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实与和黄绝对不会改变注册地,相信多年后仍然会屹立在香港。”2013年9月,李嘉诚在香港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极力否认“撤资”的传闻。

这次将旗下的两大上市企业注册地由原来的香港变为开曼群岛,李嘉诚在1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给出的解释是,长和及长地仍在香港上市,本次的安排与撤资无关,主要是方便做生意。

多位投资界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表示,其实从投资角度来看,近年来长和系在布局上“脱港入欧”的趋势非常明显,和记黄埔已经成为一家跨国性公司。

迁册利于公司增加派息

对于此次迁册开曼群岛,长和系方面表示,迁册后更有利于公司增加派息,是集团作出此次决定的重要原因。

香港粤海证券投资银行董事黄立冲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开曼群岛的公司法较香港的公司法简便,有利于公司进行收购合并、股本重组以及融资贷款等财务安排,令公司营运更为灵活。加上当地的税种只有进口税与工商登记税等几种,相当于在当地注册的公司可合法避税,因此近年来吸引了大量内地企业到开曼群岛注册。

但在黄立冲看来,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最大的便利在于重组和没有资本金限制,这都是亏损公司的特征。长和系在香港上市已经超过半个世纪,经营情况已经非常稳定,派息比例已经非常可观,业务合并也可以通过资产置换这个更简单的办法,但最终却选择大费周章的重组方案,长和系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

《南华早报》专栏作家ShirleyYam便认为,和记黄埔可将地产业务置换为长江实业的非地产业务,之后则是长江实业及股东对和记黄埔股权再分配,这一资产置换方案明显要简单得多,只需两家公司的少数股东同意即可。而目前李嘉诚提出的重组议案,则涉及剥离上市公司资产成立新公司,不仅需要股东同意,还需要法院批准。“舍近求远”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李嘉诚资产帝国的注册地顺利转移出香港。

“脱港入欧”趋势明显

翻开和记黄埔的财务报表不难发现,公司业务“脱港入欧”的趋势非常明显。以营业额计算,在2000年,和记黄埔超过50%的营业收入来自香港,来自欧洲的营业收入占比仅为10%。但到了2013年,来自香港的营业收入已经下降至不足20%,来自欧洲的营业收入却上升至40%以上,来自内地的收入则一直稳定在10%~20%。由此可见,和记黄埔在内地的投资并没有减少,真正减少的是在香港的投资。

黄立冲向记者表示,和记黄埔早年在香港起家,但香港市场容量始终有限,随着和黄从一家地区型企业发展至一家全球化综合型企业,李嘉诚的公司业务早已实现国际化。

一位上市房企高管向记者表示,如果一家公司是在香港注册,香港特区政府以及相关监管机构可以直接对控股公司进行干预甚至处罚,但如果控股公司是在开曼注册,就算公司选择在香港上市,香港特区政府也只能影响到在该区域的下属公司业务,控股公司不受影响。

“李嘉诚的布局早就在去香港化,加上儿子李泽钜即将接班,也需要能更有效地控制长和系这个庞然大物,从分散风险的角度来看,李嘉诚此次迁册也是无可厚非。”上述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