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交通运输部肯定了专车模式的创新,滴滴专车、一号专车的市场推广似乎大有持续之势,与此同时,易到用车、神州租车大举挺进专车市场。

尽管这一市场的发展尚未成熟,围绕商业模式的探索已与市场推广并行展开。《法制晚报》近日援引滴滴专车司机说法称,滴滴开始向专车司机按天收取份子钱,滴滴专车方面则称所收费用其实是租车费,按天向司机收取160元至180元不等。

昨日(1月20日),滴滴专车方面对记者强调,向司机所收汽车租赁费“是会交给租赁公司的”。对于该笔费用的具体收取进展及规划,滴滴专车方面则未作回应。

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王珺称,专车市场尚在探索期,滴滴专车此时向司机收费有些早,这一商业模式能否成立也有待市场检验。从长远来看,有法可依是专车市场得以健康有序竞争的前提,这对维护车主和乘客的利益同样重要。

收租赁费有待市场检验

昨日,记者乘坐了一趟滴滴专车,针对上述收费,司机李师傅回应称,滴滴专车此前没有这一收费政策,突然要收费的消息还是自己通过媒体报道得知的。不管此项收费叫什么,在司机看来归根结底还是份子钱,但目前还没有收到滴滴专车的正式通知,并未开始交这笔钱。因此这一收费可能是分批执行,对新加入的司机已经开始收费。

李师傅称,此项收费如果长久落实,自己开专车的动力会大大降低甚至干脆不开。有别于出租车,专车运营被限号束缚,“(每个月)除去4天限号,按26天算,也近5000块钱了”,还要考虑油钱等因素。

记者昨日针对向司机收租车费用的时间、金额及具体进展等情况联系滴滴专车,但至截稿并未得到进一步回应。

一号专车方面则对腾讯科技表示,其作为信息整合方未向司机收份子钱,目前是按每单约10%到15%车费的标准,收取技术服务费。

对于滴滴专车开始向司机收租车费的做法,王珺分析称,若把创新应用和服务的发展阶段大致分为市场启动期、探索期、高速发展期和成熟期,专车市场正处于探索期,此时开展此类收费有些早。他补充道,在探索期,相关企业的主要任务是投资资源“圈地”以及探索商业模式。滴滴专车向司机收租车费的方式不能简单以对错来看待,能否成为主流商业模式,或者说能否成功,还需市场检验。但司机的切身利益势必会有所损失。

专车现轻重资产两种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在交通运输部对专车模式所作创新给予鼓励的背景下,专车市场的推广活动愈演愈烈。记者了解到,滴滴专车会对首次使用专车的用户送出15元的代金券,一号专车近期较频繁地发放面值25元的代金券。

1月18日,易到用车和海尔产业金融共同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海易出行。易到用车CEO周航对外表示,将打造基于移动出行的重资产资源平台,海尔提供金融支持,易到用车负责运营。除此之外,传统汽车租赁企业神州租车已正式推出专车业务,并同样搞起补贴优惠。

伴随汽车租赁企业的正式入局,目前专车模式已出现轻重资产两大模式,二者的主要异同及优劣分别是什么?

王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轻资产模式的定位是只做平台,通过对接司机与乘客提供服务,灵活性更强,而且用户规模不会受到资产制约,此为优势;劣势在于,运行该模式的企业对产业链的把控能力和话语权相对较弱。比较之下,运行重资产模式的企业有车有司机,抗风险能力及对产业链的把控能力更强;此外,由于目前政府对专车模式的监察主要围绕车辆的归属权是车主还是公司,在对政策的适应性上,运行重资产模式的专车企业将占据优势;至于营运车辆牌照问题,不论是哪一种模式的企业,都还得看未来的政策方向。

在他看来,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多种多样,未来专车市场可能会拓展与O2O、汽车互联网等生态结合的商业模式。

对于专车市场的未来发展,王珺表示,即便得到了交通部的认可,因为依旧没有直接相关的法律法规出台,专车行业在政策层面仍不是特别明朗。不过,政府、监管部门都在关注这一模式,相关企业也在和政策制定部门积极沟通。从长远而言,专车市场健康有序竞争的前提是有法可依,这点对于保护车主、乘客的利益也关系较大。