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的不幸消息,像一道死亡黑幕,笼罩在世人的眼前。

所有人都在总结教训,都在争论着道德与法治的永恒命题,都在为传统媒体与媒体的表现而喋喋不休,都在为“后退哥”这笔财富感慨万千,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一个身处现场的护士痛彻心扉的领悟——希望全民都能学习抢救技术!

温州护士吴小小,是外滩踩踏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站出来参与救援的3名专业医护人员之一。当所有的人们面对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伤亡人员悉数惊呆了的时候,吴小小与她的同伴潘盈盈听到民警不断高喊着“有没有医生护士”,迅速参与了急救。而在此时,除了她俩和来自杭州的一位护士,现场有能力使得上劲的,只有几名外国游客。

媒体报道说,在现场用人墙围起来的一小片空地上,当时躺着三四十名被踩踏的人员,他们中有的面色青紫、瞳孔散大,有的已经呼吸骤停,生命体征微弱。

没有仪器,周围站满了围观的人群……潘盈盈说,这是她从事护理工作以来,条件最简陋的一次急救。3名浙江护士与外国志愿者一起,赶在救护车到达现场之前,运用学过的心肺复苏知识,机械地从一个伤员转向另一个伤员。

如果那围在一旁惊呆了的同胞稍微懂点急救知识,我相信他们同样会参与到这场生命争夺的过程中来。但是,他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奄奄一息的一个个年轻生命挣扎在死亡线上。因此,温州护士吴小小在望着那些生命黯然离去之后,在她的微信圈痛心疾首地呼唤着,“重要的是让更多人意识到该学习心肺复苏”。

心肺复苏,其实就是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是对心跳、呼吸骤停的人员采用的最初急救措施,是对病人基础生命支持的最简单、最实用的抢救办法。心肺复苏这个中国人听起来专业性很强的医学概念,其实在很多国家属于中小学生的一门必修课。在美国,属于每个公民必须在18岁之前掌握的知识;在日本、在德国,是属于想拿到驾照必须学习的急救知识;在英国,每天早上有一张报纸在15个城市免费发放,英国红十字每天在上面发布只有两行文字的急救知识。但是在中国,它只属于专业。

外滩踩踏事件急救现场,与发生在诸如地震灾区、马拉松比赛等众多意外伤亡现场如出一辙的是,可以看到外国友人出手相助的娴熟,与总是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国人同胞,两者在生命危难时刻体现出差距。

很多人误认为这是中国人的人性冷漠,其实这是中国公共安全知识教育的意识淡漠所致。以美国为例,美国政府规定的国民急救知识虽然不是强制性法规,但几乎被所有中小学甚至幼儿园采纳,美国红十字会以及各健康协会、消防部门,都会为学生及社会机构提供急救知识的培训。然而在中国,除了专业人员,几乎所有的人们都将心肺复苏这样的常识,当成高深莫测的知识。中国的驾照几千元的学费,没有一分用在救急培训上。中国的红十字会走进学校,更多的还是募捐箱。

一堂课的知识培训,分分秒秒的生命,前者是投入,后者是可能存活的生命,哪个成本更高、哪个价值更大?偌大的中国没人好好计算过。即便计算过了,也没有一个部门能够把这个担子真正挑起来。中国与那些不惜努力传播急救知识的国家相比,差距不在民众的人性,而是贯穿在整个教育中的、对人的生命的敬畏程度。

外滩事件之后,这么痛的领悟,再也不能停留在一个护士痛心疾首的呼唤上。如果我们暂时还无法阻止悲剧的降临,那么,我们能够做到的便是在下一个悲剧发生时,不至于总是依然惊呆,总是依然无能为力。那些在生命急救知识的传播上责无旁贷的部门,在一场场悲剧面前,更应是无颜袖手旁观的。喋喋不休地争论着是是非非的人们,请加入到护士吴小小微弱的呼唤中来,呼唤全社会一起努力传播急救知识,减少生命终止的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