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创业集散地 迄今750万个日增1.5万个 是淘宝之后又一蓝海?行内称已供大于求

23岁的传伟像个闯荡江湖多年的“高手”般细数着这个他混迹了一年多的江湖圈子——微信公众号。他用1年多的时间打造了一个6万粉丝的小号,并开始赚钱,小号也成为他求职、交际的名片。

实际上,在公众号“江湖”里像传伟这种原本籍籍无名却靠着运营小号风生水起的小人物不在少数,有些小号靠几个人在宿舍里折腾出日入过万元的买卖。同时,沉浸公众号财大气粗的豪门大户也不乏其人。如上海媒体人程艳年初辞职创办“石榴婆报告”,坐拥10万粉丝,成为圈子中的大V,广告费高达5万元,赚钱能力杠杠的!

根据腾讯的官方数据,截至去年9月,微信公众号已经达到580万个,并且以每天1.5万个的速度在增加,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也已经近750万个。

在这个江湖中,流传着一夜暴富的神话,此类励志的财富故事弥漫在公众号江湖,飘来飘去。赚钱盈利是大家投奔小号的共同目标,但是对于这帮自媒体人而言,闷声发财才是最好的选择,用传伟的话说:“提啥都别提钱,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罢了!”

昨日本版揭秘广州五大美食公众号抱团结盟的生意圈,今日且看公众号小号、大V各门各派搅动的江湖。

微信公众号获取方式。

(数据来源CNNIC)

“这个圈子就是一个江湖,有大门派也有小门派,但大家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2013年12月,传伟和另一个同学开始了公众号运营之路。“刚开始是想做特稿,但是有媒体人做得太好了,我就走了另一条路。”

做公号闷声发财 广告上门土豪打赏

23岁的传伟言谈老到,“在三线城市做公众号,知道的人很少,起步时,粉丝都是一个一个地涨,有时干到半夜,有一次一篇文章3天涨了1万多粉丝,当时兴奋得跟打鸡血似的。”

实际上,这一年以来,因为这个公众号,他经历过合作者的背叛、第一次遭遇律师连环追打电话等,他参加过各种公众号推广活动,因为这个小号认识了很多一线的传媒从业者,认识这些人也给他提供了很多机会。

“我现在就在一个国内顶级的媒体平台实习,这些机会就是因为我的公众号带给我的,有杂志社要找我出书……”除了这些机会,传伟坦言还有些实际的经济收益,比如打赏,“曾经有一个新疆土豪打赏了我500元,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当时土豪说我有理想,要支持我。”打赏之外,也有一些广告商找到传伟,最多的广告收入可以达到4位数,但是谈到具体数目,传伟呵呵一笑:“做公众号的还是闷声发财比较好,钱这东西,是最大的推动力。想想我的一个好朋友,上月吃了一个月的挂面,我就告诉自己:你是肉食性动物,必须吃肉,必须赚钱。”

因为粉丝增多、日渐有收入,传伟的公众号曾经遭遇同伴背叛,甚至修改密码差点导致无法登录,也有人因为文章被他们转载找律师打电话要追责,“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以后,我觉得自己成熟很多,公众号就像是我的一张名片,可能现在我出去求职根本不用写简历,只要说我一个人弄了一个6万粉丝的公众号就能找到一份工作。”传伟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很足。

大V以号创业 10万粉广告每条5万

目前拥有超过10万粉丝的个人公众号在这个圈子里算是大V,上海媒体人程艳今年初刚刚辞去自己的媒体工作,并成立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全职经营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她以“石榴婆报告”为名运营着一个时尚资讯类公众号,而其目前拥有的高昂广告费价码也让其成为公众号中真正实现以号创业的代表。

程艳爱看好莱坞八卦,还喜欢看欧美女星服装点评,“但当时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能满足我这样的读者。所以我决定提供这样的一个地方。”到2013年3月,她开始做公众号。

开始做公众号,程艳也是各种累,“超忙的!每天除上班、吃饭、睡觉外,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献给微信了,搜集资料、编辑图片、边写边核实每个细节、后台回答读者提问、为了读者的提问再去查资料……”

但回报同样也是喜人的。从2013年3月到现在不足两年时间,程艳借着这个公众号从无到有地挖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和赚吆喝的公众号不同,程艳的公众号的盈利能力是杠杠的。广告推广是主要的收入来源。去年夏天,她无意间在自媒体上提起曾在网上买过一双凉鞋“很喜欢”,结果仅用了三天那双凉鞋就多卖出200多双。后来店家私信感谢,并寻求合作。这让程艳第一次感觉到发个微信还能赚钱。

程艳公众号的商业价值被很多商家看中,但是和其他运营者一样,程艳对于收入也讳莫如深。但是,一名曾经在程艳的小号上投放过广告的淘宝商家告诉记者,当这个小号只有4万粉丝时,一条推广服装的软文价格已经要2万元,后来,程艳的粉丝数涨到10万时,报价已经高达5万元!

“实在太高了,回本比较难!”但是程艳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低端的淘宝客户,走向高端奢侈品牌,成为一个能够接到奢侈品牌广告的自媒体大号。

运营6个号摸规律 没品牌就湮没

37岁的胡屏曾经也是一个传统媒体人,但是早在几年前就辞职全力投入开发新媒体,为了摸清楚公众号江湖的规则,胡屏一个人申请了6个公众号,“家里人的身份证都被我用完了。”

最开始时,胡屏也是单打独斗,一方面配合自己丈夫的理财生意打造了一些理财的公众号平台。很快,胡屏发现通过公众号来辅助企业发展立竿见影,“我丈夫创办了一家专门进行职业理财规划的公司。过去,他主要是靠电话寻找潜在客户,每个月最多能约20个客户上门来谈合作,成功率很低,而且多限于广州市内。”但自从引入公众号辅助理财规划服务后,他们寻找潜在客户变得容易得多,“起码是10倍的增长,现在每个月差不多可谈200个,而且这些人是通过公众号主动找上门来的。”

除了理财公众号,胡屏还运营了几个亲子类公众号,但是相比理财类型的收益,亲子类的收益并不明显,“但这一行里也有做得很好的,我的一个朋友开办了一个妈妈讲故事的小号,现在已经有25万粉丝了,最近推出了一个499元的粉丝计划,一次性就招募了1000名会员,一次性可进账50万元。”而靠会员制吸金最成功的,莫过于“罗辑思维”,2013年年底,一天时间就募集到4万会员,轻松进账800万元。

胡屏现在专门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运营这6个微信公众号,并聘请了两名兼职人员帮忙,每个月投入达到上万元,但回报远远高过投入。此外,她还经常参加一些自媒体人举办的线下经验交流活动,大家互相分享自己运营小号的经验,也在圈子里传播那些自媒体人一夜暴富的神话:“东莞有个券商的小职员,花了9个月的时间办了一个理财的公众号,现在粉丝已经达到30万了,每天进账的广告费都高达8000元起。”

这样刺激的财富故事像传奇一样在公众号江湖里飘来飘去,似乎下一个发现蓝海挖到金的就会是自己,但是传伟对此并不乐观,“现在的微信公众号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700多万的容量对于只有4.68亿的受众而言已经是供大于求了。单纯的粉丝和阅读量都已经没有意义,那些大门派割据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新号和小号的空间越来越小,如果你没有自己的品牌,估计很快就会被湮没了。”

专家实验

只是少数人的“蓝海”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字,每月活跃的微信用户有4.68亿人,很多人都将微信公众号视作淘宝之后的又一个蓝海。

但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则认为,公众号对少数人来说是蓝海,可能可以发掘创业良机,但是面对一个百万数量级的竞争平台,任何一桶金都不是这么好挖的。

张志安本人就是“一本政经”的公众号运营者,“商业变现并不是我主要的目的。我最初做这个公众号就是为了去做实验和研究,毕竟这是一种新媒体形式,而我是专门研究新媒体的。”

张志安说,通过做自媒体,做强个人品牌,“有了个人品牌,就有了‘变现’的渠道”。如今他的变现渠道有三个,一是讲座邀约;二是图书运营;三是利用微信公众号的在线辅导。

张志安坦言,虽然他的公众号里有2万多粉丝,但他真正需要影响的是一些有决策力的粉丝,比如一些政策决策者、主管部门负责人,换言之粉丝的质量远比粉丝的数量更重要,“我的一些文章并不是针对那2万粉丝去发布的,可能只是为了影响这些关注者中的不到100人,影响到这些人才会有延伸的影响和效应。”

一名专门研究微信公众号推广的大V也向记者透露,目前的公众号,无论是哪个领域,有四五万真实的活跃粉丝已相当不错,如果有20多万真实粉丝的号已堪称大号中的大号,广告报价3万元起步,6万元是平均数,特别优质的甚至可以达到12万元。而每日推送的打开率能有10%到15%已相当不错,达到40%到50%可以说是惊为天人!但自媒体做成这种大号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