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成功登陆港股后半年内,就被匿名机构(AnonymousAnalytics)连续激烈沽空,天合化工或许并不能如现在这样获得多方的关注。作为中国最大、全球第五大润滑油添加剂生产商,匿名机构将其沽空价值为零,这让天合化工CEO魏宣在感到愤怒之余,甚至觉得可笑。在匿名机构于2014年9月2日发布报告后,天合化工才发现,公司的电子邮件系统被黑了。

“既然在资本市场,沽空是存在的,天合就应当面对。问题是,所有的质疑,以及做法,至少应该是合法的。”魏宣说。

沽空背后

天合化工上市后高达640亿元港币的市值,并非其成为资本大鳄“狙击”目标的原因。

魏宣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天合化工被沽空后,集团管理团队对背后的各种意图进行详细评估后发现,“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天合化工是一家中国公司,而且在战略性的特种氟化物领域,成功地突破了美国在技术上的封锁,甚至明显有了领先优势。”

特种氟化物不仅能够应用于商业领域,而且能够应用于航空航天等军工领域。美国公司该种技术缘起于著名的曼哈顿计划,如今更是发展应用到隐形战机等领域。

“简单来说,美国公司长期以来一直采取高温高压的生产工艺,而天合化工经过多年的努力,实现了常温常压下生产特种氟化物的能力。”魏宣说,在这个过程,天合化工一直“耐得住寂寞”。即便是传统行业,长达六年的漫长研发,仍然是大部分企业不愿意尝试的风险。

在魏宣看来,打击在某个领域内有可能获得竞争优势的中国上市公司,是国际上一些寡头金融资本和沽空机构的重要目标,如果成功,就能充分遏制中国在该行业市场的发展;即便不能完全成功,也可以借机在资本和股票市场“大捞一笔”。最终被伤害的,则是目标企业和普通股民。

“以前还真没有太多考虑这方面的事情,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资本市场里面的风险,要比做实业可怕得多。”魏宣评价说。

魏宣表示,公司成立22年以来,包括公司上市之后,都尽量低调,甚至没有在媒体上做过广告,“坚持做好产品和技术,我们曾经认为那就够了”。所以魏宣一度很难理解,为何会成为沽空机构的目标。

“被不透明”

在维基百科上,匿名机构(AnonymousAnalytics)明确的属性,是黑客组织“匿名者”的下级机构之一。

匿名机构宣称,沽空天合化工,意图在于让这家公司更为透明,尤其是对投资者透明。而魏宣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天合化工自身在透明化上的需求,恰恰是我们上市的根本动力之一。”

天合化工在中国的润滑油添加剂市场已处于强势地位,国际化的需求不仅明确,而且迫切。

“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和我们有20多年的合作关系,我们非常了解,但当我们要走出中国甚至亚洲市场,如何让客户更快地认可我们,成为重要的问题。”魏宣说,因为属于非上市企业,在和国际化工巨头企业们达成合作上,难度之大,远超天合化工的想象。“尽管我们的产品在质量和价格上,都有着明显的竞争优势,但周期漫长的审核,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拖住我们国际业务发展的速度。”他举例说,全球四大石油化工企业之一的道达尔,在和天合化工合作前,评估期就长达三年,除了产品标准和质量标准,还对我们公司的未来发展,管理层执行能力,甚至员工福利等各方面,做全面评估。

这使得天合化工开始考虑通过上市,来让公司的基本面对所有客户透明的可能。

魏宣说,如果从股市圈钱的角度出发,天合根本没有必要上市,“因为我们不缺钱”。仅在2014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额是30.73亿元,净利润高达14.78亿元。

魏宣承认,天合上市也存在另外的原因,“我们氟化物的研发核心,是我们从美国请过来的专家,包括美国氟化物协会的主席、原美国杜邦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在内的三名核心科学家,我们要让他们十年的投入有所回报。”

魏宣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这三名科学家都在上市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匿名机构质疑我们公司财务不透明,管理不透明,研发不透明,但问题是,天合化工的上市,根本目的恰恰是为了透明。”

付出和回报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只要是帮助天合化工的,我们就应该让别人有所回报。”魏宣说。

有所回报的,并非只有高管人员和核心科学家。

魏宣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天合化工是一个“纯技术密集型企业,而不是一个传统化工企业。”公司只有1400多人,每年却能创造十亿级的利润。同时,天合化工也在给员工以高额回报。“天合化工每年会修建员工住宅,以一般的价格卖给员工。”

魏宣所言的“一般价格”,其实是每平米一千元,而在天合化工住宅旁,商业住宅的价格,已经高达五千元以上。“员工只要工作满六年以上,公司就可以将房间产权过户给员工,如果员工工作满八年,公司会将员工的购房款,发还给员工。”魏宣说,这样的回报策略,也能让公司员工有比较高的幸福指数。

但另一方面,“要做天合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魏宣说,“天合施行的是军事化管理,要让很多年轻人从外面多彩的世界,一下子走进来,并不容易。”即便是作为CEO,魏宣进入厂区前,也必须将打火机和香烟留在传达室。“在传达室保安面前,真正做到了人人平等。”

而在厂区的每一片区域,都挂有责任人铭牌,点滴事情不仅管理到人,而且是责任到人。这无疑也会让不适应的人感到压力。

近两年来,天合化工每年招聘超过三百名员工,却只有近百人能够留下,三分之二的人选择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