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中央民族大学学生以“起底萨茹拉”为题发布微信朋友圈,曝出民大经济学院副教授萨茹拉以售书、做学生粉丝QQ群等为由向学生收取费用,以及要求学生送礼、请客吃饭等有损师德的行为。涉事教师当天通过其微博回应称,曝光学生经常不来上课,其言论“不能代表大家”,并“希望学校来查查”。

众口悠悠,从多张学生与萨茹拉在微信、微博上交流的截屏图片来看,萨茹拉要求学生购买近200元一套的《萨茹拉成长励志书系》的事多半是存在的。要求学生送礼、请客吃饭的事,也多有学生站出来“起底”。还有学生列出“萨茹拉N宗罪”,其一是上课时宣扬为成功不计手段的“成功学”价值观。这些事是真是假,中央民族大学既然已经专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就该早日核实清楚,给学生与公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让人疑惑的是,大学教师要学生买书、送礼、请客等等,学生为什么会乖乖掏钱?网上有学生提到是为了成绩及格,以求毕业,或为了成绩优秀,以求“保研”。难道学校组织的考试只是一种形式,教师甚至可以不看试卷随意给分?只要你送了足够规格的礼,考50分也可以改成90分?或者你不买老师的书,考得蛮好,也给你不及格?或者只考老师自己推销的书上的内容,你没书就无法考及格?要真这样的话,大学教师手上的“分数权”,变成了谋取私利的利器,大学还有什么“精神”可言?

萨茹拉是教授职业生涯规划等课程的,有学生提到是为了请她帮忙介绍工作才送礼的,因为她自称有些“朋友资源”。堂堂大学,一旦沦为某些教师的“学店”,先批发一些“成功学”的鸡汤,在学生被其成功蛊惑后,再让学生对“导师”送礼,“实习”如何行贿,如何巴结奉承,以便顺利开展“职业生涯规划”。这样的“教”与“学”,与“小偷公司”何异?

看来,教师手上无公权力,却有教育与管理的软权力。既可能滋生误导三观的思想暴力,更可能滋长谋取私利的管理暴力。这些年传出一些大学中教授的脏事不少,比如导师诱奸女学生,或是潜规则女学生,像2013年中央美院教授丘挺妻子试图跳楼被人救下,跳楼原因为丘挺曾“潜规则”多位女大学生。又比如硕士生、博士生沦为导师的廉价“打工仔”,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这说明大学教师手上的“权力”与“资源”还缺乏有效监管,靠导师们自觉自律,只会让潜规则四处横行,处于实际上的监管真空。

要让教授们无贿可索、无利可图,还大学校园朗朗晴空,必须对大学教师的师德进行监督,对某些教师的垄断性资源与权力进行监管,增设制衡机制。不然,任教育的软暴力在校园肆虐,动摇的是国家未来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