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昨日在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表示,中国未来收入差距会进一步拉大,至少还需二十年才能真正逆转这个趋势。

收入不平等不能一夜间解决

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基尼系数自2003年的0.479呈波动向上趋势,直至2008年的峰值0.491,然后逐年回落至2012年的0.474。按照国际标准,基尼系数警戒线为0.4,一旦超过这一数值就表示收入差距处于较高水平。

樊纲昨日表示,中国在减少贫困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目前已经把30%左右的贫困农村人口转移到城镇中,但这意味着仍有70%左右的农村人在农村生活。同时,由于城镇中对于农民缺乏基本性保障,导致农民很难在城市中立足,因此收入不平等问题没有根本性的改善。

樊纲认为,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基尼系数连续四年下降,这是一个好的势头,但收入不平等问题不可能一夜之间解决,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中国有如此庞大的人口,整个社会的变迁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任务”,他说,中国未来收入差距会进一步拉大,至少还需二十年才能真正逆转这个趋势。

新一届政府高度重视户籍改革

对于目前许多农民工进城后无法享受到如医疗、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的问题,樊纲表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户籍制度,另一方面是土地制度。他称,本届政府高度重视户籍制度改革,但这也不能一蹴而就。

长期以来,户籍制度被认为是制约城镇化发展的瓶颈。6月26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国务院关于城镇化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明确提出户籍制度改革方向:全面放开小城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合理设定特大城市落户条件,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

目前,包括济南、郴州等地已率先试点户籍制度改革。如济南规定将在现行落户政策的基础上,优先把高技能农民工和城市急需的优秀农民工转为当地市民,并要求现阶段农民工落户城镇时是否出让宅基地和依法承包的耕地、林地、草地的使用权、经营权,必须完全尊重农民工本人的意愿,不得强制或变相强制收回。

樊纲表示,农民工融入城市是城镇化的大势所趋。地方政府有责任为农民工提供一系列公共服务,但由于很多公共服务和财政支出都是与户口相挂钩,要厘清这其中的关系需要时间。

■相关李稻葵:QE退出对中国影响不大

由于市场对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QE)政策的预期日益高涨,其对全球经济体,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影响也成为本次达沃斯论坛关注的焦点。昨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表示,QE退出对中国的直接影响不会太大。

李稻葵在论坛间隙接受采访时表示,美联储QE政策的退出可能会使新兴经济体产生分化。经济基本面较好、改革相对比较到位,外汇储备充足的国家受到的冲击不会太大,反而还会因为热钱流入减少而获益;而如印度、印尼、巴西、土耳其等经济基本面不太稳健的国家可能会面临一轮新的考验,希望他们能够利用此次契机推进本国改革。

而对于QE退出对中国的影响,李稻葵表示,由于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可以对QE退出形成较大的缓冲,因此直接影响不大。他还表示,预计国内经济回暖的迹象将持续,明年GDP增速预计在7%-7.5%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