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想带上装满梦的行囊

牵一只骆驼去那风沙弥漫的远方 我多想沿着遥远又遥远的古道

寻找我梦中的大漠敦煌 穿过祁连山的六月飞雪 走进炎风吹沙的大漠

我寻一把先人遗留在那里的石斧 看它是否还能劈出四千多年的火光

追赶丝绸之路落下的夕阳

跋涉在曾经鼓角争鸣的河西走廊

——《大漠敦煌》

今天的敦煌虽已不再是边塞重镇,但是曾经在丝路岁月里驰骋沙场的小人物们拼接的大历史永远鲜活。去敦煌,最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怀古,最可能的结果是脱胎换骨。或许你会看到两只负重的骆驼,一只守望,一只飘泊。而丝绸之路依然苍凉,悠远。但秋天的敦煌是温暖的,有绚烂的胡杨林,甜美的葡萄,还有那千年如一日的月牙泉。

像远古谜语一样的璀璨莫高窟

敦煌之盛在于莫高窟,而莫高窟的价值,一个是庞大的敦煌遗书,它已经发展成一门独立的学问;另一个就是莫高窟本身。莫高窟位于敦煌以东20多公里的戈壁中。整个洞窟在沙砾质地的河边断崖上开凿。今天看来,敦煌更像是历史上的一个文化接力工程。从北魏开始,最早有人开始在这里开凿洞窟,最终的彩塑则是清代修复重建。莫高窟的解说员说,莫高窟最鼎盛的雕塑、彩绘艺术都是出自唐代。在这里开凿的数百个洞窟中,许多不知名的工匠留下的雕塑和彩绘艺术,早已达到后人再也无法企及的高度和境界。

在莫高窟的洞窟内,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笔画和彩塑。虽然由于保护的原因有诸多的洞窟未对外开放,但是莫高窟很多开放的洞窟都是精品。在参观完两三个洞窟后,就能够发现唐魏和西夏、北宋时代的雕塑壁画与清代修复的塑像的区别。

唐代彩塑庄严柔美,线条完美,浑身透露着高雅的气质。每个雕塑的神态和气质都各有不同,每个雕塑的眼神似乎都在流露着内心的情感。而为数不多的清代修复雕塑,通常颜色艳俗,造型呆板,让人遗憾伟大和美好为何总是像远古遗存的神话一样美妙。

大漠清泉 月牙泉

也许你在电视电影里对沙漠早已不陌生,但是,也只有当你亲身站立在那片旷野,才能真正感受它的美。那时,也许你的心脏会不自觉得开始加快速度,阻止不了身体跳跃的冲动。

而到了敦煌,不得不去鸣沙山了。绵延起伏的沙丘,一望无际,在阳光下一道道沙脊呈波纹状,明暗相间,层次分明。对于沙漠有一种原始的冲动,就是想赤着脚,在茫茫沙漠中奔跑,直到跑不动了,就仰躺在沙漠中,静静地看着太阳缓缓的从沙丘落下,远处传来悠扬的驼铃声……

而在这沙漠环抱之中却有一湾清泉,酷似一弯新月,而得名月牙泉。月牙泉,梦一般的谜,千百年来不为流沙而淹没,不因干旱而枯竭。在茫茫大漠中有此一泉,在黑风黄沙中有此一水,在满目荒凉中有此一景,深得天地之韵律,造化之神奇,令人神醉情驰。

层林染尽的西湖胡杨林

大漠、戈壁、驼铃,这些蛮荒的元素在狂风沙暴中演绎着一幕幕传奇故事。同时,这里的莫高窟、月牙泉、“魔鬼城”雅丹地貌、玉门关、阳关等,又在传递着敦煌昔日有过的辉煌。过去与现在,历史与文化,沧桑与新时代的变迁,长梦清浅,古道夕阳,几乎构成了敦煌一幅苍凉而又绝妙的画卷。

但敦煌还有不被外人熟知的另一面,绿洲、湿地、河流、湖泊,与人们印象中的荒漠戈壁恰成对比,而这片绿洲与湿地,就是位于玉门关北部的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水道纵横,地气氤氲,飞鸟成群,一派水乡泽国景象。

秋天,西湖渐渐变作金黄的颜色。罗布麻的叶子逐见绚丽,芦苇黄绿层叠,芦花漫天遍野,胡杨林更是层林尽染,换上了最华丽的新妆,胡杨林变得一片金黄或一片火红,像熊熊燃烧的红色火焰,像群群披着金色霓裳翩翩起舞的少女,像一队队身着铜铠铁甲的威武将士。站在马圈湾向四围看去,长风拂动处,两三里的金潮起伏,若观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