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凌晨1时许,陇海南里与金城街交叉口附近一家属院,三位熟睡的老人,被40多名年轻壮汉强行拖到室外。随后,几辆铲车和大型吊机开进院内,将10间房屋“轰隆隆”化为废墟。其中,一半的垃圾被大卡车运走。

67岁老人张雨兴说,40余年,老两口攒下的10多万元,一直被藏在床下。昨天,他和老伴扒了一天,仅找回3600元,“大部分钱随垃圾被拉走了”。除了老张的10多万元,同被埋在废墟下的,还有两只黑背、四只藏獒,几个仓库的啤酒。据业主估算,价值约200万。

昨天,二里岗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现场,将6名拆房男子控制并暂扣。此事原委,警方仍在调查中。

[事发]凌晨三位六旬老人被拖出室外

据张雨兴介绍,昨日凌晨1时许,在屋内熟睡的他突然被一阵杂乱的声音惊醒,“听声音来了不止一辆车”。之后,小院大门被撬开,四五名壮汉走进屋子,二话不说,便将他从床上往下拽,他挣扎着倒在地上,对方抬起他便向屋外走去。“他们把我塞进车,一直拉到南三环,吓唬我说,大声叫就把我活埋了。”凌晨4时许,他被对方送回时,房屋已夷为平地。

张雨兴年轻时在郑州老布厂上班,退休后,打些零工。这几年,他在这个院内租了两间房,靠拾荒为生。与他同住在小院内的,除了妻子,还有一个62岁的房主亲戚。

当时,几个壮汉走进屋子,动用机械正打算拆房时,张雨兴想到了藏在床下的40多年的积蓄。他说,老两口年纪大,不会用银行卡,平时,他们挣点钱,不舍得花,都打成捆,放在床下面一个铝盆里,“足足10多万”。他说,妻子见拆房,便挣脱着去拿钱,但被壮汉强行拉走,这些钱,全被埋在了废墟里。

昨天,围在废墟旁的,除了三位老人,还有其他几位租户。租户武女士称,她是做啤酒销售生意的,她在小院内也租了一间屋子作为仓库来储存啤酒。此外,还有两个租户也租了房子存酒。据他们讲,三家啤酒一共价值近50万元。此外,一家租户在院内养了6只名贵犬,“2只黑背、4只藏獒,这是我一辈子的积蓄,一共170万。”犬主人沙先生说,昨天,他的6个“宝贝”随着大铲一挥,殒命在废墟之下。

[调查]房子无房产证,双方一直未谈妥补偿标准

昨天,为了找回埋在废墟中的钱,张雨兴夫妇以及闻讯赶来的女儿和儿媳,一直用双手在废墟上扒,希望将二位老人的血汗钱重新找回来。然而,截至昨晚7点,他们仅从废墟中找回了36张残破的100元人民币。

据紫荆山南路办事处有关负责人介绍,该院系郑州老粮库家属院,一直未办房产证。此前,因老粮库改制为一家股份制公司(现名为“金农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将家属院土地进行拍卖,公司给家属一定补偿,“双方因赔偿问题没谈妥,一直拖着”。该负责人称,2014年夏,办事处曾主动帮助协调,但最终双方在房屋面积上起争议,这件事一直搁置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咋回事,突然开始拆了。”该负责人说。

家属院拆了,是否提前进行了通知?昨天,该院房主朱女士介绍,房子系母亲留给自己的。近些年,她以一间每月200元的价格租给住户。在此之前,家属院内其他两家已完成了拆除。2014年夏季,她接到办事处拆迁通知,家里随即停水停电,因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拆房一致拖延至今。“即使要拆,也提前通知一下,但我从没接到任何通知。今天早上,我接到租户电话,才知道房子被拆了。要是出了人命,那可咋办?”朱女士说。

[进展]6名拆房者被警方扣留

“这些人,都是公司叫来的,我们不搬走,他们就强拆。”朱女士愤愤不平地说。昨天,大河报记者根据朱女士提供的电话,致电金农商贸有限公司吕姓负责人。他在电话中称,朱女士家的土地所有权属于公司。对朱女士所说的“他找人来拆房”一事,吕姓负责人予以否认。随后,他以“工作正忙”为由挂断了电话。

昨天,沙先生说,他听说房子被拆将自己的6条狗砸死后,赶快赶到现场,拦下两辆铲车和大卡车。

昨天,二里岗派出所一位陈姓负责人表示,昨天凌晨,他们接到报警后,因对方人数较多,他们上报领导,从其他派出所调派了一些警力,最终,在现场抓获了6名拆房者。目前,6名拆房者被警方暂扣,正接受笔录,案件的缘由,警方仍在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