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海天花园的居民说:

“违建‘积木楼’不仅在城中村有,在别墅区一样猖狂。”

一名负责违建的工人:

“包工头会事先与街道城管和物管公司打好招呼并‘打点’,然后就不会有人来查。”

一名何姓包工头说:

“城管来了也是做做样子就走了,施工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广州市城管执法局执法处处长:

“如果查实真有城管队员违规,这将是很严重的事情,一定会予以严查。”

近两个月在白云区、海珠区接连发生违建的“积木楼”倒塌、倾斜事故,引起人们对“积木楼”的担忧。有市民向本报记者表示,海天花园里的别墅区违建泛滥成风,超高加建扩建的“积木别墅”比比皆是,屋主纷纷扩建,让实际面积比原本面积大出了最少50%。

记者暗访时证实了海天花园超过一半的别墅都经过了改建,其中改变外貌、加高、超建最为普遍。一名负责施工的何姓包工头更是声称,“只要肯花钱‘打点’,就不担心有人查。”

居民:有业主索性推倒重建

“违建‘积木楼’不仅在城中村有,在别墅区一样猖狂。”一位海天花园的居民告诉记者。

“这里的别墅就像垒积木般,三层加建一层变四层,外墙推倒往外扩建,60平方米变80平方米。”海天花园居民袁先生向记者反映,近几年来,海天花园的别墅违建就没有消停过,从原来的零星几栋,逐渐成风,只要看到旁边一户将别墅扩建了,也就跟着一起违建。

“有的业主还觉得不够过瘾,干脆就整栋别墅推倒重建,占地扩大了,楼层也加高了,外貌更是与原来的完全不同了。”袁先生说,近年来,海天花园别墅区内的施工就没有一刻消停过。

耐人寻味的是,屋主的扩建行为,似乎没有受到物管公司和城管部门的监管。记者曾经向物管了解情况,但物管表示“有违建投诉可以向城管部门反映。”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居民多次向城管部门举报番禺海天花园存在大范围的违建,但却没感到有什么变化,违建别墅照样安然无恙,而且越来越多业主也加入违建队伍。

包工头:有钱有关系就可违建

一名参与违建的李姓工人告诉记者,重建、扩建、加建,在海天花园这一带别墅区相当常见。当记者表示如此施工会有城管来查时,李姓工人冷笑了一下,然后说“不会”。他透露,他正在施工的这栋别墅,业主为重建大约花了60万。这60万元,除去工人、包工头的钱、还有材料费,其实还包含了10万元的“沟通费”。“包工头会事先与街道城管和物管公司打好招呼并‘打点’,然后就不会有人来查,即使来查,也是做做样子就走。”

记者随后也找到了李姓工人口中所说的包工头“何某”。何某刚好做好了二街其中一栋别墅的施工,记者佯装要找他扩建别墅,何某看见生意来了,就高兴地带着记者逛了一下他新扩建的别墅。

“有钱好办事。”何某教记者,改建施工前,要和邻居搞好关系,不能引起邻居反感。同时要和城管、物管“沟通沟通”。“有钱好办事。”何某向记者说,近几年查违建没有那么严,主要是“关系硬一点就可以搞”。“这个要看钱,有钱就没问题。”何某说,施工前,他会负责跟城管和物管“沟通”、“打点”,然后就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查了。

“一般是8万到10万,就像刚建成的这栋,城管来了也是做做样子就走了,施工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何某说,8万、10万已经是很“划算”的了。

“城管敢收吗?”记者问。何某笑着说:“哪有不敢收?之前旁边的海棠居因为加建得太离谱,‘工作’没做到位,就被城管拆了。”

街道城管队长:绝对没收包工头的钱

对于包工头何某口中的“打点”“沟通费”一事。记者昨日分别向广州市城管执法局、广州市城管执法局番禺分局和洛浦街城管执法队反映,并得到了回应。

广州市城管执法局执法处处长郭敬曦表示,“事态严重”,“如果查实真有城管队员违规,这将是很严重的事情,一定会予以严查。”郭敬曦表示,现阶段需要根据暗访视频线索,开展调查。但他也同时表示,包工头何某口中的“城管”,也许未必是指城管综合执法部门,也有可能是指街道办事处城管部门。“之前也发现部分街道向违建借口‘保洁费’收取费用,但已经制止。但即使是‘保洁费’,也不可能是‘10万元’这么多。”郭敬曦说。

广州市城管执法局番禺分局有关科室负责人回应表示,对于违建,该局一直予以严查,对于何某口中的“打点”、“沟通费”,由于目前街道执法队归街道办事处管理,所以还需要联合街道调查。

洛浦街城管执法队队长孙兴文表示,对于此事,他只回应两句话:“第一,我孙兴文没有收到何某所谓的‘打点’、‘沟通费’;第二,我没有发现、也没有听说同事有何某所说的情况。“对于这个包工头,我是一肚子火的。”

耐人寻味的是,记者追问“是否队伍的前任队员发生过这样的事。”孙兴文似乎意有所指说了句“我不评论前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