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老简易楼数十年没通暖气 居民以老人居多

白纸坊北里,二手房均价已经超过4万元的“黄金地段”。如果不是刚刚进入供暖季的一场大火,这里的10余栋三层简易楼和1000多居民可能都被人们遗忘了:没有暖气,没有燃气,木质窗户,居民们接在简易楼一层外的自建房让这里的楼间距堪比大杂院……住在这里30年的老人说,每天睡觉前都会胡思乱想,想着自己有生之年是否还能享受到有暖气的冬天。

探 访

冬天穿得里三层外三层

“白纸坊北里”,现在在北京,很少能再见到这种红底白字的路牌。“你是找前几天着火的那个楼吧?往里走!”路牌下的小摊贩将手指向一片3层的简易楼。这里的简易楼墙面斑驳,灰尘和油渍包裹着像爬山虎一样电线。要不是空调室外机白得扎眼,这些楼与即将拆迁的建筑的区别只是相差一个画着圆圈的“拆”字。

78岁的王奶奶以为记者是来找人,当得知记者来意后,她倒掉刷锅水,“你要是不嫌屋里脏就进来吧。”这间王奶奶已经住了30年的屋子位于简易楼的一层,自建的隔断将房间分割成只放得下沙发的客厅和一半都是床铺的卧室。厚重的穿着让老人的动作更显笨拙,她说这也没办法,没有暖气,这么多年的冬天都是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就是这样,也不能避免自己一到冬天就腿疼的毛病。

这么多年就没人管这片

30年前,王奶奶一家从陶然亭附近的平房拆迁搬到这里,虽然住进了楼房,但没有暖气、没有燃气、没有卫生间的生活并没有让一家人感到和以前有什么变化。每年冬天,王奶奶就会到附近的煤铺去“叫煤”。“以前附近就有个煤铺,但后来烧蜂窝煤的人越来越少,这个煤铺就没有了,只能去南横西街那边的。”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和腿疾的老人要步行将近一小时,然后再添上30到50块钱让工人把一车蜂窝煤送到家里。

直到10年前,老伴因为煤气中毒去世,王奶奶一家才算告别了蜂窝煤,冬天改用空调和电暖气取暖。在刚刚过去的那两天大风降温,老人即使将电暖器开到了最高档,但仍然觉得屋里十分寒冷。“这么多年了,老旧小区改造、煤改气、拆迁,我们看着周围的平房都煤改电了,就是没人管这片。”王奶奶说,她每天睡觉前躺在床上都会想着,自己今年都78了,不知道哪天闭上眼就再也睁不开了,“这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住上干净的、方便的、有暖气的房子了。”

发 现

这里的居民以老人居多

在居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整个屋顶几乎全被烧掉的11号楼。现在楼内的居民全被安置在附近的宾馆,联防队员贾师傅就负责每天在过火的楼周围看管巡视。

虽然不在这里居住,但也是“老宣武”的贾师傅对这片儿也算熟悉。“说起这片儿,基本上30多年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没人管。”他告诉记者,这些简易楼的“年龄”至少在50年。当时房管局建了这么一批房子,来这儿住的有平房拆迁的居民,还有不少当时各种老厂子的职工。

与居住着很多外地人员的棚户区不同,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这里的居民以老人居多,大家见面后都会打招呼聊天,说明基本都是住了多年的老街坊,有很多甚至是三代同堂。因为家里住不下,基本上一层都会接出来居民自己搭建的小平房,这让本来就不大的楼间距最窄的地方只能一个人勉强通过。贾师傅说,虽然现在还没有公布起火原因,但他觉得有可能是和冬天大家都用空调和电暖气取暖有关。“你看,三层几乎家家窗户外面都有空调室外机。幸亏那天没有刮大风,不然真的要火烧连营了。”

今年79岁的邵大爷也是白纸坊北里的老住户。他告诉记者,曾经这里有过通煤气管道的打算,“但后来说不安全,马上要施工了又都撤了,”邵大爷边说边无奈地摇头,“说不安全也没人给改造,为了‘安全’,老百姓已经忍受了50年用蜂窝煤、煤气罐的日子了。”

邵大爷说,现在的蜂窝煤价格已经上涨到1.5元一块儿了,加上运输费用、搬上楼的费用,每年冬天,花在烧煤取暖上的钱就将近3000元。“平时基本上不舍得烧,两个眼儿的土暖气一般只用一个,就是想着特别冷的时候还有春节孩子们都来的时候,再把两个眼儿都点上。”

改 造

简易楼拆或改 “还在等消息”

北京的“煤改电”工程迄今已经实施了13年,共计完成平房居民改造26.4万户。从2010年开始,北京市就展开了针对老旧小区的改造工作,首先是普查阶段。对于简易楼,北京市住建委有明确的定义,即建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至70年代中期、2至3层砖混结构,设计使用寿命一般在20年以下,没有专用厨房和卫生间。按照2010年的普查数据,全市共有简易住宅楼882栋、113.5万平方米,涉及28000余户。其中,公有直管483栋,涉及13276户;单位自管381栋,涉及14674户;私产18栋,涉及234户。

白纸坊北里属于白纸坊街道崇效寺社区。对于简易楼是改造还是拆迁,相关工作人员只表示“还在等消息”。一位老街坊告诉记者,今年7月份的时候,曾经对每户的人口和住房情况进行过登记,“说是明年要拆迁,但是这样的消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好多家的孩子还在上学的时候就说要拆迁,但等到孩子都上班了不还是在这儿住着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