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是在线教育的元年,也是三立教育的元年。这一年,我们从线下走到线上,从“公考集中营”转身为“三立教育”,渠道方式、经营身份发生了转变,“让公考更简单”这颗初心没变。

在还是公考集中营时,我们遇到了几件令人感动的事情。

2014年国考面试那会,我们在YY上讲面试公益课,那是我们初出茅庐,老师只有我一位。我们的课程得到了数十位同学的肯定和支持,更有四位同学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从山东、广东、河南、江西到武汉参加我们的地面课程。我还记得,有位同学无法说服父母,我向她要了电话,在电话里对她父亲坦诚我们的不足以及我们的期待,最终她父亲陪着她来到武汉,第一天晚上见面会结束后,她父亲放心地回去了,后来课程结束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位同学家里遭遇重大变故,她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巨大的学习压力完成了八天的培训。

还记得与司马寻老师的相遇,我在百度贴吧发帖回复一位网友对面试培训的看法,司马寻老师和我的观点不同,在楼层里辩论了起来,后来,我索性邀请司马寻老师来YY听我们的面试公益课,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从相遇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可惜从相知没有到相恋。类似于司马寻的朋友很多,他们用各种方式支持我们,有的帮助转发推广,有的在群里答疑,没有任何经济回报,他们却没有任何怨言。

我们的课程设计日益完善。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对课程进行了大手术,提出“三段式”的课程模式,将面试课程设计为“课前+课中+课后”三部分,课前的时候通过微信语音、YY公益课、课前作业进行辅导,解决部分同学缺乏基础的问题,通过课后辅导填补离开培训课堂后有可能回到最初状态的空白,记得课程结束后,某位同学在网上参加课后培训,他妈妈得知后,称我们是“有良心的机构“,其实,我知道,没有他父母的大度支持,没有人愿意相信我们这样的机构。

还有那位参加终身班的护士妈妈。因为很多在职考公的朋友时间有限,可能会经常缺课,所以我们临时决定推出终身班,她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高质量地完成了每一次申论作业。有一次下班后,由于硬件缺乏,这位护士妈妈便带着宝宝去网吧学习,她说:宝宝很理解妈妈,在网吧那个吵杂混乱的环境里,很安静地陪着妈妈,没有哭也没有闹。事后她原本要跟宝宝说谢谢的,但是忘记了。其实,宝宝很懂,懂得妈妈为什么会这么拼命。“你们可以诋毁这个体制,但是不要嘲笑我的努力,我比你更拼。“

我们的尝试取得了成功,湖北省考我们命中了五个综合分析题,猜中了“情景模拟”和“调查研究”两种题型的命题趋势,将8位同学全部送进令人向往的体制内。这中间,班长家里双喜临门:成为父亲、面试通过,成功的背后是班长妻子莫大的支持。当时,班长妻子临盆在即,宝宝检查有些小瑕疵,班长在预订课程后一度打消了来武汉的念头,但是,他那位伟大的妻子替他做出了勇敢的决定:回娘家,让丈夫去武汉参加八天八晚的封闭训练。八天里面,他的进步最大,态度最乐观,我无法想象夜里他是怎样克服刻骨铭心的思念做到这样的。还有一位女生,多次失败后去面试前留下父亲的安慰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我已经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次绝对没问题,真的,等我好消息,准备庆功宴,以后您跟老妈再也不用为我工作的事情吃不香睡不着了。其实,她还有更多故事,她收获的不仅是成“公“。

这几件事情如果没有互联网的开放则无法想象,所以,2014年11月5日,我们转身为“三立教育“入驻腾讯课堂,确立了”即便免费,也必全力以赴;即便基础,也必满载而归“的公益课宗旨,立志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在线公考品牌。在腾讯,我们的感动还在继续,我们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