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药就是死。”这是记者采访多名慢粒白血病和间质瘤患者时听到最多的话。他们所说的“药”,就是近日“患癌男子帮病友代购印度廉价仿制药被起诉”一事件的“主角儿”——抗癌药“格列卫”。希望尽早将该药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是患者们共同的心声。

不吃药只能活几个月

今年43岁的老张是河北省张家口的一名公务员,去年10月他被确诊为间质瘤。医生告诉他,目前治疗间质瘤最好的药就是由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需要长期服用。由于价格高昂,老张的经济压力增加了不少,“中秋节全家就买了一条鲤鱼,三斤猪肉。”老张说。

“进口药贵,我在协和买的一盒12000元,一个月需要两盒,三个月需要72000元。买3赠9,自费的部分,河北可以申请报销70%,也就是个人负担21600元。我一个月工资2160元,举全家之力在吃药。”老张给记者算了一笔心酸账:“如果高危的(间质瘤)不吃药,也就几个月。吃不起药,死了的我见了好多。”

一项公开的资料显示,胃肠间质瘤好发于胃和肠的结缔组织(俗称筋膜),早期症状与胃癌、肠癌相似,发病率约为20/10万人。瑞士新药“格列卫”研发成功前,该病术后5年复发率超过50%、生存率不足40%;现在使用该药后有效率超过80%。

老张说的“买3赠9”是指诺华公司推行的一项“格列卫全球患者援助项目(GIPAP)”,项目对病前低保患者和非低保患者分为两种:符合格列卫适应症的病前低保患者全额免费药品援助;格列卫药品无法报销的非低保患者每个治疗年患者自费承担前3个月药费,免费援助9个月药品;格列卫药品实现部分报销的非低保患者每个治疗年患者自费承担前3个月或6个月药费,免费援助9个月或6个月药品。

值得关注的是,老张还算是患者中的“幸运儿”:当地政策给报销自费的70%。而据记者了解,全国大部分地区并未将这款救命药“格列卫”纳入报销范畴。

救命的廉价“假药”

小李是山东人,母亲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也需要长期服用“格列卫”。根据当地新农合政策,该药无法报销。“我们家还有个大病病人,就算申请了3加9,每年也要10万左右,负担不起。”因此,小李选择为母亲购买廉价的仿制药。“2008年8月份查出来的,开始吃秘鲁的仿制格列卫,吃了一年多,后来秘鲁厂家被强制关了,转吃印度药。价格三百多吧。”

仿制药从哪里买?“就从群里买,有老外做代购。一次买九盒,一盒吃一个月,平摊下来300多一盒。比一年10万,哪个划得来?”小李说的群,一个病友QQ群,都是需要服用“格列卫”的患者或家属。群里有长期为患者代购的“老外”,给网友提供代购服务。

“便宜”可能是患者选择仿制药的最大原因。正如江苏的吴先生所说,“有了印度药,一个月300元,这病我家当感冒看。”吴先生的父亲今年发现胃部间质瘤,一家人为农民,经济收入较低,即使报销也无法承担。

浙江一位患者感慨道:“有人拿慢粒比喻成糖尿病,每天不能断药,每天吃药,就没事。没有本群,要活命就得去吃二万二一个月的!我从查出来就吃印度药,两年来,病情很稳定。”

是否担心过买到假药?小李坦言:“担心,但如果能负担起,谁会买印度药。”据他了解,曾有人图便宜买到假药,吃了没效果,影响了病情,最后也“只能认了”。

据了解,目前,慢粒白血病的治疗方法以靶向治疗药为主。骨髓移植以及化疗因为副作用巨大且多复发,已经少有人选择。而就靶向治疗药来说,“格列卫”因其发明时间最早,临床效果最稳定,成为学界及患者最认可的靶向治疗药物。除了治疗慢粒白血病,间质瘤也是“格列卫”的主要适应症之一。

“有了这个药,可以使绝大多数病人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是它必须终身服用,否则生存期就是3-5年。进口原研药太贵了,一些病人去吃廉价的印度仿制药,也是迫不得已。”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病房主任江倩告诉记者。

国产仿制药不被认可

其实,进口药“格列卫”在国内已经有了仿制药。售价约在每盒3000元左右,相对进口药已经便宜了很多,但比起印度仿制药,仍然没有价格优势。更重要的是,患者们似乎并不信任国产仿制药。

“国产仿制的质量肯定不能比瑞士进口的,”父亲为小肠间质瘤患者的李先生告诉记者:“医生之前临床使用的都是瑞士进口的,都不推荐我们用印度的或者国产的,理由是药效不能肯定,纯度不够,就容易让复发期提前。”此外,“国产格列卫在患者中使用比例太低”,“副作用情况不明确”等原因,也成为患者拒绝国产仿制药的理由。

江倩告诉记者,临床上慢粒白血病患者的确是普遍使用进口“格列卫”,国产仿制药因上市时间较短,服用的患者数量不是很多,目前中国医生正在进行临床研究,希望得到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数据。

呼吁“格列卫”纳入医保

由于“格列卫”的效果良好,越来越多的慢粒白血病和间质瘤患者得到了长期存活。也正因此,国内需要服用格列卫的人群数量也在不断增长。然而,国内绝大多数省份的医保并不覆盖该药,高昂的价格让患者们无力负担,不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情况还在发生。于是,“陆勇们”铤而走险,为了活命,去购买服用廉价的印度仿制药。

“最期待医保覆盖。”这是记者采访多名慢粒白血病和间质瘤患者时,他们反映最强烈的诉求。一位患者告诉记者:“很多人认为,格列卫是慢粒白血病人的用药,但实际上也是胃肠间质瘤病人的救命药。一年全国新增间质瘤病人不过一两万,对医保不够成很大压力,因而被忽视。”

“医保保的是健康是人命,保的是千万家庭的幸福。”“进了医保,我们勉强还能吃的起;不进医保,是真吃不起呀!”“医保每年都在调整增加扩容,但太慢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那时候。”一些患者的感慨让人心酸。

不仅是患者,临床医生也表示,“格列卫”这类高价的救命药应当纳入医保报销,不管是进口药还是国产仿制药,都应该降价,让真正需要这类药物救命的患者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