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万唤12年,即将实施的《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目前还难以出现广谱的乐观,把板子打到谁的身上都会喊冤。

历时12年即将于10月1日正式实施的《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汽车三包),可谓艰辛多磨。其中重商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博弈,立法者的价值取向,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消费者热切呼唤、企业积极响应、管理部门力推,似乎成为近来这部规定实施前的和谐景象。难道,多方利益的平衡点已然拿捏到位了?仅从媒体的反应看,情况并不美妙。

过度阅读,还是另有所图?

从本报第一时间得到的信息看,奔驰是第一个宣称遵照相关规定,提前实施三包的豪华车品牌;比亚迪则是首个宣布提前实施三包的自主企业。

以上汽通用五菱为例,其承诺所有购买宝骏品牌(宝骏630、宝骏乐驰)全系车型及五菱宏光(五菱宏光和五菱宏光S)全系车型的消费者,均可提前享受国家汽车三包服务。据悉,此次上汽通用五菱提前执行的三包政策,整车包修期为3年或6万公里,同时还针对部分关键零部件,推出了“5年或10万公里的超长质保期”的政策,高于国家三包规定。长城汽车宣布,除整车享受3年/6万公里(二者以先到者为准)包修期外,长城轿车部分车型零部件保修期最长可达4年/15万公里(二者以先到者为准),哈弗SUV部分车型零部件保修期最长可达5年15万公里(二者以先到者为准)。接下来的动作出乎部分媒体的预料,众多车企已经开始了三包响应的速度比拼。包括上汽、东风标致、奇瑞、上海通用、东风裕隆、一汽大众、长安马自达等车企都已正式宣布提前实施三包,不少车企宣布的三包政策还高于国家标准。

资深汽车人士贾新光向国际商报表示,此次车企热衷于延长保修期,而三包新政的核心内容应当是包退和包换。

记者在采访北京中凯律师事务所张晓雨律师时获知:三包新政的实现要件低于企业标准或行业标准,也属正常,因为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法律法规,为执行层面便捷经济上考量,会有一个适用的起点或底线。

张晓雨说,这次车企貌似反应过度,但不存在阅读理解上的过敏。

也有业内人士称,所谓的提前实施,实际是在作秀,以此增加消费者的好感度。这种声音颇有一定的代表性,但对车企的积极响应,此看法显得不够厚道。

部分车企向本报记者表示,消费者与车企,是一个既对立又统一的利益联合体。提前三包与超长质保等措施,折射出企业对产品品质与售后服务的信心,以及对消费者一直以来负责任的积极态度。

消费者,你是否读懂了?

贾新光不解的是,一部汽车为什么要修理三五次,一次修好不就没有退换的问题了吗?

如果看看这些年比较典型的涉车纠纷,维权的方式、手段、依据等正常途径都变了形。在即将实施三包新政之际,消费者的确需要了解一下与自己密切相关的规定,核心内容如下:

包修:包修期内,出现产品质量问题,由修理者免费修理。

包换:发票开具60日内或行驶三千公里之内,出现转向或制动系统失效、车身开裂或漏油;因严重故障修理2次后仍不能正常使用;因产品质量问题修理时间累计超35日,或因同一产品质量问题累计修理超5次的。

包退:符合更换条件,销售者无同品牌同型号产品,也无不低于原车配置的产品给予更换,消费者可以选择退货。(销售者应于1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退清货款。)

针对即将实施的三包新政,部分媒体和意见领袖给予了解读,代表性观点有三:

以前车辆出现的质量问题,可以经过协商,在事实清楚、责任明晰的前提下,退换车的情况都有发生的可能;三包新政抬高了退换车的门槛,加重强调了保修的责任。贾新光表示,今后这方面的纠纷在所难免。

公正的第三方监测机构尚不具备令人信服和方便快捷的服务,这将直接影响到车辆质量问题的检测鉴定。

三包新政规定“因产品质量问题修理累计超35日,或因同一质量问题修理超5次的,由销售者负责更换。然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并没有提及零部件需要维修多少次才能退换的条款,这一规定不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此外,在新政策配套措施中,曾经列入退换范围的电器控制系统、润滑系统、冷冻系统、燃油供给系统等,均被排除在退、换行列之外,且对于电动车产品的三包也无明确规定。

张晓雨说,对消费者来说,三包新政实施以后,车辆的质量问题依然存在着多种解决途径,比如可以与经销商协商解决,可以找消协寻求帮助,也可以诉讼打官司,但前提是权威机构的鉴定文本。

千呼万唤12年,即将实施的《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目前还难以出现广谱的乐观,把板子打到谁的身上都会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