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北京在重点路段和商业聚集区设立了不少出租车专用候车点,但每逢节假日或雨雪等特殊天气,打车难的问题却依旧凸显。图为市民在三里屯商业区路口排队等候出租车。

昨日,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发布《打车软件对北京市出租汽车运营影响分析》:打车软件、专车服务的推广,对本市出租汽车运营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包括运营效率提高、“扫马路”里程减少、出车时间提前等,不过也出现了短距离服务减少等情况。最终,这份分析给出的结论是,截至2014年年底,其影响幅度并不显著。

记者调查时却发现,不少市民觉得打车软件反而助长了打车难。市民刘先生就一直坚持不装任何打车软件,原因是一次打车时,他听一位的哥说:“安了打车软件就能挑活儿。大家都挑,谁也不愿意拉路边人了,尤其是一些老人和病人,所以我坚持不安这些软件。”他的同事几乎都听过这段经历,有人觉得他矫情,也有人被打动。

现象1 用软件,老人难学会

和大多数中老年人一样,打出租车是侯先生选择最少的一种出行方式,觉得贵不划算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往往在街边站半天也打不到车。

“空车从我眼前嗖地就开过去了,但就是不停。”他回忆自己前不久的一次打车经历时说,“比我后站到路边的小年轻用手机就打到车了,等车来的时候人家告诉我,用手机打车可以加钱,司机就愿意拉。”

回家后,侯先生戴上老花镜,拉着女儿非要学习用手机打车。他说:“万一出门有事儿需要打车,这也算是掌握一门技能了。”

市民曾先生和老伴儿住在东五环外。二老带着小外孙,出门经常要打车。不过到了冬天,他们的出行次数会明显减少。他说:“打车挺难的,特别是早晚高峰时段,半小时能打上车就不错了。”因为眼神儿不好,他一直用着老款手机,最常用的就是打电话功能,发短信的功能都很少用。不过最近,他正打算换一部智能手机,“学习一下新鲜事物,今后我们出门也更方便。”

市民刘女士提起父母要学打车软件的事儿,哭笑不得,“父母平常用微信都挺费劲儿,永远记不清楚朋友圈、群、公众账号的区别,经常闹笑话。前段时间,俩人打算学用打车软件,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得重头再讲一次。”

“看着老人戴着老花镜,举着手机坐在沙发上,跟小学生似的一点一点地试,觉得挺对不起他们的。”市民李女士说,“父母节俭了一辈子,基本不打车,除非有特殊需求,但是打不到车就耽误事儿,他们心里着急。可是对于新事物他们的接受能力确实比年轻人差很多,他们学用软件其实还是为了少给儿女添麻烦。每次我爸爸问我怎么用的时候,眼神儿都特别小心翼翼。”

市民张先生今年正好满60岁,他在儿子的帮助下尝试过一次软件打车,之后他就把软件卸载了。他说:“确实学会了软件,能打到车了,不过我下车的时候是给现金的,司机瞟了我一眼说‘现在都用网上支付了,您这离跟上潮流还差一步’。”听说需要绑定信用卡或者银行卡账户,张先生觉得不安全,赶紧让儿子把打车软件从自己的手机里卸载了,他说:“宁肯路边多站十分钟,起码钱在我手里,安全。”

现象2 不加钱,有些活儿没人应

市民章女士每个月都要去趟广安门中医医院,她家住在马连道附近。这段路打车的车资就是起步价。因为她腿脚不方便,需要拄拐杖,所以大部分情况下,家人会请假开车带她去医院。可遇到家人有事儿时,她宁肯走过去。

章女士说:“如果用软件叫车,我一般都会加价,否则这么近的活儿没人应答。站在路边打车的话,很多出租车司机不愿意搭载腿脚不方便的乘客,我们上下车比较费劲儿,有时候可能下车的地方有探头,他们就会挨罚。”

一位银建公司的出租车司机坦言:“确实不太愿意拉老人和小孩儿,老人有时候说不清目的地,如果带着他找又会嫌我绕路,我同事就曾经被投诉过。小孩儿有时候淘气,有一次我收车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小乘客把我车座上都画了小人儿。家长很少约束孩子,所以我干脆减少拉这种活儿。”

上周六9时许,市民唐先生利用软件叫了一辆出租车从成寿寺路到南苑路附近,还没下车,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亲爱的滴滴会员,为提升您的叫车体验,本单除正常车费外,滴滴为您额外加价10元。”唐先生说:“后台不加价,我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打上车。”

一位首汽的哥随身带着两部手机,分别装了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两个软件。最近他只用其中一部手机应召,他说:“快的奖励都是三五块钱,滴滴都是十块八块,我肯定用滴滴啊。至于路边的活儿,基本就不太接了。”

现象3 打着车,悬着心

数字分析

7%至8%的人通过软件打车

北京拥有6.6万辆出租车,每日接单大约200万单。此前交通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大约1%的人是通过电话召车,还有7%至8%的人选择软件打车,大部分打车人依旧采取路边招手的方式。

虽然接单数量并非首位,但是软件打车却无时无刻不冲击着市场:以“嘀嘀”和“快的”两款软件为例,背后都有互联网巨头撑腰,投入数以亿元,“烧钱”培育市场。除了奖励司机抢单外,对乘客也有“打车返钱”的活动。

“现在都不用乘客下载打车软件,用高德地图和百度地图就可以软件叫车。”一位出租车司机在路上跟记者推荐,“有些手机地图还不定期地推出优惠政策。比如返话费、甚至直接减钱。”

专家观点

打车软件一定程度造成挑活儿

交通专家徐康明认为,打车软件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不公平。司机使用软件,在不停车的情况下可以提前了解乘客的目的地,之后有意识地挑活儿。然而,不使用软件的司机,必须停车待乘客上车后才能获知乘客目的地。

目前,政府鼓励发展软件等多种形式的打车方式,但是缺乏对这些软件的规范。

如果真正想缓解打车难,应该考虑适时适当地增加“巡游出租车”的数量,同时大力发展合法合规的“约租出租汽车”,完善出租车从业人员的收入和福利机制,尽快提升出租车服务质量考评体系,以及研究落实出租车的合理价格体系。

他山之石

香港

以折扣揽客属违法

目前,香港共有出租车1.8万多辆,每天载客量约130万人次,占香港公交日载客总量的12%左右。政府不仅统一发放出租车司机驾照、确定出租车收费价格、规定出租车车型、划定经营范围和车站,还统一发放出租车牌照。作为管理手段之一,配额拍卖牌照既保证了市民对出租车的需求,也控制了出租车总量,更避免了出租车行业出现恶性竞争。

香港法律还规定,出租车司机如做出任何吸引顾客坐车的动作也属违法。在这样的法治环境下,加上较为良好的行业自律,香港出租车司机绝大多数都能够遵纪守法,基本不存在“抢客”和“宰客”等现象。

打车软件在香港尚属新兴事物,目前只有大约30%的出租车司机使用。使用软件打车基本都会有折扣。但是按照香港现行法律,乘客必须按照计价器所显示的金额支付车费,任何以折扣方式揽客的行为都是违法的。香港的《道路交通(公共服务车辆)规例》规定,出租车司机、其代表或看来是代表该司机行事的人不得主动提供车费折扣,诱使乘客使用其车辆,违例者最高可被罚款1万港元及监禁6个月。根据规定,无论使用电话、手机软件或其他任何方式,只要以折扣揽客,均属于违法。

地方的行业协会目前也并不鼓励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有的司机在车内安装数部智能电话或平板电脑,严重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使用打车软件时,需要司机至少单手离开方向盘,视线也离开前方,易酿成交通事故。

相关新闻

96103开通微信打车

昨日,96103微打车开通了。乘客不需要下载任何软件,只需要关注公众号“96103”就能够预约银建正规出租车。首次登录的乘客,需要绑定手机号激活,之后可以选择“即时叫车”、“预约叫车”、“更多”等选项。选择即时叫车,提交订单后,96103电召中心会将这条信息最长调派25分钟,直到驾驶员抢应。之后,结果会通过短信的形式通知乘客。在更多选项里,乘客可以查询打车记录,实时了解订单处理状态,也可以取消订单。

市民侯女士至今对一段打车经历记忆犹新。就在她乘车的过程中,的哥的两部手机不停地传来软件的报活儿声,司机边开车边不时用手在屏幕上划拉两下。有一次等红绿灯的时候,侯女士提醒司机后,他才重新启动。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司机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突然,他一脚刹车靠边停车,还用手指猛戳屏幕。之后,扭头对侯女士说:“就差两步了,就给您停这儿吧?您看,下一单在这个路口要拐弯了。”

一位新月公司的出租车司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用软件接活,除了偶尔乘客会加价,软件公司还会给补贴。去年12月12日,他有一单活儿光补贴就赚了40元,“我们的收入全靠自己在路上跑,多赚点钱谁不乐意。”

还有一些出租车司机干脆总结了一些接活儿的“诀窍”。比如,三里屯等太堵车的地方别去;太远太偏的地方也别去,因为回来拉不到活儿;最好是一个活儿接着一个活儿,距离都别太远,前一位乘客还没下车,后一单已经接上了。

银建公司刘师傅不仅用打车软件,而且用得头头是道:“原来只有停车,等乘客上了车才知道这一单活儿去哪儿。无论多远或者多堵,我也得拉,要不然就算拒载,接到投诉不仅被罚款还得上课写检查。现在有了软件,挑活儿就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了。大部分司机的想法都一样,所以好活儿大家抢,不好的就无人应答。”

记者随机打了20辆出租车,15辆车里都有软件“标配”:前挡风玻璃上架着一个手机托,手机连着点烟器充着电。一位的哥介绍,现在96106客户端一天响不了几次,电话约车基本上也很少有人用,还是软件叫车应答得更多。为了快速抢到好活儿,不少同行都用上了好手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跑在路上,盯着手机抢活儿危险怎么办?一位的哥摆摆手说:“我都是十多年的老司机了,放心,出不了事儿!”市民王小姐则说:“有一次我实在忍无可忍,让司机关了软件,安心开车。”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确实有司机“不分场合”都在抢单,在机场高速途中就曾经有出租车司机为了抢单,没控制好车辆,车子失控,一头撞进了中间的隔离带。

建议意见:打车软件应该尽快立规矩

政府部门应该鼓励打车软件发展,但目前缺乏规范,所以造成软件“自由发挥”,一定程度助长了司机挑活儿、有些乘客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对此,市民、专家纷纷出谋划策,破解困局。

1.运营过程禁止接单

交管部门表示,驾驶机动车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的,扣2分。但是目前相当一部分司机在运营过程中,使用手机软件接单抢活儿,严重影响行车安全,应该明令禁止。比如是否可以有规定,如果司机在载客过程中打手机、用手机接单,不仅执法部门要严罚,乘客也有权利拒付车资。目前没有这项规定,乘客投诉也比较复杂。

2.打车软件不应报目的地

通过软件挑活儿,主要还是因为司机提前可以知道乘客的目的地。建议使用软件打车时只告知司机乘客目前所处的位置,不说明目的地是哪儿。这样,司机可以就近接单、减少空驶率,同时又避免了挑活儿。这样做就和路边扬招基本一样了,如果司机接单后得知乘客目的地后又不愿意去,就可以被认定为拒载。

3.特殊区域应限定打车软件使用

一些特殊区域,比如火车站、飞机场,外地外国乘客多,很多人没有或者不会用打车软件,此时大部分出租车都是排队载客。如果偶尔有使用软件的出租车插队,就形成了不公平竞争。因此应该在一些区域限定。

4.特殊群体打车应有“绿色通道”

老人、病人等群体打车一般都是有急事儿,但是现在所有软件都没有区分这部分需求,因此应该细化打车群体,对于一些有特殊需求的群体应该开通绿色通道,保证他们的用车。目前,本市有不少雷锋车队都曾公布过自己的热线电话,但是这些电话在交通部门的官网上查询不到,而且比较分散,找起来不方便。建议交通部门设立专线,可以将这些车队捆绑起来经营。

权威发布:软件对打车影响不大

打车软件、专车服务对北京市出租汽车运营的影响,也成为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关注的内容之一。其根据打车软件和专车服务活动时间点,从本市出租汽车运营数据中,挑选具有可比性的2013年10月和2014年10月相同的6649辆出租汽车数据,进行载客次数、空驶率、前后两次载客间隔(候客时间)等指标的对比分析。

1.载客次数受到影响,但影响幅度不大

2013年6月,北京市实施出租汽车运价调整,车辆载客次数略有下降,但在9月之后基本恢复到往年水平。同时,历年的7月和8月均是出租汽车载客的旺季,单车日均载客次数为全年最高。每辆出租车一天的载客次数基本稳定在20次至25次之间。

就本次分析的样本车辆而言,相同的6649辆出租汽车2014年10月比2013年10月每日载客次数减少了0.9运次,降幅3.9%。说明出租汽车载客次数受到影响,但影响幅度不大。

2.总运营里程不变,但运营效率提高,空驶率降低

使用软件与否,出租汽车每日平均运营里程均未受影响,始终保持在293公里/车左右。但在每日总运营里程中,载客里程相对增加,即车辆运营效率提高了,载客距离变长,空驶减少。交通部门的数据显示,里程空驶率减少了1个百分点。

3.短距离载客比例减少,平均运距增加

从统计数据来看,相比2013年同期,2014年10月出租汽车短距离(3公里以下)载客次数的比例减少,长距离(10公里以上)的比例增加。也就是说,相比2013年,出租汽车承接了更多长距离的运输服务。

4.车辆出车时间少量提前

识别每辆出租汽车在每一天的出车时间(长时间停运后的首次载客时间),交通部门绘制所有样本车辆的统计分布:本市出租汽车出车时间主要集中在早晨5点至9点之间,约占总样本的63%。跟2013年同期进行对比,2014年早晨6点至7点之间的样本率提高了0.8个百分点,而早晨8点至9点的样本率降低了0.7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在早晨,有一部分出租汽车运营时间提前了。

统计所有车辆,全天的平均出车时间都在7点左右,2014年比2013年平均提前了8分钟。

5.前后两次载客时间间隔不变,但距离间隔缩短

对比2013年、2014年出租汽车前后两次载客的空驶时间和空驶距离。交通部门发现,空驶时间没有改变,但空驶距离由2013年的3.45公里缩短到3.38公里。也就是说,出租汽车乘车需求不变(空驶时间不变)的情况下,车辆减少了空驶扫马路的比例,提高了空驶待客的效率。

该中心在分析结尾处表示,将继续收集本市出租汽车运营数据,持续观测相关指标的变化。

短距离载客比例减少,平均运距增加

2014年10月

2013年10月

统计出租汽车每次载客的运输距离,绘制不同运距的样本分布对比图如下。

从统计数据来看,相比2013年同期,2014年10月出租汽车短距离(3公里以下)载客次数的比例减少,长距离(10公里以上)的比例增加。也就是说,相比2013年,出租汽车承接了更多长距离的运输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