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务院正式公布了《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饱受诟病的“双轨制”终于走向终结,这使养老改革迈出了巨大的一步,然而接下来的改革道路仍然困难重重。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在接受人民财经采访时表示,此次并轨只是迈向真正公平的第一步,最终还是得通过提高企业职工养老金待遇来拉平差距。

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被视为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事业单位人事管理制度改革等多项改革的“痛点”。随着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养老保险并轨,不同社会群体的养老保障问题将实现“制度上的公平”,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体系也将由原来的“碎片化”状态,迈向更为统一、完善的发展阶段。

尽管养老保险改革终于迈过一道大坎,但仍然面临养老金待遇差距矛盾突出、养老金支付压力大等难题。

《决定》指出,将建立职业年金制度。机关事业单位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应当为其工作人员建立职业年金。单位按本单位工资总额的8%缴费,个人按本人缴费工资的4%缴费。工作人员退休后,按月领取职业年金待遇。职业年金的具体办法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制定。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陈步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为了减少改革阻力,旨在给出预期,给总数接近4000万的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吃下“定心丸”。“建立职业年金就是为了补充待遇降低的部分,因此改革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待遇不会出现明显下降。”陈步雷说。

这意味着,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虽然开始参与社保缴费,但养老待遇仍然基本不变,企业职工养老金与之仍会有一定差距。

对此,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在接受人民财经的采访时提出,现在国家对于养老金待遇的调整是采取提低还是压高的方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提低指的是提高低待遇的一方来拉平差距,压高则指的是降低待遇高的那一方来与低的持平。顾骏认为,调低公务员养老金待遇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靠提高低的那一方的养老金来拉平差距。

但是,提低以后钱从哪里来?顾骏表示,国家本来只需支付已退休公务员的养老金,但现在还要想办法给在岗的公务员“存钱”,这个难度就很大。

对此,顾俊建议,应从解决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浮于事的问题入手,同时规范这一群体的非正常福利和灰色收入,“只有把这些漏洞堵住了,才能再不增加财政支出总额的基础上,挤出一部分用于养老的钱。”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副教授周孝正也认为,虽然现在的养老保险制度还达不到真正的公平,但是我们离公平已经不远了,应该就在未来的三至五年内。周孝正说:“养老改革务必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但必须得坚持公正,国家的钱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