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观书法家张俊焕先生的作品,笔者一直认为是莫大的荣幸!作品中透露出的,是刚直正气,亦有儒雅的飘逸。刚劲之气充满坚毅,儒雅之境透显着文人气息,观之不仅令人精神振奋,更有一种悠游的浮想。巧的是,与笔者之揣测暗合的,是张俊焕先生军旅书法家的身份,不禁感叹,“字如其人”之妙处的淋漓展现。或许是甚强的好奇心,准确来讲,应该是张俊焕先生书法艺术之魅之美,像有一种魔力般吸引着笔者去发掘,去探究。

张俊焕

张俊焕

张俊焕出生于广东省大埔县。现为中国部长将军书法家协会艺术顾问、中国书画艺术促进会常务理事、中国文化艺术发展联合会名誉主席。与大多数书家一样,张俊焕先生有着一个艰苦的童年,生长在农村。但与大多数书家不同的是,从幼年开始,张先生从未哀怨过生活的艰辛,反而把别人眼里的“穷山恶水”在心中编织成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家乡的青山绿水对他性情的陶冶,不仅在无知觉中挖掘出他敏于艺术的禀赋,更让他能沉潜心性,专注于思行。虽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但村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精神蔚然成风。在当地,卧虎藏龙的书法高手并不鲜见,随处可观漂亮的屋名,对联,名单等墨迹。幼时的张俊焕非常羡慕那些村里能写一手好字的人。受此氛围熏陶,自五、六岁时,从给人磨墨,抻纸做起,开始了他的习书生涯。自此以后,张俊焕的书包里就永远少不了一个墨盒,从学生时代的出黑板报,一直伴随着他到入伍参军后的文书工作。在几十年的岁月辗转中,张先生始终没有间断过对书法的勤研。孜孜不倦,一往无前地行走在翰墨书香的康庄大道。

古意传承 墨妙笔精

从张俊焕先生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浓厚的延承气脉。他从传统书法入手,初学以颜、柳、欧为范。行书,楷书为基,兼修隶书,后崇王羲之行草书,近年研习孙过庭、怀素草书。坚持长期临摹练习晋唐法书,又取现代各家书法之长,博览众取,可谓获益颇多。

“在书法艺术上,我是主张以传承为主的。基础一定要打好,需要循序渐进地练,不能急于求成。要克服浮躁的心态,一会儿学这,一会儿学那,见异思迁是不行的,学好哪家都不易。再有,作品的笔法,结构,布局都要按照传统的规则来创作,不是信手胡写,一定要有出处。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观张俊焕先生作品,不能以俗论之“似哪家”,“像谁人”来评断。他作品最大的特征就在于兼收并蓄,能在不着痕迹中把诸家所长化为己有。习书之时,唐楷四家,其占之有三,以颜,柳为范。颜,柳之成自古被誉“颜筋柳骨”,两家书法虽皆挺劲有力,但风格却有不同。颜氏之书筋力丰满,气派端严雍容;柳翁字韵则偏重骨力劲健。张俊焕先生虽擅长行书,但其墨韵多楷体精神,行笔方圆兼施,多藏头护尾,点画于圆整中凸显凝厚,笔法冼练畅达,观之有筋脉顺畅,气血充盈之感,兼丰腴雄浑,气概凛然之势。如欧阳修评颜体之:“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庄尊重,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爱也。”张先生书成之字体虽显劲瘦而不枯干,透力更不愚拙,体势峻拔,爽利挺秀,骨力遒劲,正应杜甫“书贵瘦硬方通神”之说。而其作品中的“欧韵”之习则体现在字体结构之严谨工整、平正峭劲之势。欧书虽易学,但其“增一分太长,减一分太短,轻重得体,长短适宜,恰到好处”之机妙却不易悟,观张俊焕先生字体结构,中宫紧密,主笔伸长,四面俱备,八面玲珑,分间布白之点画调匀可谓疏密相宜,恰到好处,密处不犯而疏处不离。在避就穿插,向背相让间纵意游刃。其书法之作可谓是将颜氏气韵融于一体,柳氏骨笔冶于一处,再相于欧字之结体险绝而嬗变出的“张氏精神”。

张俊焕作品1

张俊焕作品1

“在众多书体当中,楷书是最重要的,是基础。基础打好了才能掌握变化,一定要先规规矩矩按照传统的笔法把楷书的点画练好。要以历代著名书家的优秀作品为楷模去学习,传承和发扬,离开这些搞创新,就是一种粗野的‘伪书法’。就像一个军人的训练,开始肯定是先站军姿。先要让基本动作符合要求才谈得上之后的学习。不学站就要学走,不学走就想学跑是不可能的。”

精研书艺之方家大都以楷法为宗,张俊焕先生自然明白,楷书以正身心,草书以张个性。而将楷法研习至深的书家,不论写何种字体,自会透露出提笔之“空”,运笔之“灵”的神韵,且不说张先生在书艺技法上将此淋漓尽展,静观其作品,笔者更发现,此“空”“灵”之说则有诉诸于其笔法之外的身心修为,是综合学养的体现。入笔之“空”只因心境沉实,运笔之“灵”则是成竹在胸的运化与变幻。

“书法的创作过程,是一种精神传承的过程。学习中国书法是一定要有‘溯源’理念的,所以文化修养非常重要,学养深厚才能去更好地尊重和真正理解自然以及艺术创作的规律,也才能谈得上有创新和发展的源动力。在技法上,多练是最重要的途径,要坚持不懈,长期练习,即使再聪明的人也要去大量临摹和练习,没有捷径可走。一定要耐得住寂寞,用大量的时间来保证练习。而且在练的时候是要心平气和的,不能急于求成,熟练的技法才能承载创作的激情,否则写出来的作品就会看起来很造作,不自然。”

观张俊焕先生行书之创,从笔法而言,中锋为主,兼之侧锋,提按使转并用,方笔俊利挺拔,斩钉折铁;圆笔锋芒含蓄,多姿柔和,观之苍劲灵动,力在字中。笔势的俯仰、向背,字法中的擒纵、疏密、收放、欹正、错落,长短、线条之交错自如,避让相适,映带相生,轻重有度。运笔如行云流水,疏密相间,散淡自然。其点其画,“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挥墨至酣时逸兴遄飞,恍而觉笔下有升入云天之神飞,纵入海底之驰骋,可谓美不胜言!

胸怀散逸 笔墨不苟

在创作中,张俊焕先生是非常注重心、手之和谐的。相对于各种笔会应酬,他更喜欢一个人独处一境作神思幽游的浮想,思绪浓时便会展毫泼墨逸抒心情。其墨韵凝厚时,如旭日东升,草木方萌,洋溢出一派生机盎然、欣欣向荣的气象。淡雅时,似夕阳西下,渔舟唱晚,给人一种宁静恬远、余韵袅袅之美感。

张先生是一个有“完美”情结的人,虽然他的笔墨技法早已在几十年的书法研习中臻于炉火纯青,但只要开始创作,仍会对一点一画做一如既往地不苟之笔运。这也足证张先生所理会之中国书法的精神传承,首先是来自于严格细谨的创作态度,加之精熟笔墨而淬炼出的艺术境界。

“书法创作主要还是先让人看懂,知道这写的是什么。同时要看上去很美,因为这毕竟是视觉艺术。有的人可能觉得自己的字好,其实就是农村大妈喜欢大红大绿那样的审美感觉。我很反对那些背离了传统书法创作规律的所谓的创新。毕竟,书法不是以出奇制胜而标榜的艺术,需要不断提高文化学养来提高书法的审美取向,更是一种注重身心境界的修行”。

张俊焕先生喜欢旅游,但他的山川之游并非是单纯的散散心,而是去观察各地名胜的碑林石刻以及先贤墨迹,在碑学和帖学中充分汲养。长期游于山川,养成了张俊焕率意,洒放的个性,加之其军旅生涯的经历,更让张先生的书法艺术在率放中透显潇洒韵致。

“心境的好坏跟作品的优劣是成正比的,在创作的时候必须要全神贯注,不能受任何外因的影响。让思绪都集中在运笔的过程中,当感受到‘笔随心走’的时候,书法的艺术性也就出来了。其实,很难说清什么是好的作品,不过可以很肯定地讲,好作品看起来会很干净清晰,让人感觉很养眼,而不是糊里糊涂的潦草笔墨。而且最重要的,是能从作品的线条,布局,章法上看到传承的迹象。”

张俊焕作品2

张俊焕作品2

目前,张俊焕先生出版有书法专著《张俊焕书法作品集》。其作品入选诸多艺术期刊、专刊,如《中国书法》、《艺术与繁荣》、《今日收藏》、《中华魂》、《开放导报》等等。被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选入《影响中国100位艺术大家》、《中国艺术大家》、《中国十大书法名家》,入选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编辑出版的《一百幅中华墨宝》、《中国十大书法家》、《书坛五杰》,还入选《中华文化大使(五人集)》、《中国书画形象大使》、《中国书坛传奇人物》、《中国书画艺术领军人物》、《中国书画收藏指南——当代书画十大名家》、《当代艺坛巅峰之作》、《中国艺坛五大流派》等。其艺术成就被央视网录入《中国大师路》展播。虽获誉颇多,但张俊焕先生却始终葆有不忘初心的澄澈与和静,仍在书艺之路上孜孜以求。

“对今后的艺术生涯,我也没什么具体的规划,就是把字写好就行,至于什么头衔,什么荣誉都会看很淡。只想在传承上有所造诣,要求自己写出来的每个字都是精品,而不是应酬之作。”

张俊焕的书习生涯,从开始的兴趣盎然,到在职业中的基本技能,再到后来成为毕生的艺术追求。他都始终以淡逸的心境,恪守传统的严谨,一丝不苟的笔墨不辍于心摹手追。现在,他对于书法的体会,更多是一种要肩负起推广,弘扬艺术的责任,是一种阻止谬传,遏制歪曲等不良艺术倾向的使命。这就是书法家张俊焕先生一直遵循并践行着的艺术修习。我们也期待,这位德艺双馨的优秀书家将为中国书坛树立又一个辉煌的艺术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