怀”2005年成立“儿童之家”,专门收养艾滋儿童,有专人对艾滋儿童进行24小时看护,帮助进行抗病毒性药物治疗,指导其身心健康成长。该机构已先后收养了70多名艾滋儿童,目前还有56名艾滋儿童,另20多名儿童或重新被家庭接纳,或已长大成人融入社会。

据邱磊透露,坤坤的处境和此前被媒体报道的广西艾滋男童阿龙类似,阿龙目前已在学校读书,身体和学习状态均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