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倒卖万余张假发票获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近日审理一起伪造发票案,涉案发票达万张以上,犯罪嫌疑人是一对夫妻。

张某觉得打工辛苦且赚钱慢,要发财必须冒险,2012年,张某与丈夫李某开始倒卖假发票。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李某明知是伪造的发票而持有,且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持有伪造的发票罪。法院以持有伪造发票罪判处张某、李某有期徒刑1年10个月,缓刑两年,并处以罚金3万元。

理疗店老板向岳父出售假药

本报讯 记者阮占江 通讯员杨俊杰 洪溪 一心想买药给岳父治哮喘病,谁知当假药商贩推销“药品”时,牛某见有利可图,竟将假药销售给亲属和乡亲牟利。近日,湖南省攸县人民检察院以销售假药罪对牛某提起公诉。

2012年年底,假药商贩孙某(另案处理)来到牛某的理疗店推销“万效克喘灵胶囊”等假药,牛某知道上述药品是假药,但见有利可图,就决定铤而走险。经查:2013年1月至7月,牛某进药100多瓶后,将上述药品销售给他的岳父、岳母、舅舅、姨妈、同村邻里等人牟利600多元。

网店月售200件假冒品牌玩具

本报讯 记者邓新建 通讯员徐睿智 张毅涛广东省广州增城市警方近日破获一起销售假冒儿童玩具案,抓获犯罪嫌疑人两名,查获费雪品牌假冒玩具4000余件,涉案价值达130余万元。

2014年9月,增城警方接到举报称,有人在网上销售假冒费雪品牌玩具。根据举报线索,警方最终核实到嫌疑人的身份为毛某、汪某夫妇。前不久,警方对售假窝点进行突击检查,现场查获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的玩具4000余件,抓获犯罪嫌疑人毛某、汪某。

商店老板为牟利售假药

海南省海口市某成人用品商店负责人,本可以勤劳本分过好生活,却因贪图暴利卖起了假药。近日,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6个月。

经查,自2010年开始,李某购进假冒性保健药品销售。2013年8月,民警在该成人用品商店抓获李某,当场查获大量性保健药品。经鉴定,其中一种系假冒某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药品,为假药;另两种药无中文标识,均未经批准进口,无药品检验标准,按假药论处。

男子制3万件假鳄鱼T恤

本报讯 记者黄辉 通讯员王鹏飞 男子觊觎高端品牌,生产假冒鳄鱼品牌T恤3.6万件。近日,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胡某。

经查,胡某利用租来的厂房,聘请相关工人,在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擅自生产假冒鳄鱼T恤。执法人员从其工厂现场查获假冒鳄鱼T恤500箱共计3.6万件。据胡某供述,市场上正品鳄鱼T恤每件上千元,其准备将这批冒牌鳄鱼T恤以每件6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如果销售成功,可牟利20余万元。

警方斩断制售假名牌电池链条

本报讯 记者马岳君 王志堂 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近日通报称,太原市公安局尖草坪分局摧毁一个特大网络销售假冒名牌蓄电池团伙。

2014年8月底,尖草坪警方发现,某矿业公司从网上购买的名牌蓄电池存在质量问题。经调查,警方掌握一条制售假冒名牌蓄电池线索。经过三个多月的调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这一特大网上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集群战役共破案12起,抓获嫌疑人吴某等8名,捣毁制假窝点4个,彻底摧毁该团伙遍布全国20余省市的特大制售假冒名牌蓄电池网络。

假冒品牌服装销往十余省市区

本报讯 见习记者范天娇 通讯员王蕴 加盟知名服装品牌,开设专卖店,但卖的却是假货。近日,安徽省阜阳市公安局破获一起网络制售假冒品牌服装案,抓获嫌疑人1名,查获假冒品牌服装2000余件,制假包材5万余件。

经查,刘某在没有获得品牌授权的情况下,在商场内设立售假窝点。刘某通过找厂家制作品牌仿版服饰,或将杂牌服装缝上从网上定制的假冒吊牌等方式,在实体店、网店内销售。据了解,这些假冒服装销往江西、四川、黑龙江、青海等10余个省市区。

“南孚”电池代理商售假获刑四年

本报讯 记者吴亚东 通讯员曾兴冰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近日对一起售假案作出一审宣判,被告人季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季某是“南孚”电池温州地区代理商,取得代理销售资格多年。经查,季某从广东省深圳市一生产假冒“南孚”电池的地下工厂购进共计货值人民币383万余元的假电池,夹杂在正牌“南孚”电池中批发给温州地区的各销售网点,从中获取巨额利润。法院作出判决后,季某当庭表示认罪,不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