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某中学日前被指向在教室午休的学生每天收取1元的午休费,共计138元。记者获悉,该中学向学生收“午休费”属实。

每个学生一天一块钱,乍一看不算啥,但一年下来,全校几百上千个学生,一共多少钱?想罢,醉了也能吓醒。何况据报道,除了“午休费”,该校还“发明”了饮水费、家长读本费等名目。

教育部曾三令五申严打教育乱收费,压力之下,一些学校的手段变得更加隐蔽,但却一直屡禁不绝。为何利益很大而风险很小使然。即便一不小心被人举报,或被媒体曝光,校方退还相关费用、接受一下批评也就蒙混过关了。其实,顺着乱收费之藤,往往可以摸到“小金库”之瓜,甚至隐藏有更大的教育腐败。对此,唯有果断亮出法律之剑,明确教育乱收费是可以起诉的违法行为,并追究学校负责人的法律责任,让法律成为强有力的“第三方”,才能真正整风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